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137章 继承者篇一,我们分开吧
    陆贝儿这一哭便不知道自己哭了多久,只想要将心底所有的压抑和难过,不痛快一次性哭完了才算作数。

    尤其是想到自己天天盼着宸哥哥回来,和宸哥哥回来了却是一点没有告诉过她,更甚至刚才从见面到离开,一个字都没有和她说过,更不要说厉瑾宸直接丢下自己离开的事情了。

    陆贝儿只觉得心底的委屈无论如何都宣泄不完。

    直到陆贝儿哭的累了,声音都有些的沙哑了,这才吸了吸鼻子,忍不住用手背摸了摸脸上的眼泪水。

    这一抬头,就看到了不知道什么时候站在车边的男人,轰的一下,整个脸都火烧火烧的热了起来。

    挂着满脸的泪水,一脸狼狈的看着站在车窗外的厉瑾宸,微张着嘴,脸上颇有几分惊讶之色。

    宸哥哥刚才不是头也不回的进去了吗,怎么突然出现在这里了!

    陆贝儿心中不解,也不打算去想,就那么愣愣的看着厉瑾宸,哭的通红的眸底带着无以言说的委屈。

    漆黑漂亮的大眼睛仿佛是被雨水洗刷过一般,明亮的有些耀眼,一眨一眨的朝着厉瑾宸闪了几下,却丝毫没有下车的意思。

    厉瑾宸等了陆贝儿几秒钟,见陆贝儿还不打算下车,这才稍稍的轻叹一声,心底颇为无奈。

    最后伸出手敲了敲车窗,脸上的神色却是一如既往的冷淡冰寒。

    陆贝儿不情不愿的推开车门下了车,因为刚刚痛快的哭过一场,此刻还抖着哭腔,幽怨的瞪着厉瑾宸,愣愣的站在原地。

    “你想要一直站着的话就待着,正好吹吹你一身的酒味!”厉瑾宸凉凉的扫过陆贝儿哭的通红的眸子和满脸泪痕的脸蛋,面色微凉,薄唇紧抿,深邃幽暗的眸底一片幽凉之色。

    说完后,厉瑾宸便转身直接朝着电梯口再次走去。

    走了几步之后,见身后没有动静,转过头朝着背后一动不动的陆贝儿扫了一眼,眸光危险的眯起:“还不过来!”

    厉瑾宸冰冷的声线中带着几分冰雪般的冷意,让陆贝儿身子一颤,似乎是被这样的厉瑾宸有些的吓到了。

    从小到大她还真是没见过几次这样的厉瑾宸,每一次厉瑾宸露出那一副冰冷危险的气势来,就让她不太敢靠近。

    努了努嘴,陆贝儿还是乖乖的跟在了厉瑾宸身后朝着电梯口走去。

    厉瑾宸见陆贝儿已经跟了上来,这才身手拧了拧眉心,略有几分疲惫之色。

    他急急忙忙,等到加紧将那边的事情处理完就赶了过来,一下飞机就直接开机给她打电话,可哪里想到这小丫头电话不接不说,最后还来了一个关机。

    以为小丫头这么多天不联系她生气了,就连午饭都没来得及吃,就直接开了车子去了学校找她,哪里想到得到的消息是旷课,又去了陆宅,还是没有发现陆贝儿。

    正当他开车从陆宅出来,便在大马路上看到了喝的醉醺醺的陆贝儿,而且还是和别的男人一起喝的醉醺醺的。

    在看到这个小醉鬼的时候,厉瑾宸心底的怒火真的是蹭蹭蹭的往外冒,要不是顾忌着有别的外人在,厉瑾宸当时就直接教训她了。

    一个女孩子,大白天的和另一个男孩子喝酒就算了,还给他喝的醉醺醺的,这成什么样子,亏得那个魏子文就算是喜欢小丫头,在得知她的身份背景之后也不敢乱来。

    要不然真的碰上个什么事情,喝醉了酒被人欺负了去,又该怎么办。

    厉瑾宸拼命的压制着心底的怒火,恨不得直接将身后跟着的这个小丫头给掐死算了。

    公寓里许久不住人,带着一股沉闷气息,厉瑾宸进门之后就将整个公寓内的大大小小窗户打开通风。

    看着陆贝儿站在玄关口,看着他忙进忙出,刚想开口,就被厉瑾宸直接打断了。

    “你最好趁着我发火之前考虑好该怎么和我说今天的事情!”

    听着厉瑾宸冰冷中带着沉怒之气的声音,陆贝儿心底更加的伤心了几分,瞪着厉瑾宸,紧紧抿着唇。

    原本还有些的想要解释一下,可听着厉瑾宸的语气,再想到这段时间过得水深火热的日子,还有厉瑾宸一去就去这么久,一个电话和短信都没有,心底也不由有些生气。

    闷闷的道:“没什么好解释的!”

    “陆贝儿,你知道你在说什么吗?”厉瑾宸幽凉深邃的瞳孔刹那间一缩,冷冷的将目光落在陆贝儿的身上,心底的无名怒火在看到魏子文搀扶着陆贝儿,看到他们两个亲密的挨在一起时就已经要爆发。

    此刻听到陆贝儿的话,也有些的压抑不住了,冷冷的抿唇道。

    “我当然知道我在说什么,我说我没什么好说的,没什么好说的,你没听到吗?”

    后半句的时候,陆贝儿几乎是朝着厉瑾宸吼着说出来的,这一吼,原本止住了的泪水也再次决堤,哗啦啦的滚落了下来。

    “陆贝儿,我真想一把掐死你!”厉瑾宸看着陆贝儿脸上的泪水,咬了咬牙,心底有片刻的柔意,看着这般落泪伤心的小丫头,心底疼惜不已。

    可小丫头此刻与自己对峙的模样确实让他很不喜。

    难道自己担心的事情还是成真了吗,难道说小丫头还是觉得和他在一起不适合了吗,所以找寻了更为是和她的那个人。

    魏子文无论是从年纪,还是各方面来说都与陆贝儿一样!

    “宸哥哥,我突然觉得我们不太合适,我们还是分开吧!”看着厉瑾宸脸上暴怒冰冷的神色,陆贝儿抽了抽鼻子,流着眼泪对厉瑾宸说道。

    她所有的忐忑不安,所有的憋屈和伤心,在这一刻彻底的崩塌,她不喜欢这样的自己!

    而在听到陆贝儿说出口的那一句话时,厉瑾宸的所有神经也在瞬间紧绷,冰冷的瞳孔深处似乎是有什么破碎开来,惊诧的看向陆贝儿,带着几分不敢置信的轻颤道。

    “你说什么,再给我说一遍?”

    厉瑾宸的声音越发的冰冷,而他面上的神色也越发的危险肃杀,冷冷的瞪着陆贝儿,眸底深处的寒芒几乎要将陆贝儿整个人给彻底的掐死一般,带着几分咬牙切齿的味道。

    “我说我们分开吧!”

    陆贝儿深深的深呼吸一口,然后抬头看向厉瑾宸,挂着泪水的脸上突然的一片静然,一字一字认真的看着厉瑾宸说道。

    她不想要被人欺负,生病的时候没有人陪,也不想要整日里疑神疑鬼的,因为楚小涵的话忐忑不安,更不想要让自己变成这般令自己陌生的样子。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