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120章 继承者篇一,孩子是魏子文的
    楚小涵没想到来找自己的人会是厉瑾宸,从里面出来之后,一看到站在小店里格格不入的高大修长身影,不由的一愣。

    面上神色明显的有几分错愣,和尴尬,还有几分的自卑和局促!

    “厉,厉先生,你怎么知道这里的?”

    楚小涵是真的没想到厉瑾宸回来到这里,而且还知道自己是在这样的生活环境中成长,还有这样一个上不得台面的母亲,心底那一股自卑感油然而生。

    略显局促和慌乱的看向厉瑾宸。

    “出来谈谈吧!”

    厉瑾宸深深的看了一眼楚小涵,面上神色冰冷,迈开长腿,已经转身朝着店外走去。

    “好!”楚小涵拧了拧眉,除了心底的疑惑之外,也不由惊讶,难道是昨天在酒店里和陆贝儿说的那些话,陆贝儿都告诉给了厉瑾宸找他闹了,所以现在厉先生才过来询问她吗。

    想到此,楚小涵微微低垂着的眸底划过一抹阴狠嫉恨的戾色。

    转过头看向身旁的母亲:“妈,我出去和厉先生说几句话!”

    “唉,好,不过那位厉先生没什么事情找你吧?”中年男人有些担心的看了一眼已经走出店里的厉瑾宸,又看向楚小涵,担忧的问道。

    “妈,放心吧,没什么事情的,他,他是我打工店里的老板的朋友,因为老板的一些事情才过来找我的,你放心吧!”楚小涵随意的扯了一个借口之后,便直接朝着店子外走去。

    在厉瑾宸面前站定,望着身前身材修长,面容俊美,神色矜贵淡漠的男人,眸底泛着迷乱的光芒。

    “厉先生,你找我有什么事情吗?”

    “楚小姐,我过来是想要问一下一件事情,昨晚上,你同贝儿说过什么?”

    厉瑾宸眉头微蹙,眸底带着几分冷意,一闪不闪的直直盯着楚小涵,渴望从她的脸上看出一些端倪来。

    “贝儿?”楚小涵心底咯噔一下,果然是陆贝儿在厉瑾宸面前说了什么,不过看厉瑾宸这样问,该是陆贝儿并没有将他们说话的内容告诉厉瑾宸才是,所以两个人闹了别扭,才来找她。

    “厉先生你是不是搞错了,我和贝儿虽然昨天有见面,可并没有说什么啊,我们只是聊了一些学校里的事情,你该知道的,我们是一个寝室的室友,还是不错的同学!”

    楚小涵看向厉瑾宸,面上神色温婉,带着几分淡淡的笑意。

    “是吗,你们的确是不错的同学,不过你们之间的同学关系现在如何,应该不需要我来说吧,我不知道你对贝儿说了什么,就算是真的说了什么,那也无所谓,不过有一件事情我可能要拜托你!”

    厉瑾宸神色冰冷狠戾,幽幽的望着楚小涵,眸底带着几分幽冷之色。

    “厉先生请说,只要是我能够帮助你的,我一定帮你!”楚小涵点了点头,应道。

    “那很好,我就当你答应了!”厉瑾宸薄唇微抿,淡淡的勾了勾,“我希望从今以后你离陆贝儿远一点,无论是在学校里还是在其他任何时候!”

    “轰”的一声,楚小涵只觉得心底深处有什么东西赫然坍塌了。

    不敢置信的抬起头来看向面前站着的男人,带着满满的震惊之色。

    她还以为厉瑾宸要麻烦她的是什么事情,没想到既然是让她离陆贝儿远一点,这其中的意思她哪里会不知道。

    可就是因为如此,楚小涵对陆贝儿更是嫉恨了几分。

    难道说陆贝儿在他的心中就当真如此的重要吗,比自己还要重要吗,可怎么可以,明明她也不比陆贝儿差不是吗。

    楚小涵望着厉瑾宸,眸底满满都是受伤之色:“厉先生,你这话是什么意思?”

    “字面上的意思,我话已至此,希望楚小姐能够说到做到!”厉瑾宸视若无睹楚小涵眸底的震惊之色和受伤,面色清冷淡漠。

    “厉先生,你不可以这样,你根本什么都不知道!”楚小涵紧紧的抿着唇,眸底仿佛是要喷出一股汹涌的怒火来,看向厉瑾宸猛地开口道。

    “我并不需要知道什么!”

    厉瑾宸丢下一句话,便直接打算转身离开。

    声音才刚刚落下,楚小涵已经急不可耐的开口,她无论如何都不会让陆贝儿好过的,又怎么可能让厉瑾宸就这样在眼前直接离开。

    不由的大声冲着厉瑾宸的背影喊道。

    “不可能,难道你连陆贝儿堕过胎的事情都不想知道吗?”

    果然,听到楚小涵的话,厉瑾宸整个身子猛地顿在了原地,而后冷冷的转过身来,危险的冷眸中泛出几分森冷之色,幽幽的盯着楚小涵,眸光微眯。

    “你刚才说什么?”

    楚小涵就知道,没有一个男人会那么大度的,听到跟了自己的女人怀孕了为别的男人堕过胎还一脸无动于衷的神色。

    “厉先生,我没有骗你,陆贝儿为别的男人堕过胎,还是我亲自陪她去做的手术,你不相信的话可以去查的,真的,我没有骗你,所以厉先生,陆贝儿真的不是一个好人,她背着你和好几个男人暧昧不清,更甚至我亲眼见过她在学校里和魏子文亲亲我我,极有可能那个打了的孩子就是魏子文的呢!”

    楚小涵肆意的诋毁着,就是想要让厉瑾宸甩了陆贝儿,更甚至一时间说的太过于激动,丝毫没有注意到厉瑾宸面上越发冷厉的神色和气势。

    对于她来说,只要厉瑾宸甩了陆贝儿,那就是她的机会。

    “是吗?”厉瑾宸抿着唇,淡漠的眸底已经染上了黑色的雾气,冷冷一片,“那你告诉我,你陪她去哪里堕的胎?”

    “厉氏医院,对,我当时陪陆贝儿是去的厉氏医院,因为那个时候害怕被人知道了,听说厉氏医院对于病人的私人信息保管很严,所以为了以防万一就去的厉氏医院,厉先生可以去查的,名字上写的就是陆贝儿的名字,以前我倒是不知道贝儿为什么要这样做,现在才明白,可能就是不想要让厉先生知道!”

    楚小涵看向厉瑾宸,神色认真的道。

    反正当时陪着她去厉氏医院的时候,确实是用的陆贝儿的名字,她也没有说谎,就算是厉瑾宸真的去查了,也差不多个所以然来。

    而厉瑾宸只要确认了那个堕胎的就是陆贝儿之后,恐怕他们两个就真的是完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