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150章 继承者篇一,不喜欢送上门的
    “到底谁让谁好看,恐怕到时候才知道,不过楚小涵,我倒是很好奇,谁给你的勇气觉得陆家二少会娶你进门,你会是陆家未来的二少奶奶!”

    陆贝儿冷冷的看向楚小涵质问道,脸上带着几分的冷意。

    “这还需要说吗,我进来了这里可不就是最好的证明吗,要不然你以为陆家也是什么小猫小狗能够进来的吗,哦,我差点倒是忘记了,你可不就是小猫小狗吗,陆贝儿,我知道你现在在心中嫉妒我,没关系,我允许你的嫉妒!”

    看着陆贝儿脸上的冷意,楚小涵却是一脸得意的笑了起来,以为陆贝儿这是在嫉妒自己。

    只不过要是楚小涵细细的去看站在陆贝儿身旁的魏子文脸上的神色,大抵就会发现一些了。

    因为此刻的魏子文看着楚小涵的脸上带着说不出的诡异之色,像是不屑,讥讽,嘲弄,还有鄙夷!

    什么样的神色都有,却唯独没有丝毫的所谓羡慕和嫉妒。

    反倒是觉得这个楚小涵愚蠢的可怜。

    陆贝儿什么身份的人,堂堂陆家的千金小姐,被多少人宠着惯着的公主,有了陆贝儿在,他倒是不相信这陆家的二少爷真当会如此的没眼睛娶了楚小涵这样的女人进门。

    更何况他心底大概的便已经猜出了一些的情况来。

    看着楚小涵的目光便更加的嘲讽了。

    “还真是不要脸,楚小涵,但愿你能够笑到最后!”

    陆贝儿凉凉的扫了一眼楚小涵,眼底带着深深的笑意,似笑非笑,然而那笑容却透着说不出的古怪,更甚至让楚小涵在陆贝儿那一张笑脸之后,看到了几分不好的预感。

    这一种不好的预感深深的席卷着自己,莫名的就让她心底一跳。

    随即便又摇了摇头,想要将心底的那一种不好的念头直接抛开。

    不会的,一定不会的,这个陆贝儿不过就是被魏子文带进来参加寿宴的,根本就对自己没有丝毫威胁。

    “失陪了!”

    陆贝儿看着楚小涵脸上隐晦的面色,突然就觉得无趣,冷冷的说完后,便拉着魏子文直接走开了,去了自助餐桌另一头拿糕点吃。

    看着陆贝儿和魏子文相偕离去的背影,楚小涵阴鸷森冷的眸底一片嫉恨之色。

    凭什么,凭什么这个陆贝儿能够如此的趾高气扬,明明都是和自己一样的普通人家孩子,凭什么陆贝儿的日子就能够过得这么好,而自己却是要忍受继父的毒打,要替明明年纪不大,却满头白发的母亲帮忙,还要半夜打工去那种乱糟糟的地方陪酒,忍受老男人的羞辱和动手动脚。

    她就是心底不服!

    楚小涵恨恨的等着陆贝儿,随即眼眸一撇,就看到了刚刚走进宴会厅的厉瑾宸,又朝着陆贝儿和魏子文的方向扫了一眼,突然的露出一抹狠毒的笑容来。

    陆贝儿看来你今天真是够倒霉的,这下子阴沟里翻船了吧!

    看着厉瑾宸走进宴会厅,再想到一旁陆贝儿和魏子文暧昧亲密的模样,楚小涵想着,这一下子陆贝儿的真面目总该要被揭穿了不可吧。

    指不定等会儿陆贝儿就会被魏子文和厉瑾宸两人同时给甩了,然后丢出陆宅去。

    如此一想,楚小涵的心情便说不出的好,连带着脚上的刺痛也稍稍的淡了几分。

    一拐一拐的朝着一旁的休息区域走去,等待着晚上的大戏上演。

    ……

    厉瑾宸从医院里下班,又回家换了一身衣服,这才匆匆赶了过来。

    一进宴会大厅,便看到了一旁的自助区域内,陆贝儿和魏子文两人亲密无间说说笑笑的模样,不由抿了抿唇,深邃幽冷的眸底划过一抹奇快的暗光。

    朝着一旁的陆文晔和叶初夏几人走去。

    “陆二叔,叶姨!”

    “瑾宸来了,你爸爸呢?”陆文晔看到厉瑾宸,不由笑着拍了拍他的肩膀,语气和蔼。

    “爸爸有些事情没发过来,让我和你们还有陆爷爷说一声抱歉,给陆爷爷准备的贺礼是爸爸亲自备的!”

    “人来就好了,那些虚礼不用这么客气!”

    “是啊,瑾宸,你可是有好些日子没过来看看叶姨了,人都瘦了呢,怎么照顾自己的,改天啊多来陆宅走走,叶姨给你做菜吃,好好的将身体养好了,看着多让人心疼!”

    叶初夏一直都心疼厉瑾宸。

    说起来也是他们陆家的不是,陆老大偏偏要和厉瑾宸的父亲在一起,可不就是让人伤透了脑筋,连带着瑾宸这孩子从小就在不健全的家庭中长大,没有了母亲,从小到大就算是身份地位在尊贵,终究还是少了一些东西的。

    “嗯,谢谢叶姨,最近比较忙,有空了我会经常过来吃叶姨做的饭菜的!”这段时间厉瑾宸心情确实一直不太好,这几天又连续在医院值班了好几天了,又赶上几个大手术,一直都精神紧绷着。

    “好,那我让擎白陪着你,和自己家里一样,不用太客气的!”叶初夏看了一眼厉瑾宸,说完后便招了陆擎白过来陪着厉瑾宸。

    “叶姨不用这么客气,我一个人没关系的!”厉瑾宸虚应了一声。

    一旁的陆擎白已经走了过来,拍了拍厉瑾宸的肩膀,然后哥两好似得搭着肩膀,陆擎白的脸上噙着似笑非笑之色,而后看向厉瑾宸道:“怎么样,看到小丫头和别的男人在一起,吃没吃醋?”

    厉瑾宸淡淡的掀眸扫了一眼陆擎白,而后又顺着陆擎白的视线,朝着不远处的陆贝儿和魏子文扫了一眼,面上神色依旧平淡无波,可垂在身体两侧的手却是微微收紧。

    身体也似有那么一刹那间的僵硬,平淡的移开目光之后,这才看向陆擎白。

    见陆擎白似笑非笑,一脸深意的望着自己,平淡的冷声道:“你可真闲!”

    “装的挺不错的,本少爷就不相信你一点儿都心中不着急,不过你别说,那姓魏的臭小子除了家世比起我们陆家来差了一点,别的方面和陆小贝倒是听搭配的,你觉得呢?”

    “陆擎白,你要是觉得上一次揍得还不够惨,我倒是可以让你在感受感受!”

    厉瑾宸凉凉的看着陆擎白,看着对方欠揍的脸上一脸意味深长的笑意,淡声道。

    “无趣,我这不是在提醒你嘛,要是喜欢那丫头,就赶紧的将那个祸害人的小丫头给收了,什么样都比不了放在身旁安心,至于别的你可以慢慢调教嘛!”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