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099章 继承者篇一,你这是什么意思
    看着猛然逼近的厉瑾宸,陆贝儿顿时间忘记了反应,只觉得被那一股清凉的摄人气息给直接定住了一般,整个身子愣愣的坐在床上,看着厉瑾宸瞬间逼近的俊美脸庞。

    在昏暗的光线下显现,彼此近距离交结的灼热气息,都让陆贝儿的心狂烈的跳动起来。

    直到那柔软微凉的双唇碰上自己的。

    陆贝儿整个身子都不由得僵硬了几分,愣愣的睁大眼,看着亲吻自己的厉瑾宸,清亮的大眼睛一眨一眨的,眸底满满的都是不敢置信的光芒。

    就连呼吸都忘记了!

    厉瑾宸的吻很轻,很柔,很淡,只是俯身在陆贝儿柔软的唇瓣上轻轻触碰了一下,便离开了。

    眸光深处光影重重,雾霭沉沉,深邃幽暗的黑眸在黑暗中亮的吓人,就那么紧紧的注视着面前一动不动,仿佛被吓傻了的小丫头,忽而竟是有些低低沉沉的轻笑起来。

    尤其是望着陆贝儿那惊吓呆愣的僵硬模样,眼底的笑意更是深邃了几分,低低沉沉的磁性笑声也越发的性感惑人。

    伸手直接揉了揉陆贝儿柔软的发顶,一脸宠溺之色。

    直到将陆贝儿整个灵魂出窍被吓到了的神智拉回来,才忍不住将目光定定的望向面前面带笑意的男人。

    眸底满满都是疑惑,惊讶,和不解,凝着眉头,小嘴儿微微嘟起,抬头微微仰着,看向厉瑾宸:“你这是什么意思!”

    这可是她这辈子的初吻啊,在她完全没反应过来的时候,就这样被宸哥哥给夺走了。

    心底不由的有些气了,特别是想到厉瑾宸已经有了女朋友的事情,居然还来吻她,夺走她的初吻,心底就更加的觉得委屈起来。

    一委屈,陆贝儿那亮晶晶的大眼睛里就蓄满了晶莹的泪水,无声无息的从脸上滑落了下来,当真是说哭就哭,一点儿回转和让厉瑾宸做心理准备的时间都没有。

    厉瑾宸哪里会想到小丫头直接被自己给亲哭了,原本就是克制不住的想要亲一亲这个磨人的小东西,却不想,小丫头直接给他哭了。

    他的吻,有这么吓人的吗?

    厉瑾宸拧了拧眉心,这辈子没有谈过恋爱,当真是此刻面对小丫头的哭诉,也有几分的无力感,更多的则是心疼。

    伸手轻柔的抚上陆贝儿的面颊,将她脸上的眼泪水轻轻擦去,还不忘低低柔柔的笑起来:“多大了,还哭起来了,有那么吓人吗?”

    “谁让你亲我的,这可是我的初吻!”

    陆贝儿瞪着一双红彤彤亮晶晶的眼眸,看向厉瑾宸,撅着小嘴,一脸的委屈之色。

    倒是厉瑾宸听到陆贝儿的话,心情不好的挑了挑眉,深邃的眸底有一抹亮光闪过,双眸的视线落在陆贝儿柔软的红唇上,“那你想谁亲你,嗯?”

    低哑暗沉的嗓音带着几分蛊惑迷离,深邃的眼眸一眨不眨的落在陆贝儿的脸上。

    “反正不是你,哼!”陆贝儿哼唧一声,不高兴的皱了皱眉眉头,等着厉瑾宸那一张俊美的脸庞,心底越发的不高兴和委屈了。

    明明都有女朋友了,还要来亲她,这世界上怎么会有这么讨厌的男人,“你还没说你吻我是什么意思呢?”

    “什么意思你不知道吗?”厉瑾宸淡淡的扫了一眼一脸委屈明显不高兴的小丫头,低沉的声音暗哑迷离。

    “我又不是你肚子里的蛔虫,你什么意思,我怎么知道,哼!”

    陆贝儿瞪了厉瑾宸一眼,然后将视线瞥向一边,就是不去看厉瑾宸,也不去理会心底那扑通扑通狂跳的心跳声,还有一点儿的别扭。

    宸哥哥这话什么意思啊,什么什么意思她不知道吗?

    难道还是她心底想的那个意思吗,可是怎么可能,别骗人了。

    那天下午在商场的时候,宸哥哥都默认了那个萧玲玲就是他的女朋友,让她伤心难过了那么久,她才不要去乱想乱猜呢,到时候又自作多情了。

    陆贝儿又哼了一声,耍着小脾气道。

    厉瑾宸也不急着开口,反倒是看着看着陆贝儿那别扭的小模样笑了笑。

    他以前怎么就没觉得小丫头这么的可人呢,尤其是那气鼓鼓的粉嫩脸蛋让他忍不住就想要捏一捏,心底里,那一股痒痒的,热热的感觉又忍不住跑了出来。

    只是这样看着陆贝儿,厉瑾宸便觉得已经满足了。

    心底忍不住轻叹一口气。

    这个磨人的小东西,他算是栽在了这个小丫头的手上。

    忍不住低头又朝着陆贝儿柔软的唇瓣啄了两口,动作轻柔怜惜,带着满满的安抚姿态。

    那温柔的亲吻,忍不住的就让陆贝儿颤了颤身子。

    若说第一次被厉瑾宸亲是被吓得整个人僵硬的,那么这第二次亲,就忍不住整个人都颤抖起来。

    虽然不敢乱想,可心底到底又因为厉瑾宸的这一个吻忍不住思绪飘飞的遐想起来。

    宸哥哥这个意思,是不是就是说,喜欢她的意思呢,要不然干嘛要吻她。

    难道逗弄着她好玩吗?

    陆贝儿抬头,看了几眼厉瑾宸,好像是在心底衡量着自己心底的这一个猜测有多少的正确率!

    看着小丫头小心翼翼抬头看了自己几眼,厉瑾宸这才淡淡的轻轻浅浅的笑了起来。

    伸手揉了揉陆贝儿的头发,这才点了点头,给予陆贝儿肯定的回答:“就是你心底想的这个意思,现在明白了?”

    “噶?”

    陆贝儿猛然听到厉瑾宸的话,忍不住又惊吓到了,这一次是真的愣愣的看着厉瑾宸。

    之前心底里也只是猜测一二,不敢确定,可突然的就听到厉瑾宸肯定的回答,这么久以来的心愿就这么事成了,可不就是一时间有些的惊奇吗。

    天上掉的馅饼太大,有时候也是会被噎到的啊!

    直到等陆贝儿好不容易将这一个震惊的事实消化完了之后,才愣愣的,傻傻的点了点头,双眸还是有些不敢置信的朝着厉瑾宸看了几眼。

    然后,陆贝儿伸手直接偷偷的在自己的腿上狠狠的拧了一把,想要确定这是不是在做梦。

    要不然这一切也发生的太匪夷所思了。

    “嘶——”

    这一把捏的力气太大,一时间没有掌控好,疼的陆贝儿忍不住就倒吸一口凉气,痛的揉了揉被自己捏疼了的腿。

    直到此刻,感觉到那钻心的痛意,陆贝儿才不得不承认,这一切都是事实,不是自己在做梦。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