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177章 继承者篇一,只是有点难过
    “我是厉氏医院的负责人,里面有位是我朋友,请问两个人现在怎么样了?”

    看着将气垫四周围起来的警察,厉瑾宸朝对方点了点头,打了一声招呼问道。

    对方一听说是厉氏医院的负责人,对厉瑾宸的态度还算是比较的客气。

    毕竟谁都知道厉氏医院是厉家的产业,而厉家在整个京城的地位更是不低。

    “请问哪位是你朋友,如果是那位女孩子的话那么情况还算是好,倒是那位先生,可能伤势会有些的重!”

    “那位先生哪里受了伤,我是医生,可以进去看看吗?”

    厉瑾宸朝着那位警察出示了自己的证件,面上的神色也隐隐有几分的担忧。

    “可以!”警察将警戒线松开,放厉瑾宸直接进去。

    厉瑾宸一进去后,第一眼就看到了被几个医护人员抬着放到移动病床上的陆擎白和楚小涵两人。

    厉瑾宸直接朝着陆擎白的方向走去,看到陆擎白睁着双眼倒是微微松了一口气。

    至少没有昏迷过去,就表示受的伤不算是非常的严重。

    “贝儿没事吧?”

    陆擎白显然也看到了厉瑾宸过来,一看到他,就率先询问陆贝儿的情况。

    “没事,就是被吓得腿软了,我将她送去病房了再过来的!”厉瑾宸说完后,便朝着陆擎白身上一一检查过去,原本紧皱着的眉头倒是稍稍的松了开来。

    “还好,不算是严重,死不了!”

    陆擎白的伤势在平常人看来倒是不轻,只不过在厉瑾宸和陆擎白这样的军人家庭出来的人,自然是并不太严重。

    除了一条手臂骨折了,上半身的肋骨断了两根之外,别的没什么大碍,若说最为严重的姑且也就是断了的肋骨有一点点碰到了肺部,需要尽快动手术才行。

    至于别的基本没什么问题。

    “厉瑾宸,要点良心,我那可是为了救你的女人,赶紧带我上去!”

    陆擎白看着厉瑾宸颇为的不满。

    “搞得那不是你妹妹一样!”厉瑾宸凉凉的扫了一眼陆擎白,而后便吩咐医护人员将陆擎白送医院内去。

    一旁的楚小涵虽然全身上下没受什么伤,除了额头有轻微的擦伤外,只不过或许是从那么高的地方坠下来彻底的吓到了,所以此刻,整个人早就已经吓昏了过去。

    连带着被带进医院做全身检查,都没有丝毫醒过来的样子。

    陆擎白和楚小涵两人被送进医院,四周围观的人群这才纷纷散了开来。

    好在是这一次,厉瑾宸的危机公关做的足够及时,厉氏医院这一次的坠楼事件倒是并没有散播出去,就连现场围观的那些群众也做了最好的调解工作。

    陆擎白足足在手术室内待了两个小时这才被送出了手术室,病房就安排在陆贝儿隔壁的vip999号病房。

    至于楚小涵原本的身份自然也不够那个资格住入vip病房的,只不过现如今楚小涵已经成为了犯人,所以干脆也住进了距离陆贝儿和陆擎白兄妹两病房不远的vip病房内。

    楚小涵病房的门口还有两个警察看守着。

    病房门打开,一位身穿制服的警察拿着记录本从楚小涵的房间里面走出来。

    “厉先生,如果这个楚小涵身体没有别的问题的话,我下午就回让人过来带走她,对于一切的事情这个楚小涵已经全部承认下来了,可以定罪,蓄意谋杀罪名被判的会有些的重,极有可能判处有期徒刑或者十年以上有期徒刑!”

    “好的,我知道了,那这件事情就麻烦你了,谢谢!”厉瑾宸点了点头,看向出来的警察,神色微冷。

    “厉先生客气了,那没什么别的事情了的话,我就先走了!”

    “那我就不送你了!”

    “厉先生留不就好,再会!”

    送走警察之后,厉瑾宸这才去了陆贝儿的病房。

    “看过了吗,怎么说?”陆贝儿也在等着厉瑾宸给她送消息过来。

    “身体没什么问题,下午就会被带走,可能会被判处有期徒刑亦或者十年以上的有期徒刑!”厉瑾宸将之前警察跟他说的话复述了一变。

    “哎!”陆贝儿忍不住长叹一声。

    无论是有期徒刑还是十年以上有期徒刑,对于楚小涵这个年纪的女生来说,这一辈子姑且就算是毁了。

    虽然楚小涵所做的事情让她心底有些的不悦和愤怒,更陆贝儿在看过了楚小涵的继父还有那个继父儿子,再想到楚小涵从小到大的生存的环境,此刻也不知道是该唏嘘,还是该叹息亦或者怜悯。

    原来这个世界上并不是每一个人都能够如她这般开心快乐有人宠爱的。

    就像楚小涵所说的,这个世界上,像楚小涵那样生活在那样艰辛生活中的人不计其数,而她能够拥有这一切真的是无比的幸福。

    “别乱想!”

    厉瑾宸好似看出了陆贝儿心底的心思,不由得看了一眼陆贝儿,淡淡的道,修长如玉般温暖的大手在陆贝儿的头顶上温柔的揉了揉。

    “没有乱想,就是觉得有些的难过!”陆贝儿轻轻的蹭了蹭厉瑾宸的手心,忍不住叹息一声。

    因为楚小涵从小到大的遭遇难过,因为楚小涵现如今的结局难过,因为自己和楚小涵之前那段无知美好的友谊难过,不管当时和她做朋友的楚小涵对她是处于什么心思,至少那几年楚小涵陪过自己。

    在整个高中生涯中,陆贝儿想,自己心底印象最深刻的人定然就是楚小涵了。

    “你放心,这一切都不是你的错,你也没有必要难过,楚小涵有如今的结局那也是她咎由自取,一个女孩子可以什么都没有,但不能没有了自尊自爱和良心,如果连这两样东西都没有了,那么有如今的后果早就可以想到!”

    深怕小丫头会因为楚小涵的事情伤心难过,厉瑾宸不由认真的开解道。

    “宸哥哥,如果楚小涵真的进去了,她妈妈也挺不容易的,到时候你能不能……”陆贝儿看向厉瑾宸,不知道该怎么开口。

    可有些人,有些事,有些话,就算是陆贝儿不说,厉瑾宸也能够明白自家的小丫头想要对他说什么。

    点了点头,便忍不住温柔的应道。

    “好,我会将楚小涵的母亲接到厉氏医院内,专门找个人照看着,还会让人定期观察她的情况,不过,至于最后能不能够醒过来,我不能保证,最后会活多久我也不能保证,这样可好?”

    “好,太谢谢你了,宸哥哥你真好!”陆贝儿忍不住扑入厉瑾宸的怀中,整个小脑袋在厉瑾宸的胸口亲昵的蹭了蹭。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