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984章 此生的矢志不渝
    好在是古麟的伤口并不严重,虽然撕裂了几次,有些的发炎,不过终归是没有伤到骨头。

    被厉云城重新缝合之后又重新消炎包扎了一番,输了液之后古麟的情况倒是稳定了下来。

    古麟在这边没人照顾,南宫月倒是想要离开,不过总归是有些的于心不忍,便让容凌天和古汐然两人带着流星离开,自己则是在医院里照顾古麟。

    晚上点多的时候,古麟这才醒了过来,感觉到身上有人压着,不由拧了拧眉,低头朝着趴在自己床边睡着的人影看去,看到南宫月微微蹙着眉头,睡得一脸不安稳的样子,不由眸光一闪。

    以这个女人对自己的不喜,他还以为会直接抛下他呢,没想到居然守着自己。

    白天南宫月本就开了几个小时的车子,白天赶到医院之后又陪了他许久,估计是真的有些的累了,睡得有些的沉,也有些的不安稳。

    病房内的床很大,古麟倒是想要将南宫月抱上床,只不过看了一眼手臂上的重新缝合包扎了的伤口,不由的有些难办。

    又不想要让南宫月着凉了,正迟疑着是该叫醒南宫月,还是等着南宫月自己醒来,沉睡中的南宫月已经醒了过来。

    刚刚醒过来的南宫月还有些的迷蒙,直到对上古麟幽深如墨的视线,这才猛然回神,猛的坐了起来看向古麟:“你醒了?”

    “嗯,醒了,你累的话上来睡吧,反正床很大!”

    古麟看向南宫月眼底的青影,不由得有些的心疼。

    “不用了,既然你醒了那就代表没什么事情了,烧也退了,我去让人过来看看,没什么事情的话我就先回去了!”原本是打算古麟会发生什么情况,既然古麟没什么事情了,南宫月便不想留下来徒生尴尬。

    “啊——”一看到南宫月要走,古麟突然急了,痛呼一声。

    看着古麟整个身子从床上坐了起来,也不知道碰到了哪里,那一脸惨白的痛苦模样顿时看得南宫月心底一颤,急忙走上前来。

    “你怎么了,是不是伤口裂开了,还是哪里痛?”

    南宫月深怕古麟伤口再次裂开,不由心急的问道。

    厉叔叔之前可是说了,古麟这伤口原本就有些的发炎,要是在裂开,恐怕要进行二次缝合,会比较的麻烦。

    正当南宫月一脸担忧的看着古麟的伤口时,古麟看着面色着急担忧的南宫月,心底不由一动,就连狭长如墨的桃花眼底都藏着深深的动人情意,眸光温柔似水一般,紧紧的看着南宫月。

    邪肆俊美的脸上勾着淡淡的愉悦笑容。

    看着南宫月关心在乎自己的着急模样,古麟觉得自己付出再多也是值得的。

    感觉到头顶热烈灼热的视线紧紧的盯在自己身上,南宫月不由的微微蹙眉,一抬头,就落进了古麟那一双盛满了柔情的桃花眼底,那眸底深处的柔光看得南宫月心底一颤。

    仿佛整个人都要被古麟彻底的吸引进去一般,让她莫名的想要逃离。

    逃离这一种恐惧,此刻南宫月哪里会看不出来这个男人是装的。

    古麟哪里会不知道南宫月的意图,看到她眸底那退缩的光芒,便知道这个女人要逃,直接在南宫月动作之前一把将她的手抓紧了,而后紧紧的搂进自己的怀中。

    “月儿,别想着离开我,一辈子都别想,没你在身边我会死的!”

    古麟紧紧的搂着南宫月,将整个脸都埋在她的颈子里,呼吸着南宫月身上那熟悉的气息,说不出的满足。

    “我,我去替你叫医生,流星还在家里等我,唔——”南宫月刚刚说完,双唇就已经被古麟狠狠的堵住了,从最开始的疯狂,思恋到最后的温柔缠绵,狠狠的,一点一点的想要将南宫月整个人都揉进自己的骨血之中。

    直到怀中的女人有些喘不过气来,古麟这才稍稍放开了她,而后闷声低哑的开口:“月儿,我爱你,我不想和你分开,你也是有我的是不是,告诉我?”

    “我——”

    南宫月被古麟吻得有些的心颤,整个人思绪还有一些的不稳,就连大脑都一片空白,听着古麟的话,更是不知道该怎么回答。

    有他吗,有,可是她害怕,害怕靠近,害怕再一次受伤害,害怕的东西太多,便让她根本就不知道该怎么开口。

    若说以前,她该是恨不得逃离的,可自从古麟像她解释之后,在古麟无赖的缠人模式下,南宫月觉得自己的心貌似已经有些的松动了,再加上这一次的受伤!

    此刻的南宫月不由的有些心乱!

    或许是看到了南宫月眸底的挣扎和害怕迟疑,古麟终究是失望的叹息一声,而后伸手揉了揉南宫月柔软的头发,温柔的道。

    “没关系,我会等你,等你真正的原谅我,等你愿意说出你爱我,只要你让我在你身旁,我就足够了!”古麟不想要逼南宫月,知道她的心中对自己是有感情的那边已经足够了。

    “谢谢!”

    听到古麟这么说,南宫月突然开口。

    既然忘记这个男人不太可能,那么就顺其自然吧,也或许哪一天她就释怀了。

    也许哪一天她……

    “傻丫头,和我说什么谢谢,对于你,是我此生的矢志不渝,我该谢谢你让我爱你!”古麟一脸温柔的看着南宫月,那眸底的温柔之色足以腻死人。

    “我去叫医生过来,在看看你的情况,你等等!”

    南宫月退出古麟的怀抱,直接朝着病房门外走去。

    看着南宫月逃也似的离开的背影,古麟终究还是轻叹一声,有些无力的伸出未受伤的手捏了捏眉心,有些哀怨。

    追妻之路看来还要好长啊,想要抱得美人归,看来自己还需要花费一些功夫,伤神!

    古麟觉得追个美人儿回家,比谈一笔大生意都要让他觉得无力。

    好在是自己这一趟小镇之行并没有白白浪费,至少将月儿带了回来,至于后面月儿什么时候才会原谅自己,古麟也只能慢慢的等待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