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988章 承受了多少痛苦
    一听到威廉的命令,四周将他团团保护起来的保镖便立刻收起了枪来。

    威廉走上前,此刻古麟已经从车后座走了出来,看了一眼威廉,上前就是狠狠的一拳头,面上神色阴郁一片,怒喝道。

    “上一次我就警告过你,离我的女人远一点,你居然还将她拐到了这里来,你打算对她做什么?”

    古麟一拳头上来,这一次,威廉倒是没有如上一次在清河镇警察局内那般直接被古麟一拳头打在脸上,而是轻轻一避,便避开了古麟的攻击。

    身后原本已经收起了枪的几个保镖也顿时间纷纷举起了枪,再一次对准古麟。

    那些保镖一动手,古麟身后紧跟着下车的两个手下也立刻把枪对准了威廉。

    双方人顿时间就僵住了。

    看着站在面前一脸怒火,面色阴郁嗜血的男人,威廉倒是挑了挑眉,清雅温淡的俊美脸上也浮现出几丝的笑意来,看着古麟。

    而后又朝着身后的一众保镖挥了挥手,示意他们将枪放下。

    古麟也随之动了动,身后的两个手下看了一眼古麟,又看了一眼威廉和他身后站着的几个保镖,这才将枪放了下来。

    “原来是古大少,古大少速度真快,居然这么快就追了过来,倒是让我颇有几分的意外!”

    半响后,威廉才看向古麟淡淡的出声道。

    “我没空在这里和你闲扯,将她交出来!”

    古麟口中所说的她指的是谁,威廉自然是心知肚明。

    也知道古麟能够这么快的追过来,显然也说明了南宫月在这个男人心中的地位,却是不一般。

    “她现在很好,并不一定想要见你,而且你现在又有什么把握以为我会把她交出来给你!”

    威廉眯了眯眼,看着面前的男人,深邃俊美的五官依旧是不温不火的模样,透着继续的温雅尊贵,气质不凡。

    心底也是在微微打量着面前的男人,试探几分。

    古麟可没有闲功夫陪着这个威廉打太极,狭长如墨的桃花眼危险的眯起,蹙了蹙眉冷声道:“将她交出来,我要带她离开!”

    “你很爱她?”

    听到古麟的话,威廉完全不开口,反倒是反问道。

    “是,很爱!”

    古麟蹙了蹙眉,不知道威廉突然问这个是什么意思,点了点头,沉声道。

    “既然你爱她,那么就要尊重她,之前也是你害得她差点死了吧!”

    威廉突然颇为认真的看了一眼古麟,温淡的眸光深处却有着犀利的光芒,就那么直接穿透了古麟的双眸,仿佛要将他看透一般。

    古麟一听到南宫月差点死了,双眸瞳孔瞬间一缩,这颗心也紧跟着紧绷起来,双唇紧紧的抿成一条直线。

    “在我告诉你她目前在哪里之前,我先给你看一些好东西,如果你真的爱她,那么你就该好好的对待他,尊重她,可若是你做不到,那么我想她也完全没有必要留在你的身边,因为你不配!”

    威廉说完,便直接越过古麟,朝着一旁酒店外已经停好了的车子走去。

    古麟蹙了蹙眉,而后还是上了车,让手下紧跟着威廉的车子离开。

    直到来到目的地,威廉这才和古麟一同下了车,而后进了书房。

    威廉将一个厚厚的信封递到古麟面前,古麟蹙了蹙眉,看着手中的信封,这才缓缓打开。

    里面竟然是一叠厚厚的照片,照片上有南宫月躺在病床上浑身痛的惨白的画面,也有毁容后脸上疤痕刚刚结痂的狰狞画面,还有背部那大片大片的灼伤,令人看着都硬生生的觉得心疼。

    最为让古麟震惊的是南宫月的双腿,有坐在轮椅上的,一开始只是以为她身体不好,后来才发现,南宫月的双腿居然……

    古麟将每一张照片看过去,越看越是心惊,照片中有南宫月坚强的隐忍着一次次做复健的照片,汗如雨下,却依旧咬着牙坚持着。

    那样看上去明明是柔弱的女人,却有着超出一般男子的隐忍,让人心悸。

    古麟越看,面上的神色越是惨白,而后才一脸震惊的抬眸看向威廉。

    “这些是……”

    “没错,这就是那半年多来她每天的生活,这是给他治疗的医生和佣人拍给我的照片,因为我无法每天都过去看着!”威廉看向古麟,看到男人眸底的心痛,不由道。

    “看到这些,你会不会后悔曾经对她做过伤害她的那些事情!”

    威廉的声音清淡,听不出多少的喜怒哀乐,可显然他是真正的关心南宫月的。

    不存在丝毫的男女感情,只是想要那个如同他死去的妹妹一般的南宫月能够好好的获得一段感情,而不是……

    “她……那半年她是不是很苦?”

    古麟沙哑着声音,看着那些照片,看着南宫月一步步的重新站起来,竟然觉得心底有一种无语言说的钝痛,仿佛抽干了他身上所有的力气。

    “是很苦,所以你现在还有选择!”

    “告诉我,她在哪里,我要去见她!”

    他知道南宫月差点死里逃生,是威廉救了她,可他从来没有想到过,那半年多来的时光,那在他没日没夜找不到她的时光,他的月儿竟然因为他遭受了如此巨大的痛苦。

    那样的疼痛,该是有多坚强的毅力,才能够逼着自己站起来,重新以这样的姿态出现在他的面前。

    古麟不敢想,可拿着相片的手指却是在微微的颤抖。

    他不怪月儿不原谅他,恨着他,毕竟如果那个人是自己,或许如今也不会愿意原谅自己的,可就是这样,却越发的让他愧疚,越发的让他心疼,越发的想要好好的疼她,爱她,一辈子都不离开她。

    “做好决定了,就去这个地方找她吧,至于别的我能帮的不多!”

    威廉拿出一张纸递给古麟,上面赫然写着一个地址。

    “谢谢!”

    古麟接过纸看了一眼,这才将目光真正的落在威廉的脸上,是发自内心的真正感谢。

    无论是三年前救了南宫月的事情,还是如今,面前这个男人都值得他说一声谢谢。

    “不客气!”

    威廉轻笑一声,看了一眼古麟,耳边便直接让管家送客。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