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132章 继承者篇一,谁干的
    “想去哪里?”

    陆擎白带着楚小涵上了车子后,便直接询问道。

    “陆二少决定就好,我都可以,不过我要早点回家!”

    “那我们先去吃点东西吧,喝粥可以吗?”

    陆擎白勾了勾唇,对楚小涵心底的心思明白的一清二楚,眸底带着淡淡的嘲讽,面上却是不露声色。

    两人坐下来喝粥时,陆擎白这才看着一口一口喝粥的楚小涵不经意的问道:“听说楚小姐是京都高中的学生?”

    “嗯,是的!”楚小涵没想到陆擎白居然知道自己,愣了愣。

    “看来楚小涵是品学兼优的好学生了,那京都高中可不是所有人都进得去的!”

    “哪里,让陆二少笑话了,只不过是运气好罢了!”“呵!”陆擎白看着楚小涵,淡淡的嘲讽一笑,“我正好有一个朋友是京都高中的老师,听说最近京都高中挺热闹的,传出来有个女生堕胎的事情,现在的女生啊,真是不洁身自爱,楚小涵应该不会做出来这

    样的事情吧?”楚小涵没想到陆擎白会知道这个事情,不由愣了愣,面上的笑容也有一些的僵硬,而后看向陆擎白笑了笑:“陆二少说笑了,我家里家教挺严的,要是真做出来这样的事情我爸妈早就把我打死了,哪里敢啊!”

    听着楚小涵的话,陆擎白眸底的冷笑和嘲讽更甚了几分。

    “吃完了吗,吃完了先送你回家吧,明日我来接你去学校!”

    楚小涵不由一愣,似乎也没有想到这个陆二少就这样要把自己送回家了,原本还以为男人都是一个样,下半身思考的动物呢。

    而且陆二少居然还说要来接自己,然后把自己送去学校,眸底带着深深的惊讶。

    “好,谢谢!”

    虽然不知道陆二少是怎么想的,不过楚小涵自然不是笨的,点了点头,乖巧的应道。

    之后,陆擎白便将楚小涵送回了家,楚小涵看着陆擎白离去的豪车背影,不由勾了勾唇角。

    方才胆怯乖巧的脸上顿时露出了真面目,一脸的得意之色。

    哼,厉瑾宸不接受自己又怎么样,她只要让这位陆二少对自己死心塌地,一样能过上自己想要的日子。

    ……

    陆贝儿在家里休息了两天等到身体彻底好了,这才被家人允许去学校上课。

    家里的司机还是将陆贝儿送到距离学校门口不远的巷子里,然后陆贝儿下车肚子朝着学校走去,刚打算走进校门,眼角一撇,倒是意外的看到了一个熟悉的影子。

    倒不是什么人影,而是一辆熟悉的车影。

    忍不住多看了那车子两眼,只不过还不等陆贝儿看清楚那辆熟悉车子的车牌,那车子已经一脚踩下油门,直接开走了。

    陆贝儿忍不住蹙了蹙眉,只觉得这熟悉的车子眼熟,貌似自家车库里面就有这一辆车子,而且样子眼色和款式都一模一样,不过这车子不是二哥在开的吗。

    二哥这么早应该也不会来学校里吧,奇了怪了,难道是她刚才看错了不成。

    陆贝儿一边疑惑着一边朝着学校里面走去。

    几天不回学校,对于陆贝儿在学校里堕胎的传闻倒是弱了几分,只不过众人看向陆贝儿时,一个个脸上的神色依旧带着轻蔑之色。

    好像陆贝儿是什么病菌一样,纷纷避了开去。

    陆贝儿倒是不介意这些人看向自己脸上的神色,一路朝着教学楼的方向走去。

    刚走到楼梯口就看到魏子文的身影。

    正好魏子文也看到了她,目光不由得一亮,蹬蹬蹬的就从楼梯上跑了下来,走到陆贝儿身旁,惊喜的道:“你感冒好了吗,这么快就来学校了,怎么不在家多休息两天啊!”

    “都好了,这么久不来上课,再不来,整个人都要发霉了!”陆贝儿看到魏子文关心的模样,忍不住笑了笑。

    “那就好,这两天有事情都没去看你,还说今天放学了去看看你呢,这下子都不用过去了!”魏子文挠了挠脑袋,笑道。

    “没事,我这不是过来了吗!”

    两人一边有说有笑,一边朝着楼上走去。

    魏子文更是直接将陆贝儿送到她的教室门口,亲自看着陆贝儿进了教室这才放心。

    艾雪菲看着魏子文对陆贝儿一脸贴心的模样,心底的怒气就蹭蹭蹭的往外冒。

    陆贝儿自然是看到了艾雪菲和许小慧几人脸上的神色。

    刚将背上的书包拿下来打算放进课桌里,便摸到了课桌里有湿湿的黏黏糊糊的东西。

    面上神色一变,立刻将书桌抽屉里的东西一把扯了出来,朝着一旁甩去。

    “啊,陆贝儿,你干什么,神经病啊!”

    陆贝儿扯出来的动作太猛,零零散散的粘稠液体就直接甩到了一旁的艾雪菲身上,惊得艾雪菲顿时从座位上站了起来,跳脚似得朝着陆贝儿大声喝道。

    “谁干的?”

    陆贝儿冷冷的看了一眼被自己甩在地上的东西,面上神色冰凉,冷冷的朝着教室内的所有人冷声质问道。

    被藏在陆贝儿书桌内的不是别的正是一只已经死了的鲜血淋漓的死老鼠尸体,此刻被陆贝儿一甩出来,那鲜红色的液体自然是溅的到处都是!

    “艾雪菲,是不是你让人放的?”陆贝儿冰冷的目光落在艾雪菲的脸上。

    整个学校里和自己有仇的除了艾雪菲,许小慧几人不会再有别人,这死老鼠要不是艾雪菲和许小慧她们放的还能是谁。

    “陆贝儿,你什么意思,我艾雪菲犯得着在你的书桌里放死老鼠吗,你当我是什么人!”

    艾雪菲被陆贝儿冷冷的一喝,也不由大声怒喝道。

    面上神色说不出的难看,一脸嫌恶的使劲那纸巾擦着自己身上沾了血迹的衣服,“你知道我这一件衣服多少钱吗,陆贝儿你赔的起吗?”

    “艾雪菲,我在京都高中,除了和你们几个有仇之外,没有人会对我干这样的事情,除了你们几个还能有谁?”陆贝儿冷笑一声看向满脸愤怒的艾雪菲冷声质问道。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