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297.啃老族的逆袭之路9
    ,精彩小说免费!

    “同学们, 你们看看这是谁。”

    同学会的地点,是姜晁通知晏褚的,或许是因为这一次同学会参加人数比较齐全的缘故,聚会的地点定在一个市里颇具名气的酒店内,从金碧辉煌的大厅装饰就能看出来,这一次同学会的花销不会太低。

    不过原身当初的成绩很好, 念的高中也是全市数一数二的高中, 基本上能够进那所学校念书的,不是成绩好的,就是家境好的,现在毕业那么多年了,一个个混的都不赖,完全承担的起这次同学会的费用。

    晏褚是被姜晁迎进去的,当时包厢里面已经到了不少人,在他开口后,原本交谈着的同学都朝晏褚看来,他的模样与以前没什么变化, 他们自然也认出来来人。

    “这不是咱们的大学霸,大才子晏褚吗?这些年都没听到你的消息,怎么,该不是学霸光环太盛,出国留学去了吧?”

    晏褚这些年家里蹲的消息, 其实同学之间都心知肚明了, 现在这么说, 可以说是装傻,也可以说是间接的奚落。

    没人会喜欢别人家的孩子,尤其步入社会那么多年,人不免变得现实了许多,看到一个以往站在你头顶的男人,忽然发现他也拥有贬低你,碾压你的资格了,不免会萌生从你这个弱者身上寻找成就感的冲动。

    就好比刚刚那个男人,话一出口,他就有些后悔了。

    因为当初念书的时候,他和晏褚就没什么交情,人家也没得罪过他,犯不着去找晏褚的麻烦。

    虽然在他眼里晏褚早就没有奈何他的资格,可是少一个敌人,总是好的。

    “哈哈哈,咱们老同学好久都没聚聚了,今天咱们就纯粹喝酒吃饭,什么工作,什么家庭孩子,咱们都抛到一边去。”

    那个男人笑着转圜自己的话,几步上前,热情地拍了拍晏褚的肩膀,一副哥俩好的模样。

    “别啊。”

    姜晁看到曾经暗恋的班花,早就已经嫁作他人妇的漂亮女人在晏褚进来的瞬间,眼睛就没有从晏褚身上挪开过,不由得恶向胆边生,决定今天好好奚落一番晏褚,让他知道自己现在就是地里的泥,清楚的让对方明白他和自己的差距。

    还有,他想让班花看清楚了,她曾经喜欢的到底是一个什么样的废物,让她为自己曾经的眼光懊悔,恶心。

    “咱们晏学霸多厉害的一个人啊,现在的成就肯定是咱们拍马挤不上的,我是不行了,这辈子也就是在烟草公司混混的命了,但这并不妨碍我瞻仰一下咱们学霸的风光履历啊。”

    姜晁看似爽朗的说着,在场的人精,哪一个不知道他心里的真正想法,不由地将目光转向了从进门起就不说话的晏褚。

    说实在的,他们也好奇晏褚现在究竟在干些什么,难道真的如同传闻的一样,对方大学毕业后,就一直家里蹲吗?

    还有一条流传不算广的传闻,说是他根本连大学都没毕业,只是他们中间也没有第二个在交大念书的同学,不能考证一个流言的真实性。

    “我没你们想的那么厉害,这些年,也就在家里写写小说。”

    今天来参加同学会,晏褚海特地打扮了一下,看上去没有了最初他刚刚接管这个身体时的虚弱疲靡,看上去精神了许多,有了几分曾经的锐气。

    “写的是什么小说,是韩寒那种的,还是什么乱七八糟没有文化含量的网络小说?”姜晁步步紧逼,还是段熙看不下去了,打断了姜晁的话。

    段熙就是那个曾经喜欢过原身段校花。

    “老班的儿子病了,今天没法来参加咱们的同学会,现在同学们都到的差不多了,不如咱们就让服务员开始上菜吧。”

    段熙看了眼那个比高中时期的青涩少年成熟了不少的男人,忽然间有些释怀。

    在读大学那些年,她一直没有放下过对这个男人的关注,因此这么多同学里,她也是唯一一个确定对方真的是没有拿到毕业证书,只能算是高中文化水平的人,至于同学中流传出去的那些流言,她并不知道那些都是谁传出来的。

    说实话,她对晏褚,确实十分失望,毕竟高中时期的他那么优秀,而后来的他又是那么的自卑无能。

    大学毕业后,对方不仅没有争取复读,而是逃避似的回到了他的家乡,开始了啃老的生活,也是这一点,让她彻底放下了对对方的执念,开始了新的感情。

    其实现在的她对晏褚早就已经没了当初的那份悸动,只是因为对方怎么说也是她曾经喜欢过的男人,所以看到他被人刁难的时候,段熙还是忍不住站了出来,替他解围。

    姜晁看到了班花眼底一闪而过的失望,自知目的达成,也没了继续刁难晏褚的意思,乐呵呵地唤服务员进来,然后开始了今天的聚会。

    仇镬今天正好来视察家里的酒店,经过晏褚所在的包厢时,在服务员端着饭菜进去的瞬间,看到了正好坐在门对面的晏褚,只是对方没有瞧见他。

    “那个包厢,今天是被人包了吗?”

    仇镬对着一旁的经理问道。

    这家酒店是仇家旗下的,现在是市场经济,仇家有专门面向高端市场的仇家私房菜,那个受众极少,而眼前这样的酒楼面对的则是数目庞大的中端群体,每年同样能为仇家带来不少利润。

    这个概念也是他爸爸提出来的,使得仇家赶在了当初酒店刚开始盛行的时候抢占了市场,现在仇家的连锁酒店,已经是仇家家业中最为肥厚的一块大蛋糕。

    “嗯,好像是同学聚会,摆了两桌,定的是咱们酒店5999一桌的席宴。”对于包厢的预定情况,这个经理还是很熟的,尤其这些日子小东家视察,为了能够在小东家面前所有表现,他都快将这几天酒店的情况,倒背如流了。

    “哦。”

    仇镬点了点头,“那个包厢的花销就记我账上吧。”

    半个月前,仇家已经开始尝试着在酒楼和私房菜馆推行晏褚给的一些菜方,反响很是不错,尤其是私房菜馆因为这些新菜式的出现,预定的席宴,已经排到了明年开春。

    仇家最鼎盛辉煌的时候,也没有达到过这样的成就。

    要知道,仇家私房菜馆面向的群体非富即贵,这样的大人物来仇家吃饭,给仇家带来的不仅是丰厚的金钱回报,同时还是一群唾手可及的人脉关系。

    仇家在已经有了盈利丰厚的连锁酒楼后,依旧将仇家私房菜当作仇家的根基,为的就是这些旁人接触不到的人脉。

    因为这一点,仇镬当然不吝啬于和晏褚的交好,恨不得将对方当财神爷供起来。

    现在只是区区两桌总价过万,成本可能也就两三千的菜肴,他当然不会在意了。

    总经理点点头,刚刚他一直都注意着小东家的神情自然知道他看的人是谁了,恐怕那个坐在对门位置的青年,就是他们小东家的朋友了,到时候等他们吃完饭埋单的时候,他还得亲自过去一趟。

    “晏、晏褚,咱们都是老同学了,你、你既然写了小说,不如就将、将名字告诉我们,我们、我们这些老同学也好替你去捧捧场啊。”

    除去一开始的不开心,整顿饭下来,大伙儿回忆着高中时候的趣事,倒也其乐融融,只是等到了聚会快结束的时候,姜晁终于还是忍不住,借着醉酒糊涂,又来刺了晏褚一下。

    在他看来,晏褚这么落魄,即便写小说,写的一定也是那些不入流的,没人看的。

    本来他也不想说他什么,但谁让对方虚荣呢,在同学会的时候居然还好意思往自己脸上贴金,营造自己“作家”的假象,这一点姜晁就不想忍了。

    顶天也就是一个网络上的小透明,他还在烟草公司上班呢,看他骄傲了吗?

    姜晁才不会承认,每一次开同学会,他都会无意间提起自己这份烟草公司职工的工作,而且提出的频率不下十次。

    “我写的东西,你们不一定喜欢,不过要是哪天拍成了电影,我会通知大家的。”

    晏褚吃饱了,放下筷子说道。

    或许是因为这些同学心里,他并不是一个值得结交的朋友的缘故,一场聚会下来,居然没有一个人来劝酒,在多数男同学都喝的烂醉如泥的时候,他清醒的模样就显得有些特殊了。

    “噗嗤——”

    姜晁没忍住笑出了声,对方这是做什么青天白日梦呢,他拍了拍晏褚的肩膀,大着舌头说道:“好,有志气,老同学就等着你的小说上大荧幕的那一天。”

    不知道下辈子,他能不能等得到。

    其实就在上个礼拜,晏褚已经得到了仇镬的答复,厉导对他的那本小说很感兴趣,不久前他还和厉导进行视屏沟通,聊了聊他对这本小说影视化后的看法,他们相谈甚欢,卖版权,几乎已经是板上钉钉的事了。

    晏褚说了一个大实话,可是全场没一个人相信,多数人都如同姜晁一样,只是将自己的情绪隐藏的比较好,明面上敷衍地恭喜晏褚罢了。

    “这一顿饭,我请了。”

    或许是因为奚落了曾经的情敌,姜晁的心情大好,忍着肉痛,大方地将原计划aa的同学聚会,改成了请客。

    他们定的席宴并不是最高级的,加上酒水,顶多也就一万二三罢了,这点钱,姜晁还是给得起的。

    “先生您好,这顿饭我们老板已经替你们免单。”

    送走了小东家的总经理进来,十分客气地说道。

    “免单,为什么免单?”这家连锁酒楼在全国各地的名气都不小,无缘无故的酒楼老板免了他们的单子,显然有些不对劲儿,难道他们中间的哪一个和这家酒楼的老板有关系?

    原本喝醉的男人酒醒了大半,打量着一堆神色疑惑莫名的同学,想不出到底哪一个深藏不露,居然有这样的关系网,却因人隐忍着不说。

    他的视线转向晏褚时顿了顿,毕竟对方脸上那抹从疑惑到了然的神情太显眼,只是这个在乡下窝了四年的男人怎么可能有这样的朋友呢,姜晁想也不想就排除了对方的嫌疑。

    “这位先生是我们家老板的朋友。”经理恭敬地看着晏褚说道,这下子,原本看不起他的人,脸上或青或白,面色一下子古怪了起来。

    原本看似和乐的同学会以一种奇怪的方式收场,许多同学都好奇晏褚为什么会认识这家连锁酒店的老板,可是却拉不下脸皮问,但是他们心中却默默转变了对晏褚的看法。

    能交那样亿万富豪作为朋友,他又怎么可能是传闻中那样的啃老族,或许只是传言有误吧。

    这个观念的转变现实又可笑,原本所有人都看不起的晏褚,就因为他多了一个有钱的朋友,在大家心中的形象,一下子就有了翻天覆地的变化。

    唯独姜晁不肯接受这个事实,在心里强调,即便对方有一个有钱的朋友那又怎样,他本身还是个没用的废物,他这辈子都追不上他。

    *****

    十个月后,曾经参加过这次同学会的同学都收到了一份来自晏褚的电子邮件,邮件的内容是两张电子电影票券,那部电影,正是厉导的最新力作《食肆》,据说是根据一部大火的小说改编的同名电影。

    相传原本厉导是打算将这部小说改编成电视剧的,毕竟这些年他在电影上的成果并不算很好,只是最后不知道什么原因,他还是决定将这部小说改编成了电影。

    之前的试映反响很不错,许多影评人都称赞,这或许会是厉导的雪耻之作。

    这些同学里,不少人原本就计划着去看这部受到了不少赞誉的电影,现在收到了晏褚的电影票,几乎所有人都带着妻子丈夫或是孩子,去看了这部老少皆宜的电影。

    在影片的最后,他们看到编剧那一栏最前面的晏褚这两个字的时候,他们就明白了,对方给他们这个电影票的意义。

    原来那一天,对方在同学会上说的,都是真的。

    只是从那一次以后,晏褚再也没有来参加过同学会,他们也知道,是他们当初的行为,狠狠伤到了这个老同学的心,原本这么出息风光的同学,就被他们远远推开了。

    *****

    八年后

    “一一还是个孩子,孩子哪有不淘气的,你就别骂她了,你看孩子都被你吓坏了。”

    晏褚刚进玄关,就听到了他妈的声音。

    “就是,不就是一个杯子吗,摔碎就摔碎了,咱们一一知道错了对吧,一一,快和你妈道歉,就说你以后不敢了。”

    这是他爸的声音,不用想,晏褚就知道发生什么事了。

    果不其然,在他换上鞋,走到餐厅的时候,就看到两位老人将一个五六岁的小姑娘护在身后,一个三十左右,保养得宜,看上去和二十六七岁似的女人站在三人的对立面,对着老人身后的小姑娘怒目而视。

    这个女人是晏褚在这个世界的妻子,也是当初他妈给他安排的相亲对象林兰朵。

    他们的相亲地点就在电影院,观看的影片正是晏褚那本小说改编的同名电影《食肆》,晏褚也是在和她的交流中得知,这个女孩居然是他的忠实粉丝,还是占据他霸王票榜第三的忠实土豪读者。

    这样的缘分是晏褚没想到的,听着对方话唠似的向他推荐自己写的那本小说,将他这个作者吹的天花乱坠的时候,晏褚忍不住有些想笑。

    缘分或许就是这样开始的,原本只是敷衍的完成双方长辈的任务,结果处着处着,察觉到两人在各自爱好上的契合,还真就出处了感情,尤其是当林兰朵知道晏褚就是《食肆》的作者后,更是加大了攻势,让晏褚直呼投降。

    就这样,在晏褚二十六岁那一年,他们在交往了一年后,步入了婚礼的殿堂,并且在第二年,有了爱情的结晶,也就是那个被老两口护着的小女孩,晏唯一。

    现在已经开放了二胎,但是因为想将唯一的爱给这个孩子的缘故,夫妻俩就给这个宝贝女儿取了这样一个名字。

    都说隔辈亲,全家对于这个孩子最宠溺的,莫过于晏援疆和顾爱红了,每一次孩子犯了错,林兰朵这个当妈的想要教训孩子,最先拦在面前的,就是这对爷爷奶奶。

    “阿褚,你回来了。”

    晏援疆看到儿子回来了,赶紧推了推老伴儿,让她带着刚刚犯了错的小孙女进屋。

    这个家对孙女最严的莫过于这个儿子了,一边是心爱的儿子,一边是疼爱的孙女,晏援疆两边骂了谁他都心疼,所以每一次遇到孙女犯错,儿子要训她的时候,就会选择将两人分开,熬到儿子忘了孙女犯错的那件事。

    虽然他的这个计策从来就没有成功过,但是晏援疆依旧乐此不疲。

    “等等,这个打碎的碗是怎么回事?”

    晏褚果然没有轻易地让他妈将孩子带回屋,而是指着地上被打碎的碗和一地洒落的稀粥问道。

    “还不是一一挑食,不愿意吃粥里的胡萝卜,吃饭的时候东顾西盼的,不知道在想什么小主意,结果一个不小心就将碗给打碎了。”

    林兰朵在一旁无奈地开口。

    公婆体贴,丈夫恩爱,女儿聪慧,这样的生活几乎是人人艳羡的,就连她自己有时候想想,也觉得自己太过幸运,只是一次偶然的相亲,就相到了自己的偶像,还完成了嫁给偶像的最高成就。

    但是生活中总不会一帆风顺的,难免有一些磕磕碰碰,就好比公婆对女儿的无条件纵容,时常会让林兰朵觉得在管教女儿这件事上,有些有心无力。

    好在丈夫扛得住,能够顶下公婆的压力,好好教育犯错的女儿。

    但是除了在对女儿的教育上,林兰朵和公婆有分歧外,在生活的其他方面,她对这对公婆简直再满意不过了,他们不插手他们小夫妻的相处模式,不会对她的各种行为指手画脚,几乎是模范公婆的范本了。

    投桃报李,林兰朵对他们也十分孝顺。

    “不就是一个碗吗,一一也不是故意的是吧,再说了,碗掉地上,咱们一一还被吓了一跳呢。”

    顾爱红将小孙女护在身后,对着儿子小声讨好着说道。

    “妈,这不是一个碗的事。”

    晏褚无奈,曾经原身经历过的宠溺纵容,似乎要在他的女儿上重现一遍了,好在他还在一旁看着,不然就他这个闺女打蛇上棍的机灵劲儿,仗着两个老人的胆,还不知道会不会窜到天上去。

    再过几年,恐怕都能被养成混世小魔王了。

    “怎么就不是一个碗的事,一一,快和你爸爸妈妈说对不起,说完对不起,这件事就过去了。”

    顾爱红蹲下身,疼爱地抱住小孙女,刚刚碗掉地上声响多大啊,别把孩子的魂给吓跑了,到时候还得拜灶神定定魂。

    “对不起。”

    晏唯一转溜着葡萄似的大眼睛,对上爸爸的眼神,心虚地低头,嘟着嘴对着手指头,略带心虚地说道。

    看着她的表现,晏褚大概就明白了,估计是闺女不想吃胡萝卜,故意将碗给打碎了。

    他就出离开家去片场待了半个月,闺女的性子就被养偏了,这一点,他爸他妈绝对功不可没。

    “爸,妈,我想和你们谈谈。”

    晏褚放下公事包,意味不明地看了眼心虚的闺女,然后对着爸妈说道。

    “说什么呀?”

    顾爱红和晏援疆看着儿子严肃的表情,莫名的也开始紧张起来。

    只是不是在聊孙女的事吗,怎么忽然间就有事和他们谈了呢?

    顾爱红和晏援疆互看了一眼,跟着儿子去了书房。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