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178章 继承者篇一,叫哥哥都没用
    “既然觉得我好,那么就乖乖的在这里休息,不许去看那个人,听到没有!”

    厉瑾宸了解自己的小丫头。

    若说那个楚小涵没有出现这样的事情,小丫头自然不会去看,只不过楚小涵下午就会被警察带走,所以小丫头定然会等会儿就去看那个人的。

    而鉴于那个人目前的状态,再加上之前劫持着陆贝儿上了天台,想要将她推下去。

    这些种种加起来,都让厉瑾宸心底不满,也不想要让陆贝儿去见她,在他的心底,楚小涵此刻就是一个神经病。

    而正常人又怎么可能和一个神经病去比较。

    故此,为了安全起见,厉瑾宸并不希望陆贝儿前去探望楚小涵。

    “宸哥哥,就一次嘛,好不好,一次就好了,我也只是想去看看罢了,看完就出来了!”陆贝儿就知道宸哥哥不会同意的,所以看向厉瑾宸不由的撒娇道。

    希望宸哥哥能够软化一下,她真的只是去看看而已,而且现在楚小涵的病房外面还有警察看守着,楚小涵也做不出什么伤害她的事情来。

    “那也不行!”

    厉瑾宸的态度非常的坚决,冷冷的拒绝。

    “宸哥哥!”陆贝儿看着厉瑾宸,故意的将宸字拖好长,撒娇的蹭着厉瑾宸。

    人家都说会撒娇的女人好命,她也想要看看啊。

    看着在自己怀中使劲拱的陆贝儿,厉瑾宸倒是被逗笑了。

    而后勾了勾唇角,看向陆贝儿低声哄道:“那要不然你叫声情哥哥来听听!”

    “……”陆贝儿忍不住抬头,一脸惊恐的朝着厉瑾宸看了一眼,压根没想到宸哥哥居然还喜欢玩这样的情趣,不过脸上还是甜甜的冲着厉瑾宸笑着唤道,“情哥哥!”

    陆贝儿的声音柔媚清亮。

    因为撒娇和害羞的缘故,还带着几分的娇俏,低低软软糯糯的,听在厉瑾宸的耳中便是别有一番的滋味,更甚至恨不得让厉瑾宸就此将陆贝儿给揉进骨血里面好好的亲上几口。

    事实上,厉瑾宸也如此做了,小丫头太小了,别的做不得,不过亲个小嘴儿,摸个小手儿什么的还是可以的。

    等到厉瑾宸无限缠绵的一吻结束之后,才终于松开了气喘吁吁的陆贝儿,而后满意的笑了笑,低声温柔道。

    “去吧,时间不许太长了,门口有警察在,出了事就赶紧叫外面的人,听到没有,不许大意了!”

    厉瑾宸温柔的叮嘱了陆贝儿一番,这才放陆贝儿一个人前往。

    ……

    楚小涵的病房门口,两个警察看了一眼走过来的女生。

    “我想要进去看看她,就一会儿就可以了!”陆贝儿深怕门口的两个警察不放自己进去,不由露出了甜甜的笑容柔声道。

    “进去吧,别时间太长了!”

    警察看了一眼面前的女孩子,点了点头,就往一旁一站,给陆贝儿让出一条道来。

    之前厉少就过来吩咐过了,让这个女孩子要过来的话,不要阻拦。

    而陆贝儿也没有想到自己这么容易就能进去了,原本还以为要费上一番口舌才行呢。

    急忙道了谢然后推开楚小涵病房的门走了进去。

    陆贝儿过来的时候,楚小涵已经在里面听到声音了,故此此刻陆贝儿推开门进去,楚小涵也一脸平静之色,面上丝毫没有半点的意外。

    更甚至此刻的楚小涵同昨日里那个疯狂阴鸷的狰狞女人判若两人。

    昨天的楚小涵怨毒狰狞,疯狂扭曲,恨不得将她杀了,而今日看到自己的楚小涵却是一片的平静。

    只是淡淡的看着进来的陆贝儿,久久的静默,而后才看向陆贝儿淡淡的开口道。

    “我以为你应该是恨透了我,不会进来看我了的!”

    “怎么会,怎么说我们以前还是做过几年好朋友的,虽然我知道,也许在你的心底一直没把我当朋友,但我是,想着以后姑且看不到了,就当是最后一面吧!”

    陆贝儿看着病床上躺着的楚小涵,此刻的她安静的过分,然而眸底和脸上确实一片的死灰,黯淡无光,该是对这个世界彻底的绝望的那种,不见丝毫光彩。

    “陆贝儿,你知道我现在最讨厌你什么吗?”

    楚小涵看着陆贝儿,突然就冷冷的笑了一声。

    “不知道,你最讨厌我什么?”

    陆贝儿拧了拧眉,看了一眼楚小涵,而后不解的问道。

    楚小涵深深的看了一眼陆贝儿,第一次觉得陆贝儿真心长得还挺好看的,而最为引人注目的应该就是陆贝儿全身上下那一股干净纯澈的气质了吧。

    而男人大抵都是喜欢这样干净的女孩子的,干干净净的漂漂亮亮的,而这一点姑且是她这一辈子都无法比拟的。

    想到自己可悲的人生,在想到陆贝儿的千人宠爱,楚小涵便失笑出声。

    只不过笑容中有着浓浓的自嘲。

    看着楚小涵脸上的笑容,陆贝儿拧了拧眉,看向楚小涵。

    “陆贝儿,其实真正要比起来你根本不如我,因为我比你要更认真的生活,更认真的做每一件事情,可谁让你好命会投胎呢,投了一个好胎,所以注定这一辈子可以衣食无忧!”

    哪个女孩子不渴望被人宠着,从小珍惜着,疼爱着,干干净净的长大,干干净净的家人。

    可她楚小涵却有那样一个出声,有那样一个家庭,她怨不得任何人,只能够怪自己的命不够好。

    “楚小涵,我虽然对于你的身世,还有你从小到大受过的委屈而感到难过和怜悯,但我想说的是,一个人的出声如何只是先前条件,这个世界上有很多有多的人都和你一样,可他们不选择承受命运的安排,而是选择逆流而上,你也可以更好的,只是你选择错了方向!”陆贝儿拧了拧眉,而后看向楚小涵,一脸认真的坚持道。

    “或许你会觉得我投了一个好胎,我也承认我从小很幸福,但是你不能说我对生活对人生没有你认真,我也在很认真的做每一件事情,认真的成长,认真的学习,认真的交朋友,认真的爱我想爱的人,宸哥哥是我从小深爱的男人,我不能让给你,对此我很抱歉,而你,我不管你是喜欢宸哥哥还是喜欢我二哥,或许只是单纯的想要攀附一个有钱人,你这样的想法都很幼稚,真正的富足是精神,是可以自己给的,一个男人给你的东西那是不牢靠的,随时都会被收回!”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