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047章 继承者篇一,自以为是的男人
    没多久,寝室门外便有敲门声传来。

    “谁啊?”

    楚小涵还以为是刚才跑出去的许小慧又回来了,不由朝着门口喊了一声,一边走过去开门。

    看到站在寝室门外的宿舍老师不由一愣。

    “老师好!”楚小涵乖乖的喊了一声。

    “这是有人送过来给陆贝儿的,你进去交给她吧!”

    那老师显然是早就睡了,身上穿着松松垮垮的睡衣,外面套了一件外套,两只手上都拿着东西,一只拿着几个餐盒之类的东西,上面还有几盒药,另一只手中则是拿着一个书包。

    “哎,好的,谢谢老师,老师你慢走!”

    楚小涵从宿管老师手中接过了东西,又将对方送走之后,这才关了门拎着手中的两大袋东西走到桌子旁,将东西放到陆贝儿面前。

    “行了吧,宿管老师说有人让她送上来的,肯定是你哥哥让人送的,你赶紧吃了吧,省的等会儿胃又疼了!”楚小涵看着陆贝儿不由安慰道,而后又不由得加了一句,“不过还真是难得,谁不知道宿管老师就是一个更年期提前的欧巴桑,居然会这么晚了给你送东西上来而不发火,怪哉!”

    陆贝儿对于楚小涵的话充耳不闻。

    他们女生宿舍的宿管老师确实是有些的脾气不好,而且还很是凶,陆贝儿知道这些东西肯定是厉瑾宸送的,不过倒是不知道厉瑾宸是怎么说动宿管老师送上来的。

    抿了抿唇瞪着那几份餐盒和几盒药还有自己的书包看了好久,活脱脱的将面前的食物和药直接当成了厉瑾宸本人。

    陆贝儿打开自己的书包看了一眼,手机,课本什么的都被厉瑾宸收拾好了放在了里面。

    看着那些东西,陆贝儿更加的不高兴了,厉瑾宸这是什么意思,是不打算让她去他公寓住了不成,连自己书包都被直接送了过来,可恶。

    “哼,别以为送了几道我喜欢吃的食物和药过来,我就原谅你了,才不要!”

    陆贝儿在心底恶狠狠的想到,双手却已经伸向了面前的餐盒。

    一打开,一股浓郁的香气便传了过来,厉瑾宸或许是顾及到陆贝儿的胃,餐盒里面放着的都是几个清淡的小菜,还有一小份的清粥。

    一入口中,那熟悉的味道就让陆贝儿满意了几分。

    哼,坏男人还算是有点儿识相,没给她叫外卖,还是自己亲手给她做的。

    不过她才不会因为吃了厉瑾宸亲自做的粥和菜就这么轻易原谅了他。

    陆贝儿自然吃的出来口中吃着的食物是外面买的还是厉瑾宸自己做的,厉瑾宸做菜的味道陆贝儿早就已经铭记于心了,而且味道也很好,所以陆贝儿才会这么喜欢缠着厉瑾宸给她做好吃的。

    不过偏偏厉瑾宸工作忙,平日里做饭的时间也是屈指可数,她想要吃上还真是不太容易的一件事情。

    入口即化的清粥软糯香甜,可口极了,再配上那几个清淡的小菜,陆贝儿倒是一口气吃了不少。

    等整个胃都舒服了一些,这才放下了手中的筷子,将食盒收拾好。

    拿着一旁的几盒胃药研究了一番,药盒上还清晰的写着几个刚劲有力的大字,特意叮嘱陆贝儿吃过饭之后过半个小时在吃药,而且要用温水。

    一看那熟悉的字体,陆贝儿就知道是厉瑾宸写的。

    于是乎瞪着那几个字,陆贝儿哼唧一声,忍不住撇了撇嘴,倒是乖乖的等着过半个小时之后在服药。

    毕竟身体难受了是她自己罪受,她才不会和自己过不去呢。

    一旁始终没得到陆贝儿答复的楚小涵看着安静喝粥的陆贝儿,无趣的撇了撇嘴就爬上床睡觉了,脑海中却还是回想着那一道修长挺拔的矜贵身影。

    那一次那个人送她来之后,楚小涵又在会所上班等了几次,却再也没有见过那个人。

    也不知道是那个人在忙,没时间过去,还是恼了那天的事情,所以连带着会所都不去了。

    事实证明楚小涵当真是想多了,在厉瑾宸的眼里,估摸着这会儿连她是谁都忘得差不多了,更不会因为一个没有丝毫瓜葛的女人而去在意什么事情。

    厉瑾宸这一辈子在意的人并不多,更甚至除了家人之外便没有能够值得他在意的人。

    而在厉瑾宸的眼底心底,陆贝儿刚好被他划分在了家人那一栏。

    那是从小被他当妹妹一样宠着的小丫头,只不过小丫头今天突然的发难,还有突然的对她耍这么大的脾气,还真是让厉瑾宸有些的头疼,也有些的招架不住。

    果然啊,女孩子就是麻烦!

    厉瑾宸送完了给陆贝儿的粥重新回到家后,便有些疲惫的倒在了沙发上,叹息的扶了扶额!

    陆贝儿从厉瑾宸家里跑出来之后,一连几天的功夫便再也没有和厉瑾宸之间有过丝毫的联系。

    陆贝儿从早上到晚上不知道看过手机多少次了,可愣是没看到过厉瑾宸发过来的一条短信,更甚至连一个电话都没有接到过一个,心情更加的郁闷了。

    心情一郁闷,连带着做什么事情都没有了感觉,就连上课都基本浑浑噩噩的,集中不了精神。

    这一天傍晚,陆贝儿刚刚背着书包郁郁寡欢的打算回寝室,刚出教室门口就被拦住了去路。

    “麻烦让让!”

    陆贝儿看着挡在面前的拦路神,不由蹙了蹙眉,头也不抬的耷拉着脑袋,有些无力的道。

    “陆贝儿是吧,我是隔壁班的魏子文,今天晚上是我的生日,我请你去唱歌吧,来不来?”突然出现的男子声音让陆贝儿忍不住一惊,随即抬头朝着挡在自己面前的男生看了过去。

    有些不悦的蹙了蹙眉,魏子文没有看到陆贝儿眸底的不悦之色,反倒是露出一脸自认为风流倜傥的微笑,温和的看着陆贝儿。

    “怎么样,来不来,你给个话吧!”

    魏子文这个男人陆贝儿不曾留意过,不过也听同班不少女生议论过,所说的话无非是说这个魏子文有多么的帅气,还说魏子文家里有多少钱,魏子文有过几个女朋友,什么时候分了,什么时候又和谁好上了。

    平日里对于这个男生,陆贝儿便没有多少的好感,此刻看着男生面上那做作的笑容,更是有些的嫌弃。

    她最是讨厌自以为是的做作男人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