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293.啃老族的逆袭之路5
    ( )

    仇镬(huo)是一名大三的学生, 同时还是京市赫赫有名的仇家菜第十九代传人,他祖上据传从明朝初始就在宫里头当御厨, 后来满军进京,因为一手好手艺,依旧在这个位置上做的稳稳当当的, 后来改革开放了, 仇家的老太爷又被应招去当了国宴的大厨,直到仇镬他爷爷那一代, 才开始经营自己的饭点。

    说起来,仇家的菜系传承有序,即便是在文.革那几年,也没遭什么灾, 家传的菜谱得到了最好的保留, 很多外界已经失传的菜肴, 在仇家的菜谱上, 却还记载了一二。

    对于华国的老饕来说,没吃过仇家菜, 那还真不能说自己吃到了最正宗的京菜。

    仇家的巅峰是在他爷爷那辈, 等到了仇镬他爹还有他几个叔叔的时候,手艺怎么学,都学不到仇家菜三分精髓,为此仇老爷子干脆放弃, 将目光定在了几个孙子上。

    仇镬他爸排第二, 但他却是仇家的长孙, 也是仇老爷子最看重的一个。

    在他之下,还有大伯生的二堂弟仇鼎和三叔生的三堂弟仇甑(zeng)以及四堂弟仇鬲(li),这是一对双胞胎。

    从几兄弟的名字看得出来,仇家人对做菜的热忱。

    镬是古代煮牲肉的大型烹饪铜器,鼎是古代烹煮用的器物,甑是古代蒸饭的一种瓦器,鬲是古代用于烧煮或烹炒的锅,用这些烹饪器物来给儿孙起名,同时也代表了仇老爷子对这几个孙儿的期待。

    今时不同往日,仇家菜因为传承有序的宫廷御菜这个名字,规模是越做越大,尤其仇镬的爸爸,他虽然在做菜上不精通,可是在经营菜馆上,十个仇老爷子都比不上他一个,说起来,仇家菜也是在他爸的经营之下,才有了今天这样的规模。

    现在仇家菜这个招牌,市值已经将近十个亿了,所有儿孙都盯着这块金字招牌,想从老爷子手里将它夺过来呢。

    仇镬对此倒没有必争之心,只可惜他那个大伯和三叔就盯着他们父子不放,总觉得他们父子会贪墨了他们的家产似得,这一点,就让仇镬很不爽了。

    真要说起来,当初爷爷经营的仇家菜还只是弄堂里的一家小饭馆呢,真正帮着把仇家菜做大做强的,还不是他爸,倒是大伯和三叔,什么都不用做,光等着拿属于仇家子弟的分红,滋滋润润地生活还对着他爸指手画脚,这样的做法,才该叫过分呢。

    天底下御厨的后代多了去了,也不是没有人家拥有他们这样的传承,可诺大的华国,真正将这块牌子做起来的又有几人,说来说去,仇镬还是觉得他爸的付出功不可没。

    因此,原本对继承仇家菜没有执念的仇镬在被几次三番针对后,忽然就开始发愤图强起来,发誓要打败几个堂弟,光明正大从爷爷手里继承仇家菜馆。

    只可惜,做菜这种事还是得靠天赋,即便已经用了九十九分的努力,就因为少了那一分天赋,仇镬就始终被他三叔家的那个双胞胎中的弟弟仇鬲压着一头。

    不过今天就不一样了,仇镬得意洋洋地将自己做好的叫花鸡端上了。

    仇老爷子性子古板,仇家的子孙不论身在何处,每个月的月底总是要回仇家老宅吃顿团圆饭的,而团圆饭的菜肴,则由仇家的子孙亲手烹制。

    每人一道菜,当天评论出来最优秀的厨师,就能得到仇老爷子给的彩头。

    现在仇老爷子已经隐隐露出要退休的意思了,每个月他给出的彩头贵不贵重不重要,重要的是在这个家宴上露脸,让老爷子知道自己的本事,到时候,在选择传人的时候偏向谁,这一点一滴积累的好感,就很重要了。

    仇鬲已经连续两次获得优胜了,刚刚他端出来的那份孔雀朝阳,收获了全家人的好评,珠玉在前,仇镬端上来的这份菜只要有一点没做好,恐怕就会在这个堂弟的对比之下,黯然失色。

    此时看他端出来一盆黄泥裹着的东西,大家就猜到他做的是什么了,左右就是叫花鸡富贵鸡之类换汤不换药的东西,没什么新意,恐怕不会让仇老爷子的满意。

    仇三叔看着自家二哥笑的得意,他会经营饭店又怎么样,没有生一个有本事的儿子,将来仇家菜这个招牌,还不是属于他们三房的。

    众人的视线仇镬并不在意,他拿出一个小木槌,将黄泥小心的敲开,在那瞬间,一股奇异的香味,随着那团热气散发开来。

    “这香味......”

    仇老爷子精神一震,年纪大了,味觉退化的很快,可是闻着这股味道,他居然久违地感受到了津液分泌的急迫感。

    仇镬看着爷爷的反应,心里定了大半,面上有条不紊地将包裹着叫花鸡的荷叶解开,露出里面刷过酱汁,泛着晶莹光泽的鸡肉。

    安静的屋子里,出现了几声可疑的口水吞咽声,因为仇家子孙多,也不知道这个声音到底是从谁身上穿来的。

    作为一家之主,仇老爷子没动筷子,谁也不敢动。

    面对这个显然与众不同的叫花鸡,仇老爷子郑重地观察了叫花子的色泽,闻着那诱人的香味,他将筷子伸到了鸡胸的位置,挑开鸡皮,伸向那个最不容易入味,又容易做柴的鸡胸肉。

    不知道到底是用什么样的法子,汤汁已经完全浸润到了鸡肉本身,即便是在最难入味的鸡胸的位置,仇老爷子也能感受到筷子夹住鸡肉的莹润饱满。

    他将微微冒着热气的肌肉放到嘴里,然后耐心咀嚼。

    “这——”

    片刻后,仇老爷子睁开眼睛,不敢置信地看向了一旁的大孙子,这个味道细嫩,回味咸鲜的叫花鸡,真的是他这个在烹饪上并不算出众的孙子做的?

    他们仇家,可从来没有做叫花鸡的配方。

    老爷子已经动过筷子了,看他的表情,这个叫花鸡的味道,似乎十分不错,围观的仇家人也忍不住了,纷纷朝那个叫花鸡伸出了筷子。

    因为人多几乎一人一筷子,就将这只本就不大的叫花鸡夹成了鸡骨架。

    他输了,在将鸡肉放到嘴中后,原本自信满满的仇鬲颓然地想到。

    他从来就没有吃过这样的叫花鸡,可想而知,这极大可能是这个大堂哥的自创,这让对自己的手艺和天赋有着强大自信心的仇鬲,一下子有些迷茫了。

    余光瞧见了亲爹脸上的骄傲,和其他亲戚脸上或青或白的古怪神情,仇镬的心情就像是三伏天吃了大冰棍,要多爽就有多爽。

    最后家宴结束,毫无悬念的,仇镬取得了这一次家宴的头魁,与之前几次不同的,他还得到了被仇老爷子拉过去开小灶的机会。

    “刚刚那道菜,是你自己想出来的?”

    仇老爷子对着大孙子沉声问道,不是他不相信这个孙子的天赋,而是改良一道经典菜的味道,是连他都没有达到过的成就。

    “不是。”

    仇镬还真没想过隐瞒爷爷真相,现在看爷爷挑明了这件事,摸了摸鼻子,不好意思的就将自己是怎么得来这道菜的做法配方的故事,和盘托出。

    “你是说,那个人将这些菜肴的做法,全都写到了小说里,还是那什么网络小说?”

    仇老爷子年纪大了,受不了这样的刺激,听着孙子说完这段话,捂着胸口都快站不住了。

    这是哪个败家子啊,将这种传家的菜谱大大咧咧公布在了网上,要知道,他们仇家传下来的菜谱,至今都还保持着传儿不传女的家训,为的就是更好的保证秘方不外传。

    可自家珍惜的东西,在旁人手里却变成了一堆不被珍惜的废物,大大咧咧就公之于众了。

    “那本小说上的其他菜肴,也和这道菜肴一样出色?”

    深深喘了好几口气,又吸了几口鼻烟壶里的清凉膏,仇老爷子总算镇定了一些,不过从他颤抖的嗓音里听得出来,他还是对这个现状接受无能。

    “嗯,我把现在书上记载的几个方子都试了,无一例外,全都美味无比,只可惜我的火候不到,要是爷爷你来亲自烹饪那些菜肴,绝对能够让菜肴的味道,再精进百倍。”

    仇镬面色诚恳,这句话,还真不是他为了讨好老爷子来说的。

    做菜的好坏,配方很重要,可在有同等配方的情况下,一个厨师的手艺就显得至关重要了。

    切菜的方式,烹饪的火候,还有加减调料的经验,这些都需要天分和经验,仇镬刚刚端上来那道叫花鸡,完全是占了配方的光,要是给他那个堂弟同样的配方,对方作出来的叫花鸡的味道,绝对远胜于他。

    “你赶紧把那本小说发给我。”

    仇老爷子回到书桌前,拿出自己的老花镜,迫不及待就想研究那些配方。

    仇镬应声,打开手机,登录绿江网,将晏褚的那本《食肆》打开,放到老爷子面前。

    老爷子也算是经历过大风大浪的人了,可他还真没想到,有生之年,他居然会在一本网络小说里,看到那么多珍贵的膳食配方,他不禁开始怀疑,写下这篇小说的人,到底知不知道这些秘方的珍贵。

    “马上想办法联系这个小说的作者,我想和他好好谈一谈。”

    仇老爷子长长叹了口气,光是看这二十多章小说就出现的二十多个配方就知道,对方手里的秘方,比他想象中的还要多。

    让他生气的是,这些珍贵的秘方,对方居然一点都不珍惜。

    因此仇老爷子迫不及待就想联系到那个写小说的人如果对方只是因为不知道这些配方的价值才将他公布于众,他愿意出大价钱将剩下那些秘方都买下来。

    如果对方是知道这些秘方的价值,却依旧因为不知道的原因将这些东西公布于众,他就,他就......

    仇老爷子想了很久,发现如果是后者,他压根什么都做不了啊,这些都是人家的配方,他想怎么做,都是他的自由。

    想到这儿,仇老爷子忍不住瞪了大孙子几眼,要是以后他们仇家的子孙也敢将老祖宗传下来的方子胡乱送出去,他非打断这些不肖子孙的狗腿不可。

    “行了,你赶紧去吧。”

    老爷子冲着坐立难安的大孙子挥了挥手,为今之计还是早点找到那个神秘的作者才好。

    “诶。”

    仇镬就跟得到特赦令似得飞奔而逃,他知道这个作者的名字,还从朋友的嘴里听说的,现在网络那么发达,恐怕这本小说的奇异之处,已经不止他们仇家盯上了,他得赶在别人面前找到那个神秘的作者,这么一来,即便他在烹饪上的天赋比不上堂弟,可对仇家的贡献,却绝对是高他一筹的。

    在加上仇家是在他爸手里发扬光大的,他就不信,爷爷会绕过他们父子,将仇家菜的招牌,送到三叔手里。

    信心满满的仇镬刚走到门口,就被老爷子拦下。

    “等等,刚刚那是什么小说网站来着,赶紧给我下载一个。”

    仇老爷子略不自然地说道,他那么大年纪的人了,为了研究菜谱,居然还得下载一个网络小说的软件,说出去,他都觉得怪不好意的,尤其还是在家里的小辈面前。

    “啊?”

    仇镬愣了愣,绿江可是女性向的小说网站啊,尤其其中的另一金字招牌还是**,爷爷真的能够接受那么超前的概念吗?

    不过仔细想想,爷爷下载绿江也只是为了《食肆》这本书,恐怕他的担心都是不必要的。

    想到这一点,仇镬的表情就放松了许多,乖乖帮爷爷下载好了绿江app,然后帮他收藏了《食肆》,并且告诉他这本书的更新时间,以及看文的方法,确定老爷子学会了,仇镬这才离开。

    如他想象的一样,现在的晏褚,确实被一些有心人给盯上了,不过好在绿江对作者的信息保密工作做得好,目前还没有人知道他就是这本书的作者罢了。

    此时距离小说开文已经过去二十多天了,这本小说,终于也迎来了入v上架,此时小说的收藏,已经突破两万了,在仅仅只上了编辑推荐榜和红字推荐榜这两个榜单时,能有这样的成绩,几乎是凤毛麟角了,就连晏褚自己也不明白,怎么就在一夜之间,自己的小说似乎一下子就火了。

    一楼:微博观光团+1

    二楼:微博观光团+2

    三楼:微博观光团+3

    四楼:微博观光团+4

    五楼:微博观光团+10086

    一楼:没错,我前些日子就是闲着没事干试验了其中一道拔丝地瓜,结果惊为天人,现在书里除了一些原材料复杂的菜谱,我已经全部都尝试了一遍,每一道都巨好吃,要知道,在此之前,我也就是做勉强入口的家常菜的水平。

    一楼:你试试就知道了

    二楼:红眼病黑子滚蛋,爱看不看

    三楼:楼上的你这样的才是替作者招黑吧,你家大大那么牛,我还真就不看了,反正我真没觉得这流水账一样的小说有什么好看的

    四楼:三楼傻逼不解释

    五楼:三楼傻逼不解释

    一楼:同感,感觉作者刷脱了

    二楼:大刷子滚出绿江

    三楼:红眼病能不能不要眼红别人的成绩了,安安心心写自己的小说不好吗,像你们这样把精力放在眼红上的,怪不得扑街一辈子

    四楼:三楼我眼红死全家,你家正主要是刷子你死全家

    五楼:动不动就死全家,果然傻逼无疑了

    六楼:to三楼和五楼,你们也不去看看你们正主这本小说首点才多少,末点又是多少,从来就没有讲过绿江那本书首末点可以达到近一比一的,而且在首点只是一万七的时候,收藏就已经达到了两万一,这真的不是刷吗,你们脑残粉还能不能有点理智

    七楼:六楼,我觉得需要理智的是你,你没有看评论,一部分是看到微博推荐过来的吗,看到题材不错,没有点击就收藏是很正常的情况啊,再说了,这本书确实写的好,你都没看过,凭什么就认定了人家是刷的,说这句话之前你有证据吗,至于你说的绿江之前没有首末点击比将近一比一的书,那并不代表这本书做不到。

    八楼:呵呵,你们脑残粉就接着嘴硬吧,这本书大刷子无疑了,至于所谓的微博推荐,很怀疑是不是作者买通了营销号,毕竟现在写文的人民币玩家,越来越多了,惹不起惹不起。

    小说有了热度,也就意味着会惹来许多层次不齐的评价,同时也因为晏褚这本书超乎常理的收藏,导致很多读者在还没有看这本小说之前,就开始心存质疑,更何况,无论哪个网站,确实也少不了红眼病的存在。

    因此原本和谐的评论区开始出现越来越多攻击性的言论,好在因为这本书的忠实读者也变多了,总体上,还是支持的,暖心的评论占多数。

    晏褚不是玻璃心,更何况一部分读者质疑的确实也是他自己不清楚的,原本按照他对绿江一些红文的观察,在入v前能有四五千个收藏已经是晏褚心里预期的水平了,可现在目标一下子翻了四倍,连他自己都有些惊喜疑惑。

    对此,他又怎么会介意那些不好的评论呢,只是努力写出更好的小说,回馈给读者。

    至于文章底下留言关于部分菜谱难度过大,现实中很难实践的问题,晏褚也做了调整,在之后的故事里,写了很多在家里就方便操作的菜肴,久而久之,读者也习惯了在小说更新后,记下当天那一章的菜谱,然后在第二天实践,很快的,汇报自己的做菜成果,居然也成了忠实读者留言的独特风格。

    而一部分暂时没有做菜条件的读者则是看着那些留言,听大家说照着菜谱作出来的饭菜有多美味,委屈地留着口水,叫着外卖,幸福地胖了几圈。

    现在,晏褚已经码了六万多字了,在入v前,就已经收到了五千多的地雷收入,因为霸王票绿江抽成一半,现在到他手里的,还有两千五。

    要知道绿江的打赏风气和点家不一样,在点家,一个盟主就意味着一千块钱的打赏,一个好的作者拥有几个十几个甚至更多的盟主是一件稀松平常的事,可在绿江,除非你已经是大神级别了,不然想要收到超过总数为一千的霸王票,还真不是一件简单的事。

    晏褚能够在第一本小说,还没有形成自己的读者规模时就这样大批量吸收死忠粉,不得不说,这一定有他的魅力所在。

    可是在一部分旁观者的眼里,一本新人作者的小说,在开文没多久就能拥有几个一掷千金的土豪读者,只能证明这些读者就是作者的亲友,证明作者人民币玩家的身份。

    这么一来,这样不合常理的收藏,自然是存在水分的。

    入v第一天,晏褚按照要求更新了九千字,v章点击从v前的一万七降到了一万一,这在他的心里预期之上。

    入v第二天,晏褚更新了六千字,第一v章的点击提高了三千,第二章的点击为一万。

    第三天,是每一本入v小说上签字排行榜的时间,因为超高的收订比,晏褚的这本《食肆》,没有任何悬念的占据了第一的位置,当天跟他一起上千字排行榜的,还有一个绿江的老牌大神,对方这本小说预收很高,在上千字排行榜时,已经有了四万多的收藏。

    可这样一本大神出品,读者基础稳固的小说,居然被一本新人作者,收藏只有两万多的小说压在了底下,很快的,在晏褚还不知道绿江论坛存在的时候,他的笔名连带着小说的名字,就被高高挂在了论坛首页。

    *****

    “阿褚啊,我和你妈去地里收西瓜,下午你要是渴了,冰箱里还冰着半个西瓜,到时候你舀着吃。”

    看着儿子从外面回来,顾爱红戴着遮阳的草帽,往脖子上围了一块湿毛巾说道。

    自从儿子说要出门见朋友以后,眼瞅着他就变得开朗了许多,每天起床的时间越来越早了,也不像以前那样净日里都躲在他那间小房间里了,两口子看在眼里,喜在心里。

    只要儿子不闷着,健健康康,开开心心的,他们这辈子就别无所求了。

    “妈,这是我这个月的家用。”

    刚刚晏褚去了趟镇上的银行,取了他上个月的收入。

    现在他写的这本小说是这个月入v的,因此上个月的收入只有霸王票的收益,又因为绿江的规矩,小说没完结前收益只能取一般,所以真正到手的,其实也就一千多块钱,扣完税,剩下的,也就一千一左右的数字了。

    “家、家用?”

    顾爱红结巴着,看着儿子手里那一叠大红色的百元钞票,直接愣住了。

    “嗯,我的小说总算有点起色了,这是我上个月挣来的钱。”晏褚面带骄傲地冲老太太说道:“我就说我一定能在小说界出头的,爸妈你们等着瞧,将来我给你们的钱,一定比现在多的多。”

    他将钱塞到妈妈手里,不等对方推拒,就大摇大摆地回了屋。

    “老头子,你掐我一下。”

    顾爱红看着手里的钱,冲着一旁的丈夫说道。

    “嘶——”晏援疆在自己脸上掐了一下,疼。

    一下子,两个老人就忍不住了,看着对方,潸然泪下。

    他们的儿子挣钱了,他们的儿子出息了,他们,熬出来了。

    即便这只是一千多块钱,可是对于两位老人而言,却像是掀开了原本遮盖在头顶的乌云,天亮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