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294.啃老族的逆袭之路6
    ( )

    此为防盗章, 防盗比例50%,24小时后可看到正常更新  林丁丁欣喜, 黄茹花却有些不愿意,都快年节的功夫了,让晏褚来家里吃饭算什么意思, 难道她男人也看中了那个女婿?

    她连生了三个儿子才得一宝贝闺女, 不求她嫁多么富贵的人家,只求平平安安, 能过上衣食无忧的生活,这些都是晏褚给不了的。

    “那孩子还是不错的。”林广国扒了两口粥,沉声说道。

    一个孝顺的孩子能坏到哪里去,以前他不满意丁丁和那孩子在一块, 是觉得那个城里孩子太娇惯, 可是现在看来, 人家每天按时下地干活, 再苦再累也没叫唤过一声,之前那段日子, 真有可能是他身体不好, 不适应他们这边的水土。

    自家闺女自己最了解,就是个死心眼的,既然她那么喜欢晏褚那小子,他为人又没有太大的弊端, 没必要死命拦着。

    没房子, 他们之前住的那个老宅子修一修也能住人, 正好离家里也就几十米的距离,互相之间还能有个帮衬,挣得工分不够全家人吃,林广国也想好了,请大舅哥帮忙替晏褚留个小学老师的位置,他是高中学历,文化水平比小学校长还要高呢,这么一来每个月还多了一笔工资,加上队里分的人头粮,日子也不会太难过。

    养儿一百岁,常忧九十九,林广国不想闺女难过,只能方方面面都替她考虑全了。

    “爸!”

    林丁丁哪里还吃得下饭啊,抱着亲爹的脖子撒了个娇,赶紧借口吃饱了给晏褚传信去了。

    “你明个儿也回娘家一趟,让你哥那天也过来,他最疼丁丁了,未来的外甥女婿,他总得好好考察考察。”

    林广国知道媳妇对晏褚那个女婿还是有些不太满意的,拍了拍她的手背,对着她说道。

    黄茹花是个传统的妇女,通常林广国打定主意的事她不会反驳,因此虽然不太乐意,还是点点头答应了下来。

    夫妻俩在这个家很有权威,几个媳妇听公婆商量小姑子的婚事也不敢插嘴,至于林丁丁的几个哥哥,当然是顺着妹妹的心意来,她开心就好,要是那个晏褚以后敢欺负妹妹,打到他听话就成了。

    *****

    “呕——”

    晏褚捂着胸口,满脸通红,还带着浓重的酒气,这么晚了,他喝得这般醉,林家人也没有送他回知青院,收拾出了一间屋子,就让他睡在了家里。

    “你也太实诚了,我大舅二叔他们灌你一杯你就喝一杯。”林丁丁一脸心疼的帮着晏褚擦脸,嘴里抱怨,面上可开心了,想着舅舅和二叔他们离开时笑容满面的模样,就知道他们对晏大哥是满意的。

    也是,她喜欢的男人那么优秀,别人怎么会不喜欢呢?想着刚刚饭桌上晏褚对着舅舅和二叔三叔的刁难,侃侃而谈的模样,林丁丁不由地就犯了痴。

    “不喝,舅舅他们怎么会愿意让你嫁给我。”

    晏褚还是头一次喝的那么醉,他是个很克制的人,即便是在谈生意的酒桌上,也不会把自己弄得那么狼狈。

    房间内此时就点着一盏昏黄的煤油灯,林丁丁半边脸对着光,毫无瑕疵的肌肤微微有一层光晕,另外半边脸多了层阴影,又是别样的美。

    “不和你说了。”

    林丁丁将手上的帕子往晏褚手里一塞,羞红着脸看了他一眼,扭头跑了出去。

    晏褚笑了笑,用帕子擦了擦脸和脖子,一阵阵晕眩袭来,终究抵抗不住醉意睡了过去。

    “其实晏褚那孩子还是不错的,像是把咱们闺女放在心上的模样。”

    另一边黄茹花也和林广国洗漱一番上了炕,也就一顿饭的功夫,黄茹花就彻底转变了之前对晏褚的态度。

    林广国看着媳妇满意的表情,只能感叹女人,你的名字叫善变。

    也怪不得黄茹花,之前知青院里的那些知青和村里关系虽然融洽,可是绝大多数隐隐还是带着高傲的,因为他们是城里人,还是知识分子,对比他们这些没文化的在地里刨食的农民,自然是用一种高高在上的俯视态度。

    晏褚就不那样,黄茹花也说不上来哪里不一样,可是跟那孩子说话,就让人觉得特别舒坦,即便她刚刚在餐桌上讲了不少鸡毛蒜皮的小事,他也不会嫌烦,还会接几句话,让人心热乎起来。

    “而且那孩子也挺可怜的,亲爸那样也就算了,亲妈都快比后妈还坏了。”黄茹花想着晏褚吃饭时谈起家庭情况,哀恸的模样,忍不住心疼了起来。

    “以后丁丁和他结婚了,咱们对他好一些,岳父岳母和爸妈也是一样的,这孩子没爸妈疼,咱们对他好了,他也能记挂着几分,将这份情,添到丁丁的身上。”

    饭都吃了,长辈也都见了,这件事基本就算定下了,黄茹花自然不会去揪着那些不尽人意的地方,而是想办法将劣势转化为优势。

    “还用得着你说。”林广国熄了煤油灯,黑暗中也不影响夫妻俩交流。

    “过些日子让丁男他们兄弟把老宅子好好修修,在他们夫妻没有自己的房子前就先住那儿了,丁丁的嫁妆,就不要弄那些虚的了,晏褚那孩子不是说他有手表吗,原本给丁丁准备的三大件,就留个缝纫机,自行车和手表都换成钱,给她压箱底,晏褚没父母帮衬,夫妻俩刚开始过日子手头总有些紧。”

    林广国虽然是个大男人,却很细心,考虑的十分周到。

    “就照你说的办,当初我嫁过来的时候,我妈给陪了一对金戒指,一副耳环,还有一个金镯子,原本是想着百年以后再分的,丁丁出嫁,光有一个缝纫机也不好看,我再添一个金镯子。”

    黄茹花算计着家里剩下的钱,闺女的嫁妆是一早攒的,他们家劳动力多,又还没分家,这些年也攒了不少钱,办个酒席是绰绰有余了。

    夫妻俩你一言我一语的,想着闺女马上就要是别人家的了,一整个晚上,想着她还是娃娃时的模样,久久不能睡去。

    *****

    “老晏啊,你儿子又给你来信了?”

    对于晏荀所在的农场来说,所有人最期待的事就是接到晏褚的来信,这里的人都太寂寞了,对他们而言,晏荀收到信,和他们收到信没什么区别。

    “是啊。”

    晏荀脸上止不住的笑,自从收到了儿子的来信,他整个人就和重获新生了一样,以前暮气沉沉的一个人,现在每天精神头十足,他心里憋着一股劲呢,他得好好活着,活到再见到儿子的那一天。

    边上的人也被他影响,每一次听他念自己的家书,想着或许在另一个地方,他们的子女亲人也在思念他们,只是因为不知道他们在这个地方,就感觉有了活的希望。

    “我儿子要结婚了。”

    晏荀欣喜的看着信里夹着的一张照片,看着上头和他有五分相像,和记忆中那个包子脸的小娃娃完全不同的俊秀青年,晏荀激动的都不知道该说些什么。

    “给我们看看。”

    一群人听了晏荀的话,立马凑过来瞧。

    “老晏,你这个儿子长的可比你俊多了,这是你儿媳妇吧,也是标致模样。”

    “你有福气啊,儿子娶了媳妇,恐怕过不久就能抱上孙子了。”

    大伙你一言我一语的,看着照片上微笑着的小夫妻,眼里满是艳羡。

    晏荀看儿子在信里说了媳妇的情况,不是城里姑娘,而是他插队的那个村子里的女孩,性子开朗活泼,是个善良的好姑娘,儿子还说自己很喜欢那个女孩。

    他们商量好了,以后建房子的时候多起一间屋,空着,等着他回家。

    他本来就不是有门第之见的男人,更何况现在这情况,也只有别人看不上他的份,晏荀觉得儿子喜欢的姑娘一定就是好的,看着林丁丁的照片怎么看怎么欢喜。

    “这是我儿子寄来的喜糖,大伙一块沾沾喜气。”

    晏荀看儿子这次寄来的包裹中还带了一些干粮和糖果,给自己那些难兄难弟抓了一把,想了想,又抓了一大把去了门卫李老头那儿,向他表示感谢。

    “你是个有后福的,苦日子总有能结束的一天。”

    李老头接过喜糖,咧着嘴,露出一口黄牙,晏荀眼神闪了闪,李老头以往从来不和他们说这些话,难道是有什么映射?他顾不上寒暄,回了房,和朋友们商讨这个讯息。

    “叮——支线任务完成度100%,奖励积分300。”

    此时的晏褚正穿着一身列宁装,身上系了朵大红花,准备当他的新郎官呢。

    至于后来出现的支线任务2,他暂时还没打算分出精力去执行,原本他是想着等媳妇生完孩子,再去考虑怎么对付江家人的,没想到计划赶不上变化,对方自己先找上门来了。

    别看晏褚刚刚把话说的那么敞亮,似乎一点都不打算和江家人计较,从此井水不犯河水,不再往来,实际上从一开始他就没想过那么简单就放过那一家子。

    他心里清楚,不论是江东临还好,还是他身后的江城和高亚琴也罢,都不会放着晏家这块大肥肉啃上几口的,所以如果不出意外的话,过不了多久那个女人就该找上门来了。

    晏褚的脸色沉了沉,倒不是怕了那一家子,而是现在媳妇还怀着孩子,一堆苍蝇找上门来,虽然伤不了人,可是光听他们嗡嗡叫,也怪恼人的。

    看来得想个办法,早点解决他们了。

    江东临就眼睁睁的看着晏褚离开,嗓子发干,背后一阵虚汗,想要把人拦下都没有那个勇气。

    “东临,那小子说的都是骗人的吧?”跟江东临一块过来的朋友朝他问道,眼神里隐隐透露出些许打量。

    “当然是假的。”

    江东临想也不想的回答,为了确定自己说的是真话,他的脸上还露出一个放松的微笑:“我家什么情况你们还不了解,当初买房的钱就是我爸和高姨工作好些年的钱攒的,再加上我爷爷当初留下的一些遗产,根本就不是晏褚说的那回事。”

    “他估计还在怨高姨和我们一家,所以才口不择言说了这些话污蔑我们吧,他是弟弟,不论怎么样,我都会原谅他的。”

    江东临一副宽容的模样,他那些朋友不管心里头到底是怎么想的,在明面上只能符合他刚刚的话,决定等回家后再好好打听打听江家的情况。

    和他混在一块的都不是简单人,相处的好多数都是家庭的原因,掺杂着不少利益关系,根据刚刚那些对话,看得出来江东临那个继母的前夫并不是什么简单的人物,如果真和刚刚那个青年说的那般,两家怕是得结仇了。

    江家凭空惹来这么一个大麻烦,之后该怎么相处,不是他们这些孩子能决定的事。

    江东临此时心慌意乱,往日这个时候他肯定能发现自己的那些朋友的变化,不过这个时候他一心想着回家和他爸问清楚有关晏褚的事,根本没工夫和他们寒暄。

    “我得回家告诉高姨晏褚回来的事,今天暂时没法和你们约了,咱们还是改天找个机会,就去老莫,我请客。”

    江东临是江城的长子,也是他最器重的儿子,对于这个儿子他一向很大方,因此江东临手头并不缺钱,为了笼络人脉,请客也是家常便饭的事。

    “那行,你就先回去吧。”

    他那些朋友笑着冲他挥了挥手,心里对于刚刚晏褚的那些话更是信了几分。

    江家就一个江城还算有点本事,但也只是个领固定工资的,这些年不比以往,油水也有限,江东临能够那么阔气一次次请客,还是去老莫那样的高档西餐厅,肯定就是因为晏褚刚刚所说的那笔意外之财啊。

    这么想来,那些朋友对江东临的态度,就不由的冷淡了几分。

    *****

    “丁丁,我回来了。”晏褚被江东临那群人耽搁了点时间,往日这个点家里都开饭了。

    他回来的时候,林丁丁正在门口张望,她穿着一件纯棉的碎花连身长裙,裙子的长度正好到小腿肚,上身还套了件米白色的针织外套,五个月大的肚子已经很明显了,俏生生的姑娘一手捧着肚子,看到晏褚后笑着朝他挥了挥手,总算放下心来。

    “我闺女今天乖不乖?”晏褚蹲下身子凑近林丁丁的肚子问道。

    “还在家门外呢。”

    即便已经结婚怀了孩子,可是面对晏褚这么亲密的动作林丁丁还是有些害羞,她拍了拍晏褚的肩,让他赶紧放开抱住自己腰的双手。

    “七婆,兰花婶,炒菜呢?”

    晏褚也没和林丁丁多闹,很快听话的站起身,对着附近的一些邻居打招呼。

    “是啊,咱们可没丁丁那么好的福气,有一个像你一样体贴,啥事都帮媳妇做好的丈夫。”一块住了几个月,周围的人都知道这空了好些年的房子,终于迎来了他们的主人。

    尤其是那个七婆,也算是当初看着晏褚出生的,和晏家的老一辈关系十分不错,见到晏家的后人回来了,别提多开心了。

    住在这一片的多数都是老亲,关系很快就热络起来,加上晏家人都是会做人的,邻里之间你给我一盘炸藕合,我给你一盘素饺子,感情就是这么培养的。

    “七公和大柱哥还不是忙着给家里挣钱吗,咱们这一片说去来,谁不羡慕七婆你有七公那么肯干的丈夫,有大柱哥那么孝顺的儿子,还有兰花婶,大柱哥跑完长途回来,给你带的那条丝巾你现在还系在脖子上呢,就这样你还说大柱哥不疼人,他都得伤心哭了。”

    林丁丁也就是对着晏褚羞涩了些,农村的姑娘性子都开朗大方,加上她现在被丈夫宠着,公公捧着,一点糟心事都没受过,眼界是越发广了,又因为嘴甜会说话,附近的邻里都知道她是晏褚在乡下插队时娶的媳妇,却没有一个人因为她是农村户口而看不起她。

    七婆和兰花婶被林丁丁那么一通夸果然很开心,谁不喜欢自家男人被人夸有出息呢,刚刚还觉得晏褚是不是对媳妇太好了些,现在被她那么一讲,觉得自家男人也不比人家的差。

    不过每个人心里都有一杆秤,自家两个跑长途货车的男人,和晏褚这个燕京大学的大学生,哪个有出息,哪个前途广阔,大伙心里也是有数的,林丁丁刚刚的夸赞,也就是为了让她们开心罢了。

    “我娘家婶子刚给我送来了一筐水灵灵的青菜,等会儿我给你们拿点过去,丁丁怀着身孕呢,还是得吃些新鲜的东西。”

    兰花婶现在心情很好,十分大方的就把嫂子给她送来的青菜分享了一小半。

    “谢谢你啊兰花婶,这新鲜的蔬菜现在还真不好买,每次等我赶去集市,好一些的菜都被人挑完了。”

    晏褚不是小气的人:“前些日子我爸曾经的学生送来了两罐麦乳精,他不爱喝那些东西,一罐我给丁丁留着,还有一罐正好给小柱,他正是长身体的时候,得多喝点好的补补。”

    他口中的小柱是兰花婶的儿子,说起来也有趣,当爸的叫大柱,儿子的名字懒得想,直接就叫成了小柱,不知道的还以为是两兄弟的名儿呢。

    “这怎么好意思呢。”

    兰花婶激动的搓了搓手,不就是几把青菜吗,一罐麦乳精的价格都够买上几十筐青菜了。

    “我那嫂子的娘家就是郊区的,他们每个礼拜都来集市卖自家自留地种的新鲜蔬菜,要不这样吧,以后你们想吃什么,提前告诉我一声,我让我嫂子专门帮你们留下,也省了你们买菜的功夫。”

    兰花婶也是个精明的,想了想晏褚刚刚的那番话,当下就想到了该怎么回麦乳精这份谢礼。

    “那还真是麻烦兰花婶了。”晏褚就喜欢和聪明人说话,实际上他能和周围邻居处的那么好,也是因为这些邻居为人正直,不是那种喜欢贪便宜的,和这样的人相处让人来的舒心又放心。

    “不麻烦,也就是顺道的事。”

    兰花婶赶紧摆摆手,她也知道晏家人的脾性,到时候她嫂子把菜送来了,他们也不可能会赖下那些菜钱,实际上也就是多走一趟的事,到时候她再把那罐麦乳精匀一半给她娘家嫂子,保准她比任何人都愿意。

    “我男人真厉害。”

    进屋关上门,林丁丁冲着晏褚佩服地说道,眼里都快冒小星星了。

    “我这么厉害,那你一定要更喜欢我。”

    晏褚点了点小媳妇的鼻尖,挽起毛衣的袖子,家庭煮夫准备开火做菜了,还有那馒头,这会儿功夫早就凉透了,得上笼蒸过才能吃。

    林丁丁坐在餐桌旁,剥着豆芽的那层薄衣,看着晏褚在厨房忙碌时专注的模样,一时有些痴了。

    她怎么这么幸福,拥有了全世界最好的男人。

    好在支线任务失败没有惩罚,不然晏褚有够头痛的了。

    他睁开眼,看着因为屋顶下雨天漏水,沾染着一片片渗开的黄褐色污渍屋顶,叹了口气,从炕上起来,披上自己的棉袄,拿起原身放在属于自己的柜子里的纸笔,埋头写起信来。

    在他不能随意外出的情况下,如果想要挽救原身父亲的性命,这或许是唯一的办法。

    这个平行空间死的文人学者并不比他生活的那个世界的这个年代少,究其原因,很大一部分是受不了地位悬殊差别以及艰难困顿的生活,还有一部分是因为找不到未来的希望,自己就给自己判了死刑,当一个人的心死后,离身体衰败也就不远了。

    晏褚不清楚,这个世界自己的父亲到底是哪一种情况,现在他只能瞎猫碰上死耗子,试试看了。

    *****

    “晏褚,你怎么样了,还烧吗?”

    跟晏褚住同间屋子的知青回来了,领头的林青山在门口把鞋子上的泥巴擦了擦,进屋边洗手边对晏褚问道。

    他们所在的是红旗公社的第三生产队,全队一共有十一个知青,四女七男,其中有几个到了年纪,要么内部消化,要么和当地人结了婚,都搬出去住了,现在住在知青院里的就四个年轻小伙,和两个后头来的小姑娘。

    林青山是现在住在知青院的知青里年纪最大的,性子也稳重热情,在知青队伍里很有威望,是一个老大哥一般的人物,他也把其他知青当弟弟妹妹看待,对他们多有关心。

    这不,晏褚还生病着,他不由的多问了几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