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218章 继承者篇二,救命恩人
    吃过早餐之后,东方云星便让其他的几个同学出去逛了,而自己则是直接回了酒店房间。

    “大王,是我,现在将目标人物今天明天两天的全部资料传给我,好!”

    东方云星静等了二十分钟,接收到手下传过来的资料之后,便直接换了一身白色t恤和牛仔裤的学生打扮,然后离开了酒店。

    这一次东方云星所要解决的目标人物是b国一个党派的负责人,在整个b国都有着举足轻重的地位,所以对方买主花了不少的价钱买对方的人头。

    而这一次之所以东方云星亲自出手也因为对方并不好对付,光是每日保护在身旁的保镖便足足有五十人之多,而且每一个都基本上是退役特种兵。

    东方云星离开酒店后,便直接做了地铁,然后来到一栋写字楼大厦附近,低头看了一眼时间。

    时间刚刚好,目标人物应该这个时间点会出现才是。

    果然,没一会儿的功夫,一辆辆黑色的轿车便直接驶了过来,最后听在写字楼大厦的大门外,紧接着,前前后后的黑色轿车内便走下了几十个全副武装的高大威猛保镖。

    看着那些保镖,东方云星不由的撇了撇嘴,嘀咕一声:“还真是怕死的可以!”

    等到四周全部戒严之后,两辆车子才稳稳的停在了大厦的正门口,而后从车上纷纷走下来几人。

    前面的车子后座上下来的一位大腹便便的中年男子便是东方云星此次的目标人物,只不过紧随其后,从后座上下来的某一个人的身影确实让东方云星的目光顿时凝住了。

    “寒哥哥,他居然真的在b国!”

    东方云星突然就想起了昨天早上寒哥哥和他说的话,今天无法送自己去学校上课了,再联想到在此时此刻看到的身影,东方云星的神色便稍稍变了变。

    又岂是在看到站在白墨寒身旁一声黑色长裙的艾宁时,嘴巴撇了撇。

    这寒哥哥知道这死胖子是什么危险人物吗,居然还带着自己的秘书凑上来,这要是出个危险怎么办。

    心底深处,不知道怎么的,看到白墨寒带着艾宁来到b国,总觉得心底有几分怪怪的,总觉得好像是自己的玩具被抢走了一般,心里头不太舒服。

    刚刚思想一开小差,盯着白墨寒和艾宁两人多看了两秒。

    大厦大门口,警惕的白墨寒便顿时朝着东方云星这一边快速的转头扫了一眼过来。

    吓得东方云星立马低了头,躲避身影,深怕被白墨寒给直接看到了自己在这里出现。

    “mr.white,可是有什么事?”

    一旁大腹便便的中年男子看向白墨寒,已经开口。

    “没事!”白墨寒深邃清润的眸光朝着某一处又看了一眼,而后确定没发现之后才转过头朝着一旁的中年男子摇头道。

    那中年男子的脸上突然出现一抹笑意,而后带着几分得意之色道:“mr.white放心,我这里的五十多个保镖可都是特种兵退役和顶尖的雇佣兵,绝对会保证我们生命的安全!”

    “我自然是相信mr.brown的!”

    “哈哈,mr.white相信我便是对了!”

    而后,白墨寒便跟着布朗先生一同进了大厦。

    见两人一同进去之后,远处的东方云星目光便是沉了沉。

    寒哥哥在这里,而且还是和这个布朗恩德走在一起,这要是一动手,指不定就要被发现了,看来只能够等到明天晚上了,但愿明天晚上寒哥哥就走了。

    东方云星拧了拧眉后才离开。

    进入大厦里面的白墨寒却是始终有些的不太放心,又岂是刚才他感觉到的一股目光应该是他所认识的人,而且那视线像极了小丫头。

    白墨寒忍不住紧蹙眉头,也不知道今天怎么了,一连几次想到小丫头,刚才出现幻听罢了,这会让突然觉得那背后注视自己的视线也是小丫头的,当真是中毒不浅啊。

    因为有布朗恩德在,还有一些其他人,白墨寒便自然不能够流露出太多的情绪,只不过就算是如此,还是让紧跟在他身后的艾宁敏感的察觉到了什么。

    好不容易等到白墨寒和布朗恩德谈完了事情,一离开之后,白墨寒趁着艾宁上洗手间的空档便立刻给手下去了电话。

    “查一查小姐现在的行踪!”

    “是,少爷!”电话那头手下恭敬的声音传来。

    等到艾宁从洗手间出来的时候,白墨寒已经将手机收回了口袋里。

    “墨寒,我想先去买些花再去看他们!”艾宁走过来后,看向白墨寒。

    “嗯,我陪你去!”

    白墨寒听到艾宁的话,恍若想到了什么,而后点了点头,对着艾宁说完后就直接大步朝着外面走去。

    ……

    b国首都一处僻静的墓园内。

    白墨寒和艾宁两人各自捧着两束花走到几块墓碑前。

    墓碑所在的地方风水极好,显然是被特意精心的挑选过得。

    艾宁过来之后,便直接将手中的鲜花放到了某一块墓碑前,墓碑上面的照片是一个中年男子,眉眼长得与艾宁颇有几分相似。

    而在中年男子的墓碑旁边则是中年女子的墓碑,中年女子的容貌与艾宁颇为相似,旁边还有几处墓碑,上面的照片或老或少,或年轻或美貌,足足有十几座墓碑之多。

    而从白墨寒来到这一处之后,脸上的神色便一直紧绷着,往日里清润的眸底也带着淡淡的暗色。

    “爸爸,妈妈,女儿来看你们了,今天是你们的忌日,平日里女儿也忙,根本就没有时间来看你们,你们放心,我很好,这一次墨寒也是和我一起来看你们的,你们应该没有忘记吧,就是你们救下的那个年轻小哥哥!”

    艾宁眼眶红红的,看着面前的墓碑,哽咽道。

    “叔叔阿姨,你们好,我是白墨寒,谢谢你们当年的救命之恩,你们放心,我会照顾好你们的女儿!”

    白墨寒将手中的另一束花放下,深邃幽暗的黑眸注视着面前的几座墓碑,面色沉重的道。

    “爸爸妈妈,你们也听到了,我现在真的挺好的,你们也不用太担心,等我有空了我会再来看你们的!”

    艾宁又陪着自己的父母说了一些话,然后又和白墨寒拜了拜其他人,两个人这才离开墓园。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