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165章 继承者篇一,对不起再也不会了
    “几点钟来找的我?”

    一听到小锦的话,厉瑾宸拿着茶杯的手微微一顿,拧眉朝着小锦问道。

    “午饭过后的样子!”小锦看厉瑾宸面上神色微微有异,不由多看了一眼,脸上依旧是温温柔柔的笑意,“她是瑾宸医生的病人吗?”

    小锦试探性的问道。

    厉瑾宸并未回答,而是直接将茶杯的盖子合上,然后将茶杯放到桌子上。

    拿过一旁因为手术直接关机的手机开机。

    手机开机后,并未有任何的未接来电,也并没有任何的未读短信,不由拧了拧眉。

    “瑾宸医生是在找什么吗?”

    “没什么,你先回去吧,我还有事情要忙一会儿!”厉瑾宸声色冷淡的看了一眼小锦,低声道。

    “哦,那好的,瑾宸医生,我先走了,你也早点回去休息!”

    小锦心底略略的有几分失落,不过还是应了一声,对着厉瑾宸叮嘱了一句后就拿着包包离开了厉瑾宸的办公室。

    厉瑾宸并没有给小锦丝毫的回应,反倒是拿着手机轻叹一声,而后走到窗口,稍稍将窗户打开,点了一根烟抽上。

    夜晚肆意的寒风吹来,倒是吹散了厉瑾宸眉宇间的疲惫,只不过心底不知道为什么总有一种不好的预感。

    整整抽了一支烟之后,厉瑾宸才叹息一声,拨通了陆贝儿的电话。

    到底是对小丫头不太放心,还是忍不住打了电话过去。

    只不过电话那头一直都是占线的声音。

    一连打了两个电话都是占线,厉瑾宸不由拧了拧眉,想着等会儿回家了再打。

    在办公室休息了一会儿之后,厉瑾宸才换下了身上的白大褂,然后关电脑离开办公室。

    刚刚走到停车场,便看到一辆熟悉的车子快速驶来。

    车子停下之后,车上便有熟悉的高大身影急急抱着一个人直往电梯口的方向跑去。

    看到被抱在怀中的熟悉身影后,厉瑾宸眸光一变,顿时下了车子,快速的跑了过去。

    “贝儿怎么了?”

    陆擎天没有理睬厉瑾宸,抱着陆贝儿就直接进了电梯门。

    后面紧紧赶过来的陆擎白一把拉住了面色担忧的厉瑾宸:“贝儿晚上去酒吧,被人欺负带走了,这会儿刚从对方手中将人救出来,虽然没有遭到侵犯,不过受了伤!”

    “什么,什么人干的?”

    厉瑾宸一听到陆贝儿受了伤,又看到陆擎天刚才那着急担忧的模样,身上还穿着作训服。

    由此可以想到之前陆擎天和陆擎白两人恐怕是急急忙忙才将陆贝儿找到救了出来,想到下午陆贝儿来医院找他的画面,厉瑾宸忍不住心底一紧。

    该死的,他下午要是没做手术,就能够看到贝儿了,是不是也不会发生这样的事情了。

    怪不得刚才给贝儿打电话一直占线。

    “人现在已经在局子里蹲着了,放心吧,大哥出马,怎么可能让那两人有好日子过!”

    “在局子蹲着还不够!”欺负了他的丫头,怎么可能轻易的放过他们,厉瑾宸眸底一片的阴鸷之色。

    “不过最近你们两还没有和好吗?”

    “嗯!”厉瑾宸淡淡的应了一声,紧皱的眉头更紧了。

    “怪不得,应该是小丫头心情不好,自己跑去酒吧喝酒了,这才被人盯上带走了,先上去吧,看看她的情况再说!”

    陆擎白叹息一声,想到自己的妹妹被人这样欺负了,自然心中不高兴,而且厉瑾宸还是其中一部分原因,抿了抿唇就朝着楼上走去。

    厉瑾宸心底也很不是滋味。

    想到小丫头居然去了酒吧那样的地方,还遭受这样的对待,心底也说不清楚是愤怒多一些,还是怜惜心疼多一些。

    “记得好好招待局子里面的那两个人!”

    “放心吧!”

    ……

    好在是陆贝儿全身上下没有什么大问题,除了脸上的伤势之外一切安好。

    护士给陆贝儿的脸上涂了药膏之后,便让带回病房了。

    陆擎天刚打算上去,一旁始终担忧着的厉瑾宸已经抢先一步,将陆贝儿抱了起来,朝着病房内走去。

    看着厉瑾宸紧抱着陆贝儿的身影,陆擎天眸光微微眯起,朝着一旁的陆擎白扫了一眼,淡声道。

    “什么意思?”

    “不就是你看到的意思吗,还用问!”陆擎白叹息一声回复道。

    “爸妈知道吗?”陆擎天倒是微微一愣,突然有些的惊讶,没想到瑾宸和贝儿居然还是这一种关系,不由拧了拧眉。

    “还不知道呢,这两人正闹别扭呢!”

    陆擎白叹息一声,突然朝着自家大哥认真的看了一眼,“哥,你不会棒打鸳鸯吧!”

    “你觉得我像是这样的人,虽然瑾宸年纪大了一点,不过对贝儿好的话,倒也不是不可以!”陆擎天拧了拧眉,认真的看着厉瑾宸抱着陆贝儿离开的背影,细想了一瞬后,才认真的说道。

    “那就好!”

    病房内,厉瑾宸一脸心疼的将陆贝儿娇小的身子放到病床上,尤其是看着陆贝儿两边的脸颊红彤彤的红肿不堪的模样,更是心疼不已。

    颤抖着伸手想要摸一摸,又害怕弄疼了陆贝儿。

    想到上一次陆贝儿受到的伤害,那个时候,他就有说过,再也不会让她受伤了,可没想到这才过了没多久,又受了伤,还被人打得这么重,差一点,差一点估计就要……

    一想到此,厉瑾宸就充满了无限的自责。

    这不过就是一个小丫头罢了,和他耍脾气也好,对他不信任也好,又有什么关系,他既然选了她,喜欢上了她,要定了她,那就要包容她。

    如果自己没有生闷气,没有在那一天寿宴之后就对小丫头不理不睬的,小丫头今天也一定不会来医院找他,因为联系不上他心情不好也不会去酒吧,也就不会发生现在的事情。

    这一切,他要付上全部的责任。

    长久的注视之后,厉瑾宸终究还是长叹一声,幽幽的看着病床上一动不动的小丫头,充满了无限的爱怜。

    “真想知道你给我下了什么蛊!”厉瑾宸低语一声,“对不起,以后再也不会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