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230章 继承者篇二,那个女人
    “不用!”白墨寒冷冷的道。

    往日里清润优雅的脸上此刻也满是冰冷之色。

    拧了拧眉,紧握着手中的手机,面上神色却是从未有过的暗沉和着急。

    艾宁望着白墨寒,不由得拧了拧眉,眸底露出几分微微挣扎之色。

    刚想要开口,白墨寒手中的手机便直接响了起来。

    白墨寒只是看了一眼手机屏幕上的来电显示,便立刻拿着手机走到了一边去。

    艾宁望着白墨寒淡漠冰冷又带着几分从未有过的急切之色,脸上神色微凉,抿了抿唇。

    “沐姨!”白墨寒一接听到沐景颜的电话,面上的神色便顿时换了一种眼色。

    这个时候沐姨给自己打电话,白墨寒本能的觉得心底一沉,有一股莫大的恐惧感。

    莫非是云星那边真的出事了。

    “墨寒啊,你那边有没有云星的消息?”沐景颜的声音在电话那头响起。

    “我也在给她打电话,不过一直都联系不上,沐姨,云星那边是不是出了什么事情?”白墨寒拧了拧眉,紧蹙的眉头越发紧了几分。

    一想到从小宠着的小丫头此刻正在自己不知道的地方受着痛苦,心底便犹如针扎一般的刺痛着难受。

    “暗夜那边接收到了云星的求救信号,所以我这边问问你,看看云星有没有和你联系?”

    “沐姨,我现在也在联系云星联系不上,你放心,我现在就去调查!”

    一听到沐景颜那边说接收到了沐景颜的求救电话,白墨寒脸上的神色就更加的难看阴沉了几分。

    挂了沐景颜的电话后,白墨寒便直接拿出手机给黑手党那边去了电话。

    一连打了好几通电话之后,白墨寒这才转身就直接朝着机场外面走去。

    一看到白墨寒要走,艾宁便直接快速的追了过来:“墨寒,你要去哪里,飞机马上就能起飞了!”

    艾宁面色冰凉,看着白墨寒直接就要离开,脸上神色也并不是太好看。

    “你先回去吧!”

    白墨寒冷淡的开口道,几乎是连看都不看艾宁一眼,便直接朝着加快了脚步出去。

    看着白墨寒离开的身影,艾宁心底那是一个心颤。

    原本冰凉的眸底也快速的划过一抹戾色。

    好不容易要回东欧国际去了,没想到紧要关头还是出了事情。

    可白墨寒要留下,艾宁无论如何也不会自己单独一个人回去的,只能够跟着白墨寒一同回酒店。

    “墨寒,是出什么事情了吗,要不要我来处理?”

    艾宁陪着白墨寒一同下了车后,便跟着往酒店内走,便说道。

    白墨寒心底着急,一路上心底都有一根线紧紧的绷着,脑海中数百次的闪过云星极有可能会遇到的问题,一想起来就心痛难耐。

    尤其是云星的暗中的身份,如果地狱佣兵团团长的身份一旦被他人知道,白墨寒几乎不敢想象云星会遭受到多少的重创。

    正在白墨寒焦急想着快速朝着电梯口走去的关口,一道匆忙的身影急忙朝着自己的方向撞了过来。

    白墨寒拧了拧眉,刚想转身离开,就被人喊出了:“云星的寒哥哥!”

    白墨寒顺着声音望去,便看到了一个短发齐耳的女孩子,眸光微微眯起,一下子就想到了之前送云星回酒店房间的时候看到的那个女孩子。

    貌似这个短发女孩子是云星的同学。

    想到之前云星和这个女孩子是住一间房间的,白墨寒面上的神色已经变了几变,看向那短发女孩沉声问道:“云星现在在哪里?”

    一直紧跟在白墨寒身后的艾宁自然也是看到了白墨寒和二毛两人,一看到二毛那一张脸,艾宁面上的神色就顿时变了变,原本冰冷的眸底神色中也露出了几分慌乱之色。

    然而此刻,自己想要阻止也早就已经来不及了。

    “你不是知道云星在哪里吗,你难道没把云星救出来?”

    二毛一看到白墨寒,也带着几分的惊讶之色。

    老大让自己来找他,可这个男人不见自己就算了,现如今等了几天了,云星也没有回来。

    她是真的心中担忧,这会儿刚打算去外面打算想想办法,没想到就碰上了这个白墨寒。

    只不过此刻听到白墨寒询问云星在哪里,二毛的心底便有一些的不是滋味了。

    “什么意思,我为什么会知道云星在哪里,救出来又是什么意思?”

    白墨寒看向二毛,向来清润优雅的脸上,此刻已经结成了一片片的冰霜,神色微冷。

    “我之前让你身旁的那个女人明明告诉过你云星被b国警方带走了,云星让我来找你,我已经告诉给你身旁的那个女人了,你怎么可能会不知道,莫非你真的不知道?”

    二毛看到白墨寒脸上的神色并不像是说假的,面色也已经沉了下来,眸光一转,便顿时看到了站在白墨寒身后不远处的艾宁。

    顿时就来了脾气:“对,就是你,我明明记得我那个时候和你说过的!”

    白墨寒面上的神色更是难看了几分,顺着二毛的视线朝着后方的艾宁看了过去,幽冷清凉的眸底带着几分的凉意,神色微寒,那带着寒意的目光一寸寸落在艾宁的身上,几乎让艾宁有些的难以抵挡。

    白墨寒虽然并未开口,可脸上的神色却是已经说明了一切,对艾宁也有着深深的冷意,和淡漠。

    艾宁一看到白墨寒眸底那几乎不带任何情绪的眸光,心底便是嘎登一下,而后才看向白墨寒面色冰冷的道。

    “我不知道她说的到底是真是假,那个时候你正在和ck那边谈项目没有第一时间告诉你我很抱歉,不过后来我又急着改和ck那边的项目报告,所以就忘记了,对此,我真的深表歉意!”

    艾宁知道,既然二毛说了这些话,白墨寒便一定不会相信自己说的话,只不过她心底还是想要赌一把。

    果然,艾宁的话一落,白墨寒面上的神色彻底的阴狠冰冷一片,就连那落在艾宁身上的目光都带着几分冰冷的死意,幽寒至极。

    冰冷的眸光威压之下,透着一股令人心颤的惧色。

    7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