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136章 继承者篇一,厉瑾宸回来
    陆贝儿前一刻还嚷嚷着要喝酒,魏子文便直接给了她一罐啤酒。

    想着啤酒的浓度不高,喝个一罐应该不会有事。

    可他哪里想到,这啤酒才喝了一半呢,陆贝儿整个脑袋就已经混混沉沉的耷拉着了,再然后便晕乎乎的直接醉了过去。

    看着半罐啤酒就醉的陆贝儿,魏子文当真是什么想法都没有了,心底那是一个不淡定啊!

    抽了抽嘴角,而又颇为无奈的给自家司机打了个电话,让他过来接人。

    司机从魏家开车到这里至少要两个小时,司机到的时候才刚刚接近中午,魏子文看了一眼身旁醉死了过去的陆贝儿,无奈的叹了一口气,最后只能将她抱着上了车。

    好在是陆贝儿不重,魏子文抱得倒是也不吃力。

    车子一路颠颠晃晃,魏子文不知道应该把喝醉酒的陆贝儿送去哪里,只能够开着车子在大街上溜达着,陆贝儿口袋里的手机不停的响着,又因为在陆贝儿的衣服口袋里,魏子文不好意思去拿。

    最后不知道是没电了,还是对方终于不再打了,倒是再没有手机铃声传来。

    陆贝儿晕晕乎乎的感觉到自己一颠一颠的难受,仿佛自己整个胃都要吐出来了一般,睁了睁眼,迷迷糊糊的朝着四周看了一眼,见自己居然在车子上。

    怪不得刚才自己被颠的差点要吐出来了。

    “你可总算是醒了,下一次别再和我说喝酒的事情,要不然我和你急!”魏子文朝着陆贝儿恨恨的瞪了一眼道。

    “现在在哪里啊?”陆贝儿揉了揉晕乎乎的脑袋,想要努力从皮椅上坐起来。

    “大街上溜达呢,你这样子我也不好把你送回你家去,别的地方我也不知道该去哪里,只能在大街上溜达了,而且到现在了,我都还没有吃饭呢,饿死了!”魏子文哪里晓得这个祖宗酒量这么差,喝了半罐啤酒就晕了大半天,这都下午三点了,可不就是饿惨了。

    好在是陆贝儿喝醉了酒之后不哭不闹的,就安安静静的睡觉,这倒是让魏子文省事了不少。

    陆贝儿揉了揉肚子,魏子文不说倒是不觉得,现在还真是有些的饿。

    “那我们去吃饭吧!”

    “你这个样子行吗?”魏子文有些不相信的问道。

    “没问题的!”陆贝儿认真的保证道。

    魏子文有些将信将疑,不过最后还是抵不过咕噜咕噜叫的肚子,让司机找了一家餐馆,然后扶着陆贝儿下车吃饭。

    两人刚走了没几步,背后就有一双大手直接伸了过来,还不等魏子文反应过来,原本被他扶着的陆贝儿就已经落到了另一个男人的怀中。

    魏子文刚打算发怒,可在看到面前那熟悉的人时便愣了愣,似乎也没有想到会在这里看到对方。

    “你带她喝酒了?”

    冰冷凉薄的声音从厉瑾宸的口中溢出,幽深的寒眸冷冷的盯着魏子文看了一眼,闻到陆贝儿身上的酒味,眉头紧紧的凝着,满满都是不悦之色。

    尤其是盯着魏子文看的视线说不出的危险和冷然。

    活脱脱的像是魏子文拐带了良家妇女逼良为娼一样。

    “厉,厉先生!”魏子文愣愣的回过神来,然后才明白厉瑾宸问了什么,当即道,“早上的时候贝儿说心情不好,想要喝酒我就陪她喝了一点,真的就只是一点,半罐啤酒她就直接醉了,真的!”

    魏子文看着厉瑾宸那危险冰冷的寒目,冷不丁的整个身子就颤了颤,似乎是带着几分的惧意。

    “我知道了,麻烦你了!”厉瑾宸紧紧的拧着眉心,对着魏子文淡淡的说了一声吼,便抱起了身旁晕乎乎还没有完全从看到厉瑾宸之后回过神来的陆贝儿朝着挺着路边不远处的车子走去。

    到车子的距离并不是很远,可陆贝儿却愣愣的看着厉瑾宸,眸底有着惊讶,还以为自己在做梦呢,狠狠的掐了一下自己,而后低唔一声:“好痛!”

    厉瑾宸丝毫没看陆贝儿,面色冷冷的紧绷着,整个周身都带着一股冰冷的冷气压,肆无忌惮的释放出来,落在陆贝儿的身上,让她不由的撇了撇嘴,心底更是委屈了起来。

    原来不是梦,宸哥哥真的回来了。

    可是离开这么多天,就算是匆忙离开,没时间和她说一声,可这么多天不接电话,不发短信给她又是什么意思,陆贝儿心底很是不高兴。

    原本厉瑾宸不接电话她还以为是他出事了,心底满满都是担忧,可此刻看着好端端的人就这样出现在了面前,却是一脸冷漠之色,眼眶里就顿时蓄满了泪水。

    直到厉瑾宸将她整个人抱上了车子,然后重重的甩上车门,整个脸上的神色冷漠紧绷。

    远处的魏子文看了厉瑾宸和陆贝儿许久,直到看着两人的身影上了车,然后看到厉瑾宸的车子离开,才终于回过了神来,面上带着几分落寞之色。

    原本咕噜噜饿的胃痛,现在却突然也在一瞬间没有了胃口,直接上了车子,吩咐司机开车。

    ……

    厉瑾宸载着陆贝儿离开一段路之后,陆贝儿脸上的泪水就和不要钱似得,哗啦啦的流个不停。

    就连原本那一点儿因为喝了酒之后晕乎乎的状态也已经瞬间消失的干干净净。

    一路上,两人谁都没有率先开口,一直沉默着。

    厉瑾宸没有回头看陆贝儿,可紧紧握在方向盘上的手背上却是有青筋爆出,可以想象,是用了多大的忍耐力才让厉瑾宸忍下来没有轻身安慰身旁的陆贝儿。

    要是在以前,厉瑾宸哪怕是看到陆贝儿流一丁点的眼泪水都会着急心疼无比,可现在却是硬生生的忍耐了一路。

    直到将车子停在公寓楼下的停车场,厉瑾宸这才熄了火,而后面色冷漠的打开车门下车,高大的身影径直朝着公寓电梯口走去,仿佛早就忘记了车上还有一个人存在。

    陆贝儿眼睛红红的,看着厉瑾宸下车,头也不回的离开,直到消失在电梯口,脸上的神色终于绷不住,“哇”的一声直接就在车子里哭了起来。

    憋了那么多天的所有委屈,面对厉瑾宸时对于感情的不自信,对楚小涵的介意,在学校里所受的所有委屈和伤心难过,自己生病时心爱的人没有陪在身边,所有全部的情绪一次性迸发出来,让陆贝儿无论如何也忍不住的大哭起来。

    仿佛只有如此,才能够将心底的所有委屈一并消除似得。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