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126章 继承者篇一,还没有烧傻
    见魏子文还是一脸无动于衷的样子,许小慧不由的急的眼红了,一把拉过站在一旁不吭声的楚小涵,看向魏子文愤怒的道。

    “小涵,你以前和陆贝儿关系最好,你告诉魏子文,陆贝儿到底是什么样的人,让他好好的睁大眼睛看看清楚,不要别什么白莲花,绿茶婊的就给欺骗了!”

    楚小涵一上前,就看向魏子文。

    之前在小吃街看到魏子文对陆贝儿一脸宠溺的模样,心底就忍不住的嫉恨。

    凭什么天底下所有的男人都要围着陆贝儿转,她算什么东西。“魏子文,你还是不要对陆贝儿好了,她真的不值得你这样对她,虽然我以前和她是好朋友,可她的有些作风问题我确实也看不过眼,堕胎的事情可是真的,还是我陪她亲自去的厉氏医院,还有病历本呢,

    上面可是写着陆贝儿的名字,你要是不相信我可以给你找出来,当时陆贝儿没拿走,可都在我那里呢!”楚小涵看着魏子文,深怕他不相信,不由得继续诋毁陆贝儿道,“而且我之前在打工的地方都看到过陆贝儿和不少男人暧昧不清了,我都劝过她很多次,可她,哎,也许她不将我当朋友吧,我也迫于无奈,

    你,你可千万别被她给欺骗了!”

    楚小涵还想要对魏子文说些什么,可最后还是无奈的叹息了一声,似乎是那陆贝儿当真是有多么的不堪似得。

    而听到楚小涵说她那里还有陆贝儿当时堕胎的病历本,心中更是对陆贝儿嘲讽不屑了几分。

    “魏子文,现在你听清楚了吗,清楚你一心维护的陆贝儿到底是什么角色了吗?”

    艾雪菲恼羞成怒的瞪着魏子文,脸上的神色青紫一片,说不出的难看。

    “艾雪菲,我对她如何不需要你来关心,不过你最好收敛收敛自己的脾气,闭上你的嘴,要不然哪一天惹上了不该惹的人,没人能够救得了你!”

    听着魏子文的话,艾雪菲以为他还在维护陆贝儿,心底不由的更加气愤。

    “惹上不该惹的人,呵,你说的莫非就是包养陆贝儿的那些个老男人不成,魏子文是你傻还是我傻,他陆贝儿就是被人包养的罢了,人家玩过了早就把她踢一边了,谁会为她出头,也就只有你傻乎乎的!”

    听着艾雪菲的话,魏子文却是不再开口,只是冷冷的扫了一眼艾雪菲,冰冷的眸底犹如淬了毒一般,有着深深的鄙夷和厌恶,不加掩饰。

    若是以前,魏子文也许还会多想,当真以为陆贝儿在外面真的是不干不净的,更甚至最开始他确实也是这么想的。

    可现在,魏子文也只是冷冷的笑了几声。

    反正对于艾雪菲,看在从小认识,两家又是相交的份上,他已经好心的提醒过了,可若是艾雪菲还是如此不知悔改,那么若是有朝一日翻船了,惹到了不该惹的人,他也没办法。

    至少,他已经仁至义尽了!

    魏子文离开之后,艾雪菲心底更是的不甘心,可看着那个男人对陆贝儿一脸维护的模样,心底却是气急,怒极了。

    真不知道陆贝儿到底给魏子文灌了什么汤,居然这样让他这样为陆贝儿和自己撕破脸。

    在大庭广众之下被魏子文如此羞辱,艾雪菲哪里忍受得住,在怎么样她也是高高在上的名门千金,也是标准的千金大小姐,何时忍受得了这样的气。

    身旁的许小慧看着伤心难过的艾雪菲,更是一个个的上来安慰着。

    ……

    魏子文维护自己的事情,陆贝儿是在很多天以后回到学校里的时候才知道的。

    只因为前一天在厕所里被人泼了冷水,第二天陆贝儿就直接发起了高烧,这可是吓坏了叶初夏和陆文晔夫妻两。

    就连陆擎白看着自家小妹一脸惨白的面色,都忍不住心疼了。

    想到陆贝儿从小在家里娇生惯养的,哪里受过这一份罪,看着陆贝儿昏迷不醒,整个烧糊涂了的模样,就忍不住心疼。

    原本叶初夏和陆文晔几人还以为陆贝儿只是简单的受了风寒,毕竟这几天天气冷,又刚刚开学的缘故,来回跑着感冒了。

    哪里知道魏子文在学校里看到陆贝儿一整天都没来上课,心中担心昨天的事情,深怕陆贝儿生病了。

    忍不住给陆贝儿打了电话过去,这一打过去,听到那边说陆贝儿真的发高烧昏迷不醒,心中忍不住担忧起来,就急急忙忙的请了假,打车就朝着陆宅跑了过去。

    而在是他之前去过陆宅,里面的下人也是认识他的,跑过去之后就着急的询问陆贝儿的情况。

    更甚至一时间说漏了嘴,直接将陆贝儿会感冒发烧的事情说了出来,好在是在场的只有陆擎白一个人。

    不过魏子文想起来当时看到陆擎白脸上那阴险狠辣的模样,还是忍不住的惊了一惊。

    不得不说,陆家的人还真是得罪不得,魏子文听说这位陆家的二少爷是个搞科研的,却没想到哪怕是搞科研的,这一旦怒起来也是令人惧怕的。

    而陆擎白就是这种性子,平日里吊儿郎当,放荡不羁的邪肆模样。

    尤其是那一双桃花眼微微挑起,更是说不出的邪魅猖狂,可一旦护起短来当真是让人畏惧。

    好在是陆贝儿下午的时候就退了烧,昏昏沉沉的醒过来之后,陆贝儿只觉得脑袋痛的要命,沉沉的,好似有千斤重似得。

    看了一眼身旁一身慵懒的坐在一旁沙发上的陆擎白,忍不住眨了眨眼。

    “二哥,我这是怎么了?”

    “醒了?知道我是谁,看来还没有烧傻!”

    陆擎白凉凉的看了一眼陆贝儿惨白的面色,心底有几分的怒意,薄唇微微抿着,狭长如墨的桃花眼底更是带着几分危险的光芒,让陆贝儿没来由的抖了抖身子。

    怎么的她觉得自家二哥有些的生气呢,可她不觉得哪里惹到了二哥啊!

    陆贝儿有些的不明所以,更何况此刻烧刚刚退了一些,头还昏沉着,根本想不来事情,一想就疼。“发生这么大的事情,为何不和家里说,要不是你同学回来说漏了嘴,我到还不知道堂堂的陆家大小姐居然在学校里过着这样的生活,被人欺负的犹如缩头乌龟似得,真想将你的脑袋拧下来看看到底里面装

    的什么,我陆家的人是随便谁都能够欺负的吗?”陆擎白冷冷的看着陆贝儿,隐着眸底的怒气凉声嘲讽道。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