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179章 继承者篇一,信不信我揍你
    “陆贝儿,你在那样的家庭长大,当然可以站着说话不腰疼,你试试从小过我这样的生活,天天被一个酒鬼继父动不动就打的几天下不了床,还要给他洗衣服做饭,你试试有一个体弱多病的母亲要照顾,你试试被继父的混混儿子玷污叫天天不应的感受,陆贝儿,也许你还不如我!”

    楚小涵冷冷一笑,看着陆贝儿面上带着浓浓的不屑一顾。

    陆贝儿闪了闪眸光,心底同样也有些的叹息。

    或许是吧,楚小涵的人生遭遇是她从未有过的,或许自己碰上了这样的人生会早就坚持不下去了。

    如果不是发生这些事情,或许陆贝儿还真是永远不可能猜到楚小涵有这样的人生。

    “怎么样,是不是没话说了,所以陆贝儿,你是幸福的!”

    楚小涵幽幽的盯着陆贝儿看了一眼,面上带着嘲讽不屑的冷笑。

    可眼眸深处却是满满的羡慕,只不过现如今她到了这样的田地,倒是已经没有了几分嫉妒。

    她这一生姑且也只能这样了吧,就在昨天从天台上掉下来的瞬间,其实她是有过害怕的。

    因为害怕,所以在落地的那一霎那,在陆擎白将自己捞住的时候,她反倒是松了一口气。

    她知道陆擎白为了救自己伤的有些重,要不让你她不可能一点伤都没有。

    可将自己害的这么惨的人陆擎白才是罪魁祸首,所以她不会原谅他,也不会谢谢他。

    这些人和自己都是属于两个世界的,她只有未来的人生没有这些人的参与。

    不过,姑且这些人也参与不到她的人生了吧,毕竟她的未来会在那暗无天日的牢里度过。

    “我是很幸福,曾经我也为有你这样的一个好朋友而幸福,楚小涵,一切都过去了,我过来只是想要和你说一声,你的母亲我会让宸哥哥接到厉氏医院来照顾着,但能不能够好转,或者能够活多久我无能为力,另外,你进去了好好表现的话其实也能够减刑的,或许等你出来的时候会有奇迹发生,你的妈妈会醒过来!”

    作为曾经最好的朋友,陆贝儿觉得这已经是她最为能够为楚小涵所做的了。

    而从此以后他们便再也不会见面,或许诸此一生也只能够成为人生中匆匆一个过客。

    听到陆贝儿的话,楚小涵倒是满满的一愣,似乎也没有想到陆贝儿会这样为她,虽然她不想承认,可是眼眶里还是落满了红红的,涩涩的东西,有点儿鼻酸,又不想要在陆贝儿面前表现出自己最为无能懦弱的一面。

    楚小涵看了一眼陆贝儿后,故意将眼睛别到另一边,不去看陆贝儿,低声闷闷的道。

    “谢谢你!”

    她想要说的更多一些,可觉得所有的一切都已经没有必要。

    “那,没事的话我就先走了!”

    陆贝儿没有应声,深深的看了一眼楚小涵别过去的脸,而后才抿唇淡淡的说道。

    楚小涵依旧没有吭声,陆贝儿也没再说什么,转身朝着病房门口走去,就在陆贝儿的手腕已经够到了病房门把手的那一瞬间,楚小涵突然回过头来,冲着陆贝儿的背影喊了一声。

    “陆贝儿!”

    陆贝儿停下脚步,落在门把手上的手一顿,刚想要回头便听到楚小涵的声音响起:“不要回头,你听我说就好!”

    陆贝儿停下要转过头去看楚小涵的动作,而后静静的等待着她的话。

    约莫过了有几秒钟的功夫,楚小涵的声音才幽幽的传了过来。

    “陆贝儿,我以前对你是真的,和你做朋友也是真的,我从未想过和你会闹到如此的地步,更甚至我也以为我们会是最好的朋友,一辈子的那种,我以为我们都是穷苦人家出来的孩子能够明白彼此的感受,可现在我才明白,我错了!”

    说到这里,楚小涵深吸一口气,才继续说道。

    “你在学校不显山不漏水并不是代表你家里穷,而只是所谓的低调,而我后来也才明白原来我们之间的差距这么大,所以我也不甘心的,尤其是我喜欢的两个男人都对你那么好,厉瑾宸从未理睬过我,唯一的那么一两次姑且也就是看我可怜吧,而你的哥哥,姑且从头到尾都只是为了报复我对你所做的一切,可我真的认真的,我真的爱过你哥哥,不管你信不信,我是真的动过心的,只不过现在这一切都不重要了,陆贝儿,如果有来世,不,就算是下半辈子,我们有缘再见的话也请你将我当做陌生人,我配不上你,不配做你的朋友,现在你可以走了!”

    楚小涵说完之后,自己也已经泪流满面,而她更没有看到背对着她的陆贝儿脸上其实也已经落下了泪水来。

    听到楚小涵的话,陆贝儿深深的吸了一口气,而后对着房间内的楚小涵淡淡的道。

    “楚小涵,祝你未来的人生少些磨难,多些真正的快乐!”

    陆贝儿说完之后,便打开门直接走了出去。

    看着重新被关上的病房门,躺在床上的楚小涵这才低低的说了一声“谢谢”,可此刻的病房内早就已经没有了陆贝儿的身影,就是这一声谢谢也听不到了。

    下午的时候,楚小涵就被警察直接从医院带走了。

    楚小涵走的时候,其实陆贝儿就在自己的病房内看着她被带走,只不过这一次她没有再出去。

    他们已经到过别,而这一次的离别之后,这一生,她们都将是曾经熟悉的陌生人。

    陆贝儿默默的红了眼眶,为那段即将永远逝去,或者早就已经逝去的友谊。

    “陆贝儿,你要是敢哭一个试试看,你信不信我现在就揍你!”

    厉瑾宸看了一眼陆贝儿红彤彤的眼睛,顿时就不悦的蹙起了眉头来,连带着那脸上的神色也沉了几分。

    他最是见不得小丫头哭了,更何况还是因为别人哭,心底自然是不好受,哪怕是女人那也不行!

    “我没哭!”陆贝儿瞪了一眼厉瑾宸,反驳道。

    “那你眼睛红什么!”厉瑾宸凉凉的看了一眼陆贝儿,而后凉声道:“过来,将这蛋糕吃了!”

    “哦!”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