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994章 现在去领证吧
    那温热的气息传来,温柔的声音带着满满的深情,竟是让被古麟抱在怀中的南宫月整个身子不由自主的轻轻一颤。

    之后的几天里,南宫月也一直都在医院内照顾着古麟,所有的事情基本都是亲力亲为。

    那段时间虽然南宫月嘴上还是没说原谅古麟的话,可一举一动都让古麟明白,心爱的女人正在一点点的原谅他。

    古麟也越发的得寸进尺一些,总会霸道的要求南宫月每天晚上陪在他的身边睡觉。

    然后用没有受伤的那只手紧紧的搂着她,在每一天清晨醒来的时候让南宫月亲吻自己的脸蛋。

    南宫月自然不会做这样的事情,每次被古麟要求,都是一脸通红。

    可偏偏古麟在逗弄南宫月一番之后便主动凑上去给她一个早安吻。

    好几次早上都被进来查房的护士看到,每每这个时候,南宫月脸上的神色就更加的红了。

    反倒是古麟一脸高兴的模样,丝毫不见半点的害羞,每次都让南宫月气的牙痒痒。

    在古麟醒后,威廉倒是过来探望过一次,两个大男人也不知道在病房内说了什么,谈论了足足一个小时威廉才出来。

    然后和她打了一声招呼便离开了医院。

    又是一个星期过去,古麟胸前的伤势总算是稍稍好转了一些,也能够慢慢的下床了。

    当天,古麟便直接带着南宫月坐上了古家派来的私人飞机。

    “我们现在失去哪里?”

    看着一大清早就出院,然后被古麟拉着坐上了私人飞机,南宫月忍不住疑惑,“我还没有和威廉道别呢!”

    “不用,我已经和威廉到过别了,也帮你说了一声,你就不需要操心了,现在我们去m国!”

    古麟才不愿意让自己的女人见别的男人呢,更何况待在这里,那个威廉也在。

    又是南宫月的救命恩人,谁知道那男人又没有别的心思和想法,万一和他抢老婆可怎么办!

    古麟自然是要杜绝这等严重的事情的,更何况好不容易让月儿松了口重新回到了他的身旁来,他容易吗。

    “我不去!”

    一听到古麟居然要带她回家去,南宫月当即面色一沉。

    记忆中那些不太好的画面也一股脑儿的全部涌了出来,让她心底一阵抽痛。

    本能的就有些抗拒。

    “好,我们不去,那我们去接流星回家好不好,去你家,不去古家!”

    古麟这段时间可谓是一直都小心翼翼的,深怕身旁好不容易追回来的女人又突然离自己而去。

    刚说到要回古家,南宫月面上的神色就变了,古麟哪里会不知道南宫月心中在想什么。

    当即开口道,深怕南宫月好不容易对他打开的心门再一次重重关上。

    到时候他真的是哭都哭不出来,可心底也有些的凝重。

    看来三年前的那段记忆对于南宫月来说确实有些的抵触。

    想要将月儿重新带回m国,让她对那个地方重新接受,恐怕还需要花费一番的功夫。

    古家的私人飞机降落在z国之后,古麟便让一部分手下直接开着私人飞机回m国古家去了,只留下了几个人在z国待着。

    手下开车送他们回南宫月的房子时,正好路过了民政局,古麟看了一眼民政局的门口,正好有一对年轻的情侣出来,应该是刚刚领了证。

    两人的手上正拿着两本红红的证书,脸上一脸的高兴之色。

    看着那一对情侣,古麟不由的也有些的羡慕,转过头突然看向坐在身旁位子上的南宫月,“月儿,不如我们现在也去领证吧!”

    听到古麟的话,南宫月猛然一怔,而后才远远的看到窗外经过的民政局门口,顿时脸一红,瞪了一眼古麟。

    “谁要和你结婚,不要脸!”

    “月儿,你说了要嫁给我的,流星都这么大了,难道你想要对我始乱终弃,还是你,你想要对我光耍流氓不认帐!”

    古麟看着南宫月,一脸的幽怨委屈之色,仿佛南宫月真的将他给抛弃了一般。

    “谁对你耍流氓了,明明是你对我耍流氓!”

    一听到古麟的话,南宫月就忍不住红着脸反驳道。

    这男人还敢说,这一段时间里,身子受了伤不能动,便偏偏想着法的对她耍流氓,一会儿要抱,一会儿要亲,一会儿又要洗澡的,她倒是被他逗弄的够够的。

    可偏偏每当她生气要离开的时候,这男人总是会露出各种委屈哀怨的神色看着他,然后对她撒娇。

    让她彻底的硬不下心来。

    “好好,我承认是我对你耍流氓,那你让我对你负责吧,好不好?”

    古麟继续为早日将南宫月娶回家,冠上他的姓为目标而奋斗着。

    “不要!”

    南宫月冷冷的拒绝,觉得现在这样也挺好的,至于结婚,暂且不想想。

    “还说你对我没有始乱终弃,你看,你就是不要我了!”

    古麟忍不住哀怨的看着南宫月道。

    看着古麟那一副完全受了委屈的模样,南宫月忍不住抽了抽嘴角,而后干脆将头别向窗外,对身旁男人置之不理。

    “南宫月,当初可是你爬上我的床,对我霸王硬上弓的,还偷了我的种子,你现在对我这样始乱终弃,你会被谴责的好不好!”

    古麟委屈兮兮的瞪着南宫月,一脸哀伤。

    “那是意外,我又不是故意的!”

    一听到古麟的话,南宫月当机面色一红。

    虽然说当年的事情的确是她的不对,可这男人当时还不是一脸享受,反倒是她被这男人反客为主,折腾的死去活来。

    “你就是不想对我负责,我就知道,哎哟,我的伤口,好痛,好痛啊!”

    古麟捂着自己的伤口一脸喊痛。

    “真痛?”这男人现在动不动就装痛,一开始南宫月还会上当,可次数多了,自然不管用了,看着古麟捂着自己伤口的模样,南宫月不由勾了勾唇角,对着古麟露出一抹意味深长的笑意来。

    “不,不痛了,咳,刚才可能是有些的后遗症,现在没事了!”

    一看到南宫月脸上的诡异笑容,古麟当即尴尬的轻咳一声,摇了摇头。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