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189章 继承者篇一,扎心了老铁
    “有没有资格不是你说了算的,自然会有人来告诉你!”

    叶初夏冷喝一声。

    “校长,你不能这样待我,你不看在我往日里功劳的份上也要看在我苦劳的份上啊,校长,饶了我这一次吧!”

    李梁已经没有办法,原本还想着今天能够在陆夫人的面前好好表现一番,谁能够想到陆贝儿居然是陆家的大小姐,没有对自己起到任何的帮主就算了,连带着自己都被还成了这个样子,落得个这么个下场!

    “李梁老师啊,这件事情我是真的做不了主啊!”聂校长看向李梁,一脸无能为力的道。

    没过一会儿的功夫,叶初夏身后的年轻男子便接了一个电话,而后对着叶初夏俯身耳语了几句。

    叶初夏对着他点了点头,那年轻男子便直接离开了贵宾休息室,没过多久年轻男子便已经带着一行身穿便服的人走了过来。

    几人先是跟着年轻男子走到叶初夏的身旁,态度客气的称呼道:“陆夫人,你好!”

    “你们好,麻烦你们了!”

    叶初夏冲着几人微微点了点头,淡声道。

    “陆夫人客气了,这是我们应该做的!”

    而后,几人便朝着李梁走去,面上神色已经不同于面对叶初夏之时的客气,冷冷的看了一眼李梁,然后沉声道:“你就是李梁吧,现在麻烦你跟我们走一趟!”

    几人说完,便不由分说的就拿着手铐朝着李梁伸手扣去。

    李梁面上神色一变,几乎是下意识的就打算逃跑。

    只不过这个时候的李梁就算是跑,也断然不是几个警衣人员的对手,其中一个警衣人员脚一动,就立刻将李梁摔了一个狗吃屎,整个身子直接趴在了地上。

    “铐起来,带走!”

    “是!”

    为首的队长一声冷喝,其余几个警员便立刻上前,用手铐将李梁的双手给铐了起来,直接拖着就往外走。

    此刻的李梁几乎是彻底的瘫了,一动不动的任由几个警员拖着往外走,脸上的神色一片灰败黯淡。

    等到李梁被带出去好远,才猛然传来一声凄厉的惨叫声,只不过这些事情对于叶初夏等人来说,早就已经无所谓了。

    更甚至,在叶初夏的心底,李梁直接被警员带走,还觉得有些便宜了他。

    朝着身后的年轻男子招了招手,那年轻男子便已经俯低了身子凑到了叶初夏的身边,听到叶初夏的吩咐之后这才恭敬的应了一声,然后便朝着贵宾休息室外面走去。

    ……

    等到李梁的事情处理完了之后,聂校长几人这才一脸冷汗的看向叶初夏。

    “陆夫人,李梁所做的一切都与京都高中无关,还希望你不要因为李梁个人风评的问题就否认整个京都高中!”

    “聂校长放心,既然只是李梁的责任,那么我自然不会迁怒于京都高中,毕竟我家贝儿日后还要让聂校长多多关照!”

    叶初夏轻笑一声,看向面前战战兢兢抹着额头上冷汗的聂校长。

    什么叫做打一棒子再给一颗糖吃,叶初夏最在行了。

    更何况李梁所做的一切她也相信这个聂校长不知情,就算是知道了,也定然是给那个李梁提过醒的。

    毕竟聂校长还不敢真的对小贝儿怎么样,更何况小贝儿还有半个学期要在京都高中念,给点儿小恩小惠的也方便,建一个食堂的钱他们陆家还是拿得出来的。

    只不过她要的却是一个聂校长的态度。

    对她陆家的态度。

    “哪里哪里,陆小姐在我学校一直表现优良,学习成绩优异,陆小姐能够来京都高中,乃是我京都高中莫大的荣幸才是!”聂校长后背的衬衫已经整个湿透了。

    以前面对过陆家的那位二爷,觉得才是真的颇具威严,让他不敢轻视。

    没想到这位陆家的二夫人居然也是如此的不好对付,这一冷一热的形象,当真是运用的炉火纯青,让他不得不小心翼翼的对待。

    “行吧,既然这样的话,新建食堂的事情明天我会亲自让人过来跟聂校长你谈的!”叶初夏说着便已经从座位上站了起来,看向聂校长,尊贵优雅却气质盛人的道。

    “哎哎,好的!”一听到新建食堂有门,聂校长心底的一块大石头就突然之间落了下来,一脸笑意的点头应道,“那陆夫人现在是准备去看看陆小姐吗?”

    “嗯,带我去医务室吧!”叶初夏淡淡的应了一声,拿着包包就朝着门外走去。

    “好的,陆夫人这边请!”聂校长高兴的应了一声,便带着叶初夏朝着医务室走去。

    ……

    医务室内,陆贝儿已经喝了一杯红糖水,怀中抱着一个暖宝宝,也不知道是从什么地方拿来的,一旁站着红着脸的魏子文,面上神色说不出的害羞。

    叶初夏只是进去看了一眼,便已经立刻明白了情况,忍不住轻笑了一声。

    听到医务室门口的动静,躺在病床上休息的陆贝儿和站在一旁的魏子文都不约而同的将头转了过来。

    “妈咪!”

    陆贝儿看向站在门口的叶初夏唤了一声。

    “好些了吗?”叶初夏从门外走了进来,脸上依旧是带着淡淡柔和笑意,不同于之前面对李梁时的冷漠强势。

    “已经好多了,你今天怎么来学校里了?”陆贝儿心底颇有几分的诧异,心中完全是没想到叶初夏居然会来学校。

    这下子好了,整个京都高中的老师和同学们几乎都知道了她的真实身份,真是有些的让人头疼。

    “你隐瞒的那些事情我已经都知道了,你也不用藏着掖着了!”

    “什么,谁告诉你的?”陆贝儿惊呼一声,不敢置信的看向自家妈咪,而后才咬牙切齿的恨恨道,“陆小白,你这个不守信用的!”

    除了陆擎白,陆贝儿想不出还有谁会将自己的事情对妈咪说。

    “没大没小,那是你二哥!”叶初夏抬手久久在陆贝儿的脑门上打了一下,瞪了她一眼。

    “哦!”陆贝儿撇了撇嘴,脸上颇有几分的不太乐意。

    “子文啊,今天真的是太感谢你了,今天阿姨就不带你回去做客了,小贝儿身体也不舒服,等下次你有空了就来家里坐坐,好吧?”

    叶初夏看向魏子文,面上带着温柔的笑容。

    “好的阿姨,我没事,贝儿的身体要紧,你还是送她回家好好休息吧!”魏子文冲着叶初夏点了点头,想到刚才一声说的话,脸上又不由自主的浮上几分羞红之色。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