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287.每次重生都有人想杀我7
    “你这孩子, 见到人了都不喊一声哥哥。”

    鼎香园的包厢内, 一个打扮时髦的中年女人推了推身边低着头只顾着玩手机的年轻小姑娘, 说这怨怼的话, 神色间却并未有真正的不满。

    “阿褚啊,姿姿这孩子被红姨宠坏了, 你别往心里去,她平日里最惦记的就是你这个哥哥了, 也就是来之前和阿姨有了一些争执, 现在还生闷气呢。”

    高红温婉地笑了笑,余光注意着丈夫的表情, 对继子说道。

    “哥。”

    晏姿被亲妈在旁人看不见的地方狠狠戳了一下, 终于不情不愿地开口。

    眼前这个男人配当她哥吗,同样是爷爷的孙子孙女,要是她出生的早,当初爷爷那两套老房子肯定有她一份, 哪像现在,全让晏褚占了便宜过去。

    亏他还是个男人呢,都不知道自己挣钱买房, 还和她这个妹妹争, 臭不要脸的。

    晏姿可是从她妈嘴里听说了,爷爷留下的那套老房子终于要拆迁了,赔偿工作都已经开始了, 按照爷爷那套老房子的面积, 起码能拿两百多平的回迁房, 换成普通三居的,那就是两套房子,外加补偿款还没算呢,起码也得有个两三百万吧。

    晏褚已经有一套市中心的大平层了,他要是稍微要点脸,就该把那套要拆迁的老房子分她一分吧,可这么多天过去了,对方一点响动都没有,显然是打算做葛朗台,占着爷爷的遗产不放了。

    晏姿心里有气,她爸那个偏心眼的总说现在家里的住的这套房子留给她,可这不是还没给吗,等二老蹬腿了,她都是当奶奶的人了,还在乎这么一套房子?

    再说了,这套房子本来就该是她的,作为她爸和她妈婚姻关系存续期间买的房子,法律上她妈都占了一半,要是她爸死了,她妈就占了四分之三,剩下的四分之一才是她和晏褚分的,这么一来,对方的份额几乎接近于零,那就是没有。

    既然如此,本该属于她的房子,又何谈是给她的呢?

    晏姿从小就听她妈说这个同父异母的哥哥有多讨厌,对方的存在不仅瓜分了她原本完整的父爱,还瓜分了本该属于她一个人的家庭投资,要不是她从小就学着讨好爸爸,现在还不知道被忽略到哪个角落里去呢。

    这就是重男轻女,这就是不公平!

    晏姿低下头,愤愤地想着。

    不过她这趟回来,最开始的目的,其实是为了她男朋友。

    这是她高中时期交往的男友,因为晏父很舍得在女儿的教育上花钱,从小到大她念的都是有钱人比较多的国际学校,要不然,凭晏父的资历和收入,家里绝对不至于只有现在自住的这么一套房。

    晏姿的男友就是学校里比较有钱,却不怎么会念书的一个男生。

    对方在国内念的大学,一毕业就直接进了家里的公司,也没出国深造,前不久晏姿听闺蜜说这个男友似乎有别的花头了,担心失去这个金龟婿,这才匆匆忙忙跑回国的。

    她家的条件,听上去很不错,爷爷奶奶曾经都是医生,爸爸和同父异母的哥哥也是医生,而她又在国外留学,一看就是文化素养很高的家庭,未必特别富裕,但绝对是一般家长喜欢给孩子挑选的儿媳妇的类型之一。

    晏姿一直都是以此为傲的,可这趟回来后,才从男友的嘴中得知,他妈并不满意她的家世背景。

    也不是不满意她的家世背景,其实是不满意她的家资,嫌她有一个哥哥,嫌她就一套房,现在还没登记在她的名下,担心这样的家庭,过分将资源倾向于儿子,将来她嫁过去,会挖婆家的贴娘家。

    能说出这样的话来,即便是富裕人家,可想而知底蕴也一般,偏偏晏姿发疯一般想成为有钱人家的少奶奶,她不想工作,念书也只是为了更好提升自己的身价,她就想着舒舒服服过着买买买,和同阶级的朋友喝下午茶的生活。

    因此在听完男朋友敷衍的话后,她信以为真,将矛头对准了晏褚。

    只要对方将那套拆迁的老房子让给她,有了两套京市的房产,外加几百万的现金,至少就能证明她不是毫无资产的了吧。

    这个想法和高红一拍即合,不过她没有女儿那么贪心,她就要一套房子和一半的赔偿金,有了这些,女儿的未来就不需要她担忧太多了。

    这一场鸿门宴,除了晏父什么都没看明白,其他三人,早就已经心知肚明了。

    “你妹妹也是有心了,这一趟偷偷摸摸回来,居然是为了给我庆祝生日,我都一把年纪的人了,以往也没特别重视这个日子,偏偏就你妹妹还记挂着。”

    晏父很开心,哪一个父亲被儿女那样惦记着,能够不开心呢。

    “姿姿有心了。”

    晏褚笑了笑,然后转头,看向了晏父:“爸,这趟来,我也是想找你商量一下爷爷那套老房子的事,马上就要签拆迁协议了,到时候回迁房和补偿款怎么分,您出一个方案吧。”

    他冷静地说道,也没错过在他说出这句话后,晏姿和高红眼底一闪而过的热切和贪婪。

    “拆迁?”晏父平日里呆医院的时间更多些,还真没听说老房子要拆迁的事。

    “嗯,一个礼拜前传出来的消息。”晏褚点点头。

    一个礼拜前,也就是晏姿从国外匆匆忙忙赶回来那段日子。

    晏父沉默了,他说呢,以前闺女在的时候,都不一定记得他生日,出趟国,反而记挂的那么清楚了,想着这些日子高红旁敲侧击地说着家里房子拥挤,说着女儿留学回来总要有一个属于自己的私人空间的话,心里还有什么不明白的。

    都是钱和房闹的,一心希望家里所有人都能相处和谐融洽的晏父,不由有些心累。

    “当初那套房,是你爷爷临终前说好要给你的,而且都已经过到你名下了,分再多,那也是你的。”

    如果女儿光明正大地说,她不想和父母住,想有一套属于自己的房子,凭他对女儿的疼爱,或许也会厚着脸皮,让儿子在要回迁房的时候,分出一间六七十平的小房子出来给女儿,算是他这个当爹的偏心,就算被儿子埋怨,他也认了。

    可现在娘俩拐弯抹角的弄这些虚的,就让晏父心里提不起劲了。

    其实那些东西本来就是分给儿子的,当初他和前妻离婚的时候就已经分好的,与其他这里先开口反悔,闹的前妻那边也开始不消停,还不如从一开始就将所有的贪婪扼杀在摇篮里。

    “老公。”

    高红忍不住扯了扯晏霖的衣摆。

    晏褚刚刚那话的意思,不就是让他作为主事人,划分一下那套老房子吗,明明可以给女儿争取点福利,丈夫为什么不愿意呢?

    是他重男轻女,表面上疼爱女儿,实际更重视晏褚这个儿子,还是他对前妻依旧念念不忘,连带着爱屋及乌延续到对方给他生的这个儿子身上?

    高红不满地胡思乱想。

    “爸,你偏心眼。”

    晏姿没有高红那样的克制力,当即就坐不住了,噌地站起身,指着晏父,眼眶泛红地说道。

    “都是爷爷的孙子孙女,那套拆迁房,凭什么就没有我的那一份?”

    “凭什么,就凭那套房子是你爷爷给你哥的,而你运气不好,没生在你爷爷去世之前,就凭那两套老房子当初就值两三百万,而这些年,陆陆续续,我在你身上花的钱,就不止这个数目了。”

    晏霖被女儿给气着了,拍着桌子,大声吼了起来。

    “再说了,我出钱让你读书,让你学习礼义廉耻,不是让你现在用手指指着你爸我的鼻子骂的,你有给家里挣过一分钱吗?既然没有,家里的东西,我想怎么分配-->>(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1/2)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