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121章 继承者篇一,偷鸡不成蚀把米
    只不过楚小涵并没有看到厉瑾宸脸上有丝毫愤怒恼怒之色,反倒是看着她不屑的勾了勾唇。

    一张冷峻的脸上眉目深深,深邃幽暗的眸底深处划过一道讥讽之色,凉凉的扫了一眼楚小涵。

    那似笑非笑的嘲讽目光不由的让楚小涵心底咯噔一下,只觉得有一种不好的念头。

    下一秒,她便听到了厉瑾宸的话:“那楚小姐恐怕也不知道厉氏医院是我的地盘,在陆贝儿陪着你前去厉氏医院堕胎的那一天很不巧的我也在吧!”

    “轰”

    厉瑾宸冰冷凉薄的话好似一把利剑瞬间刺进了楚小涵的心脏,双眸的瞳孔猛地睁大,带着不敢置信之色一脸震惊的看向厉瑾宸,眸底满满都是无法相信。

    怎么可能,厉瑾宸居然是厉氏医院的少东家。

    对了,厉瑾宸姓厉,厉氏医院就是厉家的。

    可她和陆贝儿去医院的时候,怎么可能厉瑾宸会知道,而且还会知道是她去堕胎,陆贝儿是去陪她的,不可能的!

    楚小涵的脸上带着几分惨白又面如死灰,一脸的不愿意相信。

    就那么定定的望着厉瑾宸,一时间忘记了回答。

    仿佛是猜到了楚小涵心底的疑问一般,厉瑾宸很好心的就替楚小涵解释了一下为何会知道当初是陆贝儿陪她去厉氏医院堕胎的。“而且你可能还不知道,陆贝儿去陪你堕胎的那一天因为要等你一两个小时,所以实在我办公室休息的,所以楚小涵,你还需要我说的更加的清楚一些吗,如果你想要再清楚一些的话,我可以将那一天你去

    厉氏医院的证据全部拿出来放到你面前!”

    楚小涵在那冰冷的眼神注视下,整个身子都颤抖了起来,双手紧紧的握成拳头,仿佛只有这样才能够让她克制着心底的可怕。

    维持着自己的整个身子不在厉瑾宸的面前倒下去。

    而此刻,不用说,她都能够明白自己现如今在厉瑾宸心底的印象是如何,原本是想要借着陆贝儿打胎的这个事情将陆贝儿在厉瑾宸心中的形象彻底的打败,可她哪里猜到会是如此的结果。

    突然就应了那一句古话,偷鸡不成蚀把米!

    而看着厉瑾宸眸底冰冷嘲讽的不屑笑容,楚小涵才忍不住的清醒过来,面前的这个男人到底有多么的恐怖,和残忍。“看来楚小姐是明白了,既然明白了,那么我想你以后不要去打扰不该打扰的人,也请你最好安静一些,放聪明点,你该知道,凭我的本事,想要一个人,或者一家人彻底的消失在整个帝都是一件很容易的

    事情,楚小姐和楚小姐妈妈的日子我想也不太好过吧!”

    厉瑾宸冷冷的开口,面容冷峻,而后带着几分戾色,凉凉的盯了一眼面前的女人,直言不讳的警告道。

    说完之后,便不再看楚小涵那一张灰白惨白的脸孔,直接转身离开。

    看着厉瑾宸远去的背影,楚小涵久久无法平静。

    整个飘忽颤抖的思绪也在这一刻彻底的回笼了。

    她哪里会想到这一切,此刻面上的神色有难堪,有不甘,有愤怒,也有着深深的嫉恨。

    陆贝儿,你毁了我的一切,毁了我心中最好的梦想,我一定不会让你好过的。

    ……

    厉瑾宸回到自己的车上后,降了车窗,点了一根烟,透过氤氲的厌恶看了一眼整条小吃街上略显萧条的景色。

    便出了神,直到手指感觉到一股烫意,这才发现手中夹着的烟已经燃烧殆尽,朝着窗外一丢,甩出一个抛物线。

    然后想了想,还是拿起手机给陆贝儿打了电话过去。

    电话响了两声便直接被电话那头直接掐掉了,传来急促的滴滴声,再打又被掐,厉瑾宸又打了两个过去,这一下电话那头的陆贝儿倒是没有掐断了,不过却一直没有接听。

    厉瑾宸打了几个陆贝儿那边还是不愿意接起来,便叹息一声,开着车子便朝着陆宅开去。

    小丫头无缘无故的耍脾气总该是要哄哄的。

    不过刚开了一半的路程,厉瑾宸的手机便响了起来,看了一眼来电显示,微微拧眉。

    接起来后,不知道对方说了什么,厉瑾宸拧了拧眉,冷冷的应了一声“我马上就过去”就直接挂了电话。

    而后车子一转,厉瑾宸便已经打转了方向盘,掉头朝着与陆宅反方向驶去。

    陆宅。

    陆贝儿躺在床上已经不知道是第几次查看手中的手机了。

    除了那几个之前被掐断的两个电话和后来故意不接的两个未接来电之后,在没有一条短信一个电话打进来。

    无论她盯着手机看多久,就算是将手机直接盯出个窟窿来,也没有看到厉瑾宸再理她。

    原本看到厉瑾宸给自己打电话的好心情顿时间跌宕到了谷底,忍不住撅了噘嘴。

    “这宸哥哥什么意思嘛,既然打了电话一点恒心都没有,打了才几个就直接挂断了,一点儿都不在乎我!”陆贝儿有些的淡淡忧伤,再想到楚小涵说的那些话,心底更加的不是滋味了。

    抿了抿唇,斟酌再三之后,便还是给厉瑾宸回了电话过去。

    一边按下绿色的拨号键,一边已经在心中想着等会儿宸哥哥接听电话之后该怎么和他说。

    只不过让陆贝儿失望的是,电话是打出去了,电话的另一头却传来机械的女子声音,厉瑾宸的电话根本就不在服务区。

    陆贝儿一连打了好几个,都是如此,不由的有些失望了,心底不由的一阵烦闷,最后直接将手机一丢,甩到了一旁的床上。

    又狠狠的瞪了一眼手机,觉得还是有些碍眼,直接将手机塞到了枕头底下,然后从床上下来,就朝着门外走去。

    陆贝儿心情不好的下楼,连带着踩在楼梯上的脚步声都重了一些,仿佛是在泄愤一样。

    下面坐在客厅里正看着电视,嗑着瓜子翘着二郎腿的陆擎白一身慵懒的靠在沙发靠背上,听着身后面传来的动静,不由挑了挑眉。

    “你这是失恋了,还是内分泌失调了,或者更年期提前?”

    陆擎白扫了一眼陆贝儿不高兴的脸色,突的一下子扯唇轻笑了起来,上下打量了一眼陆贝儿,煞有兴味的揶揄道:“不过你这个更年期提前是不是提的太早了一点!”

    “陆擎白,你找死是不是?”陆贝儿蹬蹬蹬的跑下楼,朝着客厅沙发上坐着的陆擎白跑去,抄起沙发上放着的靠垫就要朝陆擎白脸上捂去。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