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986章 谁敢抢灭了谁
    “我还没考虑好!”南宫月摇了摇头,一说到和古麟的事情,眸底也透着几许的迷茫和迟疑,“之前我确实对他有着怨气和恨意,可经过他的解释之后,怨气恨意虽然没了,可心底终究是伤透了,也不知道现在该怎么做,一切顺其自然吧!”

    南宫月看向古汐然,也有些的不知道该怎么说。

    逃离了三年多,兜兜转转终究还是回到了原点。

    她也曾想过为了流星和古麟在一起,可伤过的心终究已经有了裂痕,就算是复原了,也早已经不是当初的感觉。

    只是现在古麟紧跟的太紧,也确实让她有些的不知所措。

    “算了,你们两的事情啊,我就不掺和了,你是我最好的姐妹,古麟又是我嫡亲的表哥,我帮谁都不好说,你们自己两个好好的想清楚也好,不过我相信我表哥的人品!”

    兜兜转转了这么多年,眼下两个人还是一点进展也没有,他们当事人不着急,古汐然在一旁看着都有些的着急了。

    “这三年,表哥找你找得却是很辛苦,基本上能找的地方都找遍了,哪怕所有人都和他说你死了,可他就是不信,一直找着你,也是不容易!”古汐然叹息一声。

    “嗯,我知道!”

    南宫月点了点头,面上神色也有些的微变。

    闺蜜两人又说了一阵,南宫月的手机突然响了起来。

    一看号码居然是威廉的,不由心中一紧,想到之前在清河镇对自己动手的人正好是冲着自己来的,而且听古麟的意思,还与威廉有关系。

    莫非是威廉出了什么事情。

    和古汐然说了一声,南宫月便接起了电话,也不知道那边说了什么,南宫月的面上神色有些的凝重,而后点了点头,对着电话那头道,“好,我现在就过去,嗯,好的!”

    挂了电话之后,南宫月卖你上的神色依旧不太好。

    古汐然看了一眼南宫月,见她面上神色难看,不由问道:“怎么了,是不是出了什么事情,需要帮忙吗?”古汐然知道那个叫威廉的男人就是之前救了南宫月的人,南宫月之前和他提过一些。

    虽然不知道两人现如今是什么关系,可看着南宫月此刻的模样,显然情况不是太好。

    “威廉那边出了事情,需要我的帮助,我需要离开几天,他的人已经在过来的路上接我,这两天你帮我照看一下流星,顺便和……古麟说一声!”

    南宫月想了想,还是说出了古麟的名字,看向古汐然道。

    “现在就走吗,这么着急?”古汐然见南宫月神色匆匆,打算马上就走的模样,不由蹙眉。

    “嗯,情况有些紧急,我先走了,流星那边你也帮我说一声!”南宫月起身,将包包拿上。

    “我让景园的司机送你,速度会快一些,流星和古麟他们你放心,我会帮你和他们说一声!”古汐然道。

    南宫月想了想,倒是没有拒绝,让景园的司机送她却是会比较快一点。

    看着南宫月离开的背影,古汐然不由轻叹一声。

    “妈咪,妈咪,小黑好棒,刚才我和流星哥哥喂它吃的东西它都吃完了!”

    刚将南宫月送走,小平安和南宫流星两人便跑了过来,小平安一把扑进了古汐然的怀中,高兴的欢呼道。

    “真乖,小平安和小流星真厉害!”古汐然抱着小平安,揉了揉他的小脑袋,又看向一旁的南宫流星夸奖道。

    “干妈,我妈咪呢?”

    见古汐然身旁居然没有看到南宫月的身影,小流星不由蹙了蹙眉。

    “你威廉叔叔有些事情,你妈咪离开了,这几天要在景园住着和小平安玩吗?”

    古汐然深怕古麟一个大男人照顾不好南宫流星问道。

    “妈咪居然又丢下我跟着别的男人跑了,说话不算话!”一听到自家妈咪跟着那个威廉叔叔跑了,南宫流星不由的有些不高兴了。

    真的是,每次都这样,走了也不和他说一声打个招呼。

    心底更是忍不住的替自家爹地担忧。

    完了完了,威廉叔叔一个电话就将妈咪给拐跑了,这要是在这几天妈咪和威廉叔叔近水楼台的发生点什么,爹地还不后悔的肠子都青了。

    “谁跟着别的男人跑了?”

    身后面,远远传来容凌天微冷的声音。

    一双幽暗深邃的冷眸望着前方的古汐然和她怀中抱着的小平安,也只有在看到母子两人的时候,脸上的神色才会柔和几分,眸底带着淡淡的宠溺光芒。

    “你们聊完了!”古汐然听到容凌天的声音,转身看来,见他和古麟并排走来。

    古麟看了一眼古汐然,还有身旁的两个小家伙,却没看到南宫月的身影不由蹙了蹙眉。

    “她呢?”

    古麟出口询问,口中的她指的自然便是南宫月了。

    “跟着别的男人跑了!”

    看着自家表哥,古汐然也颇有几分恨铁不成钢,直截了当的道。

    一听到古汐然的话,果然,古麟的眸光顿时间就阴沉了下去,就连那一双狭长的桃花眼底都犹如淬了毒汁一般,一片阴狠的厉光,幽幽的看着古汐然。

    “谁?”

    此刻,古麟周身气场全开,显然是听到古汐然的话,心底颇为的不爽。

    “威廉!”

    古汐然倒是没有隐瞒,更甚至古汐然觉得,南宫月这么急匆匆的离开肯定是那个叫威廉的男人出了什么事情,或许古麟还能够帮上什么忙呢。

    “爹地,你还不赶紧去将妈咪拐回来,要是妈咪跟威廉叔叔好上了,那我们爷俩可怎么办,会不会好可怜啊!”

    看着自家爹地阴沉的脸色,南宫流星不忘火上浇油的道。

    果然,一听儿子的话,古麟面色更是难看,冷喝一声:“她敢!”哪怕是死,南宫月也只能是他的女人,谁敢抢,他灭了谁。

    说完之后,古麟便直接朝着大门的方向走去,背影急切又散发着阴沉的怒气。

    远远的传来古麟低沉的声音:“流星现在这里住段时间,等我将那个女人带回来了在来接他!”

    古麟说完,整个身影已经消失在了门口。

    看着古麟离开的背影,古汐然忍不住担忧的看了一眼容凌天:“咳,他这样过去,不会发生什么事情吧?”

    “那个威廉那边确实发生了一些事情,古麟过去或许是好不是坏事,不用太担心!”没准儿还真能够将媳妇追回来呢,容凌天伸手将古汐然怀中的小平安接了过来单手抱在怀中,温柔的对古汐然说道。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