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117章 继承者篇一,有什么不能说
    两人之间的气氛有些的沉重,陆贝儿心情不好,整个人都有些的闷闷不乐,也不怎么想要开口。

    一张小脸上挂着泪痕,眼睛红彤彤一片。

    厉瑾宸收拾完东西,眼睛却是时不时的朝着坐在沙发上的陆贝儿的方向看着。

    看着小丫头一直闷闷不乐的样子,也不由拧了拧眉。

    “收拾好了,我们走吧!”

    厉瑾宸的手上拿着两人的行李,看向沙发上一声不吭的陆贝儿,沉声道。

    “哦!”

    听到厉瑾宸的声音,陆贝儿还有一些的回不过神来,愣了愣之后,才总算是从沙发上站了起来,而后点了点头,头也不抬,只是应了一声就朝着门口走去。

    丝毫没有看站在身后的厉瑾宸一眼。

    厉瑾宸望着直接低着头离开的小丫头,面上神色微黯,紧紧蹙着眉头,幽暗深邃的眸底一片幽色,性感的薄唇紧紧的抿成一条直线,而后跟在陆贝儿的身后走出了别墅。

    两人居住的别墅距离停车场有些的距离。

    陆贝儿和厉瑾宸两人一前一后的走着,被特意拉长的身影印在地面上延伸到身后很远。

    一路上两人都极为的沉默,直到两人走到了车旁,厉瑾宸打开车子的后备箱将两人的行李和洗漱用品都放进后备箱里,陆贝儿则是自己直接钻进了车子的后座。

    随着“砰”的一声关门声传来,厉瑾宸朝着车子的后座车门扫了一眼,看到坐在后座内的陆贝儿依然低着头的模样,眉眼上已经染上了几分的戾色。

    整个俊美幽冷的面容也在刹那间阴沉一片,眉头紧蹙,眉宇间散发出一股沉郁之色。

    并没有急着上车,而是站在车外,掏出一根烟来放进嘴里点燃,用力的吸了两口。

    从大年三十一直延续到今天的美好心情也随之消散的无影无踪,看着缭绕的氤氲厌恶一点点的在寒风中肆意飘散,心底抖得就有一种无奈感。

    整个心底的情绪也是有一些的烦闷,尤其是看着陆贝儿那郁闷难过的模样。

    他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可却是几乎在瞬间就笃定了必定是在他不在,她出门的这段时间里发生了什么他不知道的事情。

    连带着厉瑾宸的眸底也飞快的划过一抹戾色。

    厉瑾宸在外面抽烟,陆贝儿便安安静静的在车里坐着等,厉瑾宸不上车来,陆贝儿也至始至终没有下车。

    直到厉瑾宸将整根烟抽完,丢在地上用脚踩了踩,这才深吸一口气,上了车。

    一上车便直接发动了车子,“轰”的一声,整个车子便犹如一道闪电一般,快速的朝着夜色中疾驰而去。

    因为速度太快,快的几乎陆贝儿没有反应过来,被那一股极强的惯性一拉,整个小脑袋就撞上了前面的座椅背上。

    好在是撞得不是很严重,只是额头有些的红红的,陆贝儿哀怨的瞪了一眼前面开车的厉瑾宸,颇为委屈的伸手揉了揉自己撞疼了的额头。

    透过后视镜,厉瑾宸眼角的余光朝着后座上的小丫头扫了一眼。

    原本看到小丫头直接朝着座椅后背上撞去还稍稍的拧了拧眉,尤其是看到陆贝儿朝着自己投过来的哀怨一眼,心底忽的一柔,可随即,整张脸上的神色便也也发的冷峻了几分。

    车子一路从邻市开到京城已经是半夜,厉瑾宸看了一眼后座上已经睡着了的小丫头,无奈的叹息一声,最后还是直接朝着自己的公寓驶去。

    原本疾驰的车子在下了高速之后就已经放慢了速度,开的无比平稳。

    等到车子停在厉瑾宸公寓楼下时,陆贝儿还没有清醒的模样。

    厉瑾宸连夜开了几个小时的车子没歇过,眉宇间也有些淡淡的倦意和疲惫之色。

    见陆贝儿没醒,就靠在了座椅靠背上闭目养神。

    ……

    陆贝儿不知道自己是什么时候迷迷糊糊的睡着的,只不过等到她醒过来的时候,感觉到车子已经稳稳的停了下来。

    朝着四周看了一眼,发现自己还在封闭的车内,车子已经熄了火,车窗外是漆黑的夜色,只余几盏零零散散的灯光微微闪烁。

    似乎是怕闷着她,前排座位的车窗被稍稍的打开了一条缝,陆贝儿能够感觉到车窗外飘进来的丝丝冷意,不过好在是身上裹了毛毯并不是很冷。

    坐在车上愣了好一会儿之后,陆贝儿才朝着前面座位上靠着闭目养神的高大身影看去。

    因为车内一片漆黑,也只能够借助外面的月光隐隐看到前面一个高大的黑影,此刻整个黑影都静静的坐着。

    陆贝儿开了开口,有好几次都想要叫出声来,或者问问厉瑾宸关于楚小涵的事情,问问他那个孩子是怎么回事,再问问他,真的救过楚小涵,或者楚小涵真的对他以身相许了!

    有太多太多的问题想要问,可偏偏陆贝儿害怕。

    害怕得到自己不想要听到的答案,所以干脆沉默下来,心底却是当真一点儿都不好受。

    “你在想什么?”

    突然出现的冰冷声音在黑暗的空间内响起,让陆贝儿本能的吓了一跳,整个眼睛的视线也顿时朝着前面坐着的厉瑾宸望去。

    厉瑾宸并没有转过头,依旧维持着靠在座椅后背上的姿势,幽冷沉静的声音却是不带丝毫情绪。

    “我没想什么,我们到家了吗?”

    陆贝儿摇了摇头,声音已经恢复了正常。

    至少没有在酒店时那样的无声落泪了。

    只不过陆贝儿此刻的心情还是非常的不好受就对了!

    “嗯,今天太晚了,先回了我的公寓,如果你想要回家的话,明天我送你回去!”厉瑾宸凉薄的声音传来。

    “嗯,我没有问题!”陆贝儿应了一声,点了点头。

    这会儿确实已经很晚了,要是回去的话,指不定就会打扰到大家的休息,本来就是大过年的,陆贝儿也不想要打扰到自家的爹地妈咪和哥哥们。

    车内又是一阵相顾无言的沉默,直到足足过了有一刻钟的时间,厉瑾宸才终于忍不住叹息一声,整个身子从座椅中抽离出来,幽幽的转过身,幽暗冰凉的眼眸在黑暗中散发出深邃的光芒,漆黑透亮的有些吓人。

    此刻却定定的望着陆贝儿,柔声的问道:“贝儿,有什么事情不能和我说吗?”

    厉瑾宸突然传来的声音让陆贝儿一愣,整个人也有些的反应不过来,尤其是厉瑾宸望着自己的视线,让她无比别扭。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