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088章 继承者篇一,现在来求晚了
    抛开了这一层,陆贝儿干脆不再去想。

    反正这一个月是放寒假的时间,她也不需要回到学校去和楚小涵日日相对。

    到时候过完了寒假再回去,这件事情应该也能够淡下来了。

    大不了到时候自己直接回家里住,不在学校里住不就好了。

    想清楚了之后,陆贝儿的心情便没有那么的沉重了,整个人反倒是轻松了不少,也没有再去纠结。

    和魏子文从小吃街回来之后,陆贝儿便直接回了厉瑾宸的公寓。

    原本想着自己已经来的足够的晚了,还以为宸哥哥已经回来了,却没有想到厉瑾宸还没有回公寓,不由撇了撇嘴。

    宸哥哥也没说要加班啊,怎么到现在还不回来,好在是她今天吃的饱登登的一点都不饿。

    ……

    另一头,厉瑾宸确实是在忙。

    只不过他并不是因为医院的事情在忙,而是在处理洪家的事情。

    洪天卓将陆贝儿伤害成那个样子,昨晚上更是被洪天卓害的做了一晚上的噩梦,这一笔账厉瑾宸自然是要好好的算算的。

    既然不能够让陆家的人知道陆贝儿发生这样的事情,厉瑾宸便只能亲自来。

    好在是容凌天那边已经让手下调查到了关于洪家的一切情况和资料,目前厉瑾宸也已经在着手安排接下来的一切事情。

    洪天卓自从被厉瑾宸在凯撒会所狠狠的修理了一顿之后,整个人就有些的坐立难安。

    想到厉瑾宸离开前的警告,再联想到陆贝儿的身份,更是整个人都有些的害怕起来。

    怕陆家和厉家直接对洪家动手,到时候只怕自己真的会被老爷子给直接打死了。

    可等了两天都没有等到陆家和厉家两家的动静,洪天卓也不由的疑惑起来。

    莫非是厉家和陆家忘记了这一次的事情,打算就这样算了?

    洪天卓一连几天都没有等到自己家族出事,心底便也有些抱着侥幸的心理。

    只要洪家没有任何事情发生,那么他就能够放心了。

    在家等了几天后,洪天卓那原本小心翼翼守在家里左立难看的性子也有些的绷不住了,又开始拉着几个自己的好兄弟出门鬼混起来。

    只不过洪天卓显然还是高兴的太早了。

    隔日一大早,便有有关部门直接查到了洪家旗下几家分公司的账目有问题,存在偷税漏税的情况。

    随着洪家旗下几家公司连续被查,整个洪家也顿时间陷入人心惶惶,有些的摸不着头脑。

    一直以来这么多年了,洪家在上面一直都打好了关系的,该走的程序,该塞的钱也都塞了的,从来没有发生过这样的情况。

    可现如今,突然所有的公司都被调查,如何能够让洪家众人不心慌。

    紧接着,更是让洪家众人心慌的事情再次发生。

    洪家现任的当家主事人直接被人带走了。

    而且还是在洪家总公司董事长办公室直接被警察带走的。

    被警察就那样带着手铐直接带走,进进出出上上下下那么多的公司员工自然也是第一时间得到了消息,想要隐瞒都隐瞒不住了。

    紧接着,因为接二连三发生的事情,整个洪氏集团的股票也开始大面积的下跌,几乎是惨不忍睹。

    等到洪家人后知后觉大感不妙的时候,才想到这是有人在故意的整他们洪家。

    而此刻,洪家所有子孙都被召回了家里,发生这么大的事情,洪天卓身为最有希望接受家族企业的未来继承人,更是无可避免。

    而看着洪家这几天接二连三发生的事情,洪天卓原本还有些的想不到,现如今却是整个都吓坏了。

    猛然间,他几乎是第一时间就想到了自己曾经做过的事情,也想到了厉瑾宸言辞凿凿响在耳边的声音,吓得整个人都慌了起来。

    如果……如果洪家现如今的惨状真的是厉家或者陆家所谓,那么……

    洪天卓几乎是想都不敢想。

    因为自己的一时过错,当真是害的洪家几代人的心血就这样要付之东流了。

    洪天卓哪里甘心洪家几代人经营起来的一切都因为自己给毁了。

    而目前他唯一的出路就是去找厉瑾宸求情,求他放过洪家,哪怕让他付出再大的代价都可以,但是绝对不能够让洪家就这样垮掉了。

    厉氏医院大门口。

    洪天卓等了许久,才终于等到了厉瑾宸的车子从停车场开了出来,急忙跑上前挡在了厉瑾宸的车前。

    “吱——”

    紧急刹车的声音传来,看着突然冲上来的人影,厉瑾宸只能够赶紧刹车,望着伸出双臂挡在自己车前的洪天卓,厉瑾宸拧了拧眉,深邃幽暗的冷眸一片幽暗之色。

    厉瑾宸不出声,只是一脸冷漠的望着洪天卓。洪天卓却是等不了,原本就是来求厉瑾宸放了他们洪家的,此刻看到厉瑾宸,直接求饶道:“厉先生,我知道自己冒犯了你,求求你,不要对洪家赶尽杀绝,饶了我洪家这一次吧,所有的一切我自己承担,

    你要怎么报复我都好,求求你了,厉先生!”“洪天卓,我厉瑾宸说过的话,从来不会收回,既然你得罪了不该得罪的人,就该受到惩罚,连带着你的家族都要受牵连,更何况,当初要不是我及时赶到,贝儿向你求请的时候也不见得你就放过她,不是

    吗?”

    厉瑾宸狠戾无情的冰冷声音犹如一柄利刃,直接刺中了洪天卓的心脏,整个人也瞬间颓败了几分,一脸灰白。

    “厉先生,你饶了洪家吧,所有的一切我愿意承担,无论你让我做什么都行,求求你了,洪家的一切来之不易,厉先生,求你了!”

    洪天卓直接跪在了地上,“扑通”一声重响,朝着厉瑾宸求饶,只要厉瑾宸能够放过洪家,他真的是愿意付出一切的代价。

    “现在来求,晚了!”厉瑾宸向来不是什么心慈手软的人,听着洪天卓的求饶声,脸上满满都是冰冷无情之色,而后冷哼一声,直接将车子方向盘打了一个圈,饶过跪在地上的洪天卓开车离开。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