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989章 我过来忙正事
    郊区别墅内。

    南宫月奔波了一天一夜此刻早就已经洗了澡安安静静的躺在床上睡着了。

    因为到了陌生的环境,所以睡的不是安稳,感觉到空气中有莫名的气息靠近,整个人便顿时一紧。

    黑暗中,一双冷漠的黑眸也顿时睁了开来,冷冷的低喝一声:“是谁?”

    黑暗寂静的房间内,毫无声响,那一道莫名的气息也稍稍一顿,下一秒,就在南宫月翻身下床之际,一条修长的手臂已然朝着自己伸了过来。

    南宫月本能的反应便是危险。

    而后快速出手,朝着对方的手臂就是一转,一扭,快速的想要退开去开床头柜旁的壁灯。

    “唔——”黑暗的空气中,快速的传来一道闷哼之声,然而那朝着南宫月伸来的手臂却是半点没有退缩的意思,在南宫月妄想要退后之际,反倒是一把将她给拉入了怀中。

    正当南宫月要下狠手之际,耳边已经传来熟悉至极的低哑磁性声音。

    “是我!”

    一听到耳边的声音传来,南宫月本能的身子一颤,下一秒,熟悉的气息也瞬间窜入了鼻子中,让她能够清晰的感觉到紧紧搂着自己的人是谁。

    只不过哪怕是在黑暗中,被古麟这般抱着,南宫月还是觉得有些的不太自在,不由动了动。

    “嘶,别动!”

    古麟轻呼一声,将怀中乱动的女人一把按住,省的在他怀中也这么的不安分。

    听到耳边传来的低呼闷哼声,南宫月这一次倒是没有再乱动,而后微微蹙了蹙眉,沉声问道:“你怎么会在这里?”

    南宫月的话一出,房间内的气氛便顿时冷了几分下来。

    古麟更是在心中被南宫月这话给气的不轻。

    怎么会在这里?

    这女人倒是还好意思问他怎么会出现在这里,难道是他吃饱了没事干到处跑着玩吗,这个女人,当真是让古麟恨不得一把掐死。

    说来也怪了,面对任何人人和事都可以面不改色,可偏偏这个女人却恨不得让他抓狂。

    只是一想到之前看到过的那些照片,紧紧抱着南宫月的双手便紧了紧,深怕怀中的女人会再次消失似得,闷闷的道。

    “还能干什么,追妻啊,谁让你跑的太快,我总不能跑得太慢再让你从我面前给溜了!”

    古麟的声音在黑暗中还透着几分的委屈。

    除此之外还有着浓浓的醋意。

    就算那什么威廉是南宫月的救命恩人,可一码归一码,威廉救了南宫月他从心里照样感激,可这样将他的女人拐过来,心底总归是有些的不高兴,特别是人家让她来,这个女人还真是一个招呼都不打,直接跑过来了。

    没良心!

    “瞎说什么,我来这里是有正紧事忙,你过来了,流星怎么办?”

    南宫月听到古麟那颇为哀怨和委屈的声音,忍不住拧了拧眉。

    这男人还真的是越来越得寸进尺了。

    “自己女人都跑了,我还敢那臭小子做什么,再说了,我过来也是忙正经事!”古麟义正言辞的道。

    “你忙什么正经事?”

    “追老婆不是正经事吗!”古麟冷哼一声,有点儿不悦却又义正言辞的道。

    “……”

    南宫月有些无语,直到不知道被抱了多久,南宫月这才出声:“我刚才是不是又弄伤你了?”

    “你在乎?”

    见这个女人终于想起来了他是一个伤患,颇有几分哀怨的委屈道。

    “是不在乎,放手!”

    南宫月看着这男人当真是耍起了脾气来,不由冷了冷声。

    “不放,有本事你就把我的手给卸了,要不然休想我放手!”古麟继续任性的道,堂堂古家大少爷何时出现过这样的神情模样。

    看得南宫月忍不住的抽了抽嘴角,觉得这男人当真是越活越回去了,那任性耍脾气的模样比南宫流星还要不如。

    最后,南宫月才低低的叹息一声,道:“放手,我替你检查一下伤口,今天有些累,我想睡了!”

    古麟听到这话,才松了手,听到南宫月声音中的疲惫之色,不由得有些心疼。

    见古麟终于放手了,南宫月这才转身去打开一旁的壁灯,而后朝着房门口走去,走了两步,还不忘回头瞪着傻愣在一旁愣愣的看着她的古麟:“在这里等着,不许乱跑!”

    这里是威廉的地方,更何况威廉为了确保自己的安全,派了不少人在外面守着,虽然不知道这个男人是怎么避开那些守卫爬上二楼的,可现在断然是不能让外人看到了,要不然她可说不清楚。

    要是那些守卫将古麟当成是威廉的敌对势力来对付,到时候只怕这男人有个十条小命都不够死的。

    “嗯!”

    听到南宫月略带警告的话,古麟顿了顿,眉头微蹙,狭长的眸底带着几分的不悦之色,不过还是点了点头。

    南宫月这才转身出了房间,没一会儿功夫手上就拿着一个小小的医药箱进来了。

    看着南宫月出去,又进来,古麟就一直那样看着,目光眨也不眨的盯着那个越来越近的女人,盯着南宫月那一双修长笔直的腿。

    如果不是看了那些照片,恐怕他永远都不会知道这样一双腿,在当年,差一点就废了,只能坐在轮椅上生活。

    他不知道这个女人用了多大的决心,才在一次又一次的复健中让自己站起来,获得重生的机会。

    可他明白,那样的痛,必定是生不如死的,更甚至光是看着那些照片,便让古麟心中疼痛。

    还有南宫月背后的伤,还有额头的那一道伤疤。

    之前南宫月一直披散着头发遮着额头的那道伤疤,可刚才或许是突然被惊醒的缘故,头发有些的凌乱,反倒是让他清楚的在昏暗的壁灯下看到了那一道浅淡的粉色伤痕。

    古麟的心更是一阵阵刺痛。

    南宫月将医药箱拿过来,便看着古麟的视线紧紧的盯在自己身上,一刻也不转,不由微微蹙眉。

    “你盯着我看做什么,还不过来!”

    “你好看,怎么看都看不够!”古麟看着南宫月轻笑一声,笑容在灯光下有些的暖融,而后走上前,任由南宫月蹙着眉头,拉过他受伤的手臂。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