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060章 继承者篇一,翘课了
    陆贝儿看了一眼自作多情,对自己正献着一脸殷勤的曾若琳,犯了一个白眼。

    不过还是朝着曾若琳的方向走了过去。

    “这位就是我朋友的妹妹!”陆贝儿刚刚走过去,走到诊室门口就已经被曾若琳一把拉了过去,手也被曾若琳拉在了手中,看着伤骨科的那位医生。

    “进来吧,小姑娘是哪里受伤了?”

    陆贝儿进去后,那年轻的男医生便看向自己,一脸好脾气的对自己询问道。

    “手腕扭伤了一下!”

    陆贝儿将手上的手递了过去,此刻整个手腕处已经红肿了一片,看起来有些的像是猪蹄的某一个部分。

    “啊——”

    陆贝儿正在哀叹自己的猪蹄手,那个年轻的男医生便已经接过了她手上的手腕查看起来,动作一时间有些的掌握不住,痛的陆贝儿紧紧的拧着眉头痛呼一声。

    就连眼眶里都蓄满了泪水,硬是强忍着不让眼泪水留下来。

    “痛痛痛,轻点!”陆贝儿一个劲的呼痛,那男医生的手劲倒是稍稍的放轻了一些,不过也好不到哪里去。

    毕竟手腕处扭伤的有些严重,所以无论那医生动作有多轻,都痛的很。

    “刘医生,你给轻一点,我这个妹妹比较怕疼!”

    曾若琳站在一旁,看着陆贝儿红肿的手腕,又看了一眼她蓄满了泪水的眼眸,这才看向那年轻的伤骨科医生说道。

    “已经是最轻的了!”刘医生给陆贝儿的整条手臂细细的检查了一番,而后才认真的道,“扭伤的程度有些的严重,腕掌侧韧带和腕屈肌腱损伤也有些的严重,可能需要两三个星期才能够恢复,不过想要彻彻底底的恢复,没个一两个月不用想,我会给你配一些消肿止疼的药物外加擦扭伤处的药膏,另外,这段时间你需要来医院做理疗,直到做满一个疗程为止!”

    “这么麻烦啊!”

    陆贝儿听着医生说了一大堆的话,倒是没听懂几句,不过大概的意思还是明白了几分,一听到居然要做满一个疗程的理疗,不由蹙了蹙眉。

    “那没办法,伤筋动骨一百天,最是难熬了,想要不留下病根,彻底痊愈,自然是需要认真对待的,而且你这个伤势虽然不是非常的严重,却也不轻,需要更认真的对待,毕竟这伤筋动骨的万一恢复不好,以后可是伴随一辈子的病痛!”

    刘医生看向陆贝儿,严肃认真的道。

    “这么严重啊,那一个疗程要做多久啊?”

    “十次,也不用天天过来做理疗,基本上隔个两三天做一次就好,而且最完之后也不保证一定就会彻底的恢复好!”

    一听到居然这么麻烦,陆贝儿不由的有些打退堂鼓。

    “贝儿,你还是乖乖听医生的话来做理疗吧,你年纪还小,这手腕扭伤可是问题大着呢,以后要是这伤势留下来伴随一辈子了,可就是受苦了!”

    曾若琳看向陆贝儿,也是温柔的劝道,哪怕是为了讨好厉瑾宸,她也是要对这个陆贝儿好一点的。

    要不然到时候陆贝儿的手腕留下后遗症没好的彻底,再让厉瑾宸知道当初是她带着陆贝儿来这里看的,还是她找的朋友,厉瑾宸指不定就要怪她了。

    更何况陆贝儿多来几次医院,她也能够和这个小丫头搞好关系,所谓一举多得,曾若琳自然是希望陆贝儿好好的恢复的。

    “那好吧!”

    陆贝儿虽然觉得麻烦,可一想到以后会留下后遗症,便有些的小担心,干脆点了点头,反正厉氏医院是宸哥哥家的,也不会真的坑了她,真要是坑了她,她就直接找宸哥哥告状去,哼。

    见陆贝儿已经同意,曾若琳这才松了一口气。

    而后陪着陆贝儿去缴款,曾若琳原本想要替陆贝儿付钱来着,不过陆贝儿没让。

    虽然陆贝儿还只是高中学生,陆家虽说足够有钱也一直富养陆贝儿来着,不过在金钱方面叶初夏和陆文晔夫妻两却是对陆贝儿有一定的限制。

    不过就算是如此,几千块钱的医药费还是付得起的。

    要不怎么说是整个京城最好的私人医院,收费确实是贵,不过重在各方面的服务和态度都非常好。

    等到陆贝儿交完了款,又去拿了药和药膏等,还重新预约了做理疗的时间之后,这才和曾若琳一起去了厉瑾宸的办公室。

    当然,陆贝儿是很不情愿跟着这个对自家宸哥哥有非分之想的曾若琳一起去的,可这个曾若琳一派她未来嫂子的派头,还时不时的讨好自己,就算是陆贝儿耍脾气态度难看一点,曾若琳对她也是一脸的笑容,看着就觉得没劲。

    “瑾宸,现在方便了吗?”

    厉瑾宸办公室的门开着,曾若琳露出一脸温婉笑容,在门上轻轻敲了两下,朝着坐在办公桌上的厉瑾宸询问道。

    “曾医生,你有事?”

    厉瑾宸抬眸,看了一眼曾若琳,面色冷淡疏离。

    看到厉瑾宸如此淡漠的模样,曾若琳心底自然是有些的失望的,她追着这个男人从国内到国外,又从国外到了国内,这一路追下来也不短了。

    可这个男人对自己从来都是这般冷淡疏离,隔着十万八千里的距离。

    不过就算是如此,她也不甘心。

    就是因为知道厉瑾宸一直以来都是如此冷淡的模样,而且他的身旁也没有别的女人出现,曾若琳觉得自己不能太心急,可以再等一等,她等了厉瑾宸这么久,总有一天他会看到自己的好的。

    “宸哥哥,是我!”

    陆贝儿从曾若琳的身后走了出来,一脸委屈的望着办公室内坐着的厉瑾宸。

    “贝儿,你怎么会在这里,翘课了?”

    厉瑾宸一听到陆贝儿的声音,不由一愣,早上才将这个小丫头送去学校上学,这才一两个消失,就直接出现在了医院里。

    尤其是厉瑾宸看了一眼陆贝儿单肩背着的书包,便自然以为陆贝儿这是翘课了,不由的面上一凛,面上带着几分威严之色,看着陆贝儿的目光也稍稍的凉了几分。

    “瑾宸,贝儿不是翘课的,她手腕扭伤了,过来看医生,我无意中看到她,这才带她去刘医生那里看了看,然后陪着她过来找你,你可是不能冤枉了贝儿,贝儿刚才痛的可是都哭了!”

    曾若琳不在意厉瑾宸对她的冷淡和疏离,脸上一直带着温婉的笑容看向厉瑾宸解释道。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