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982章 对付威廉的人
    等到南宫月换了一身干净的衣服出来,便看到古麟脸色难看的站在窗口,不由微微蹙眉。

    “刚才凌天来了电话,我之前让他大概的查了一下那些杀手的来历,通过凌天这边查到的消息,那些杀手极有可能是冲着你来的,目的应该是和你那位朋友威廉有关系!”

    古麟看向南宫月,倒是并不打算隐瞒。

    听到古麟的话,南宫月也是微微蹙眉,原本还以为那些杀手是冲着古麟来的,却没有想到那些杀手真正要对付的人居然是自己,而且还想要通过对付自己来对付威廉。

    面上神色也是一凛,威廉具体的身份是什么南宫月虽然不知道,可凭着那一处私人岛屿和富丽堂皇如宫殿般的城堡,再加上城堡内众人对威廉的称呼,也能够知道这威廉的身份恐怕是不简单。

    “我知道了!”南宫月点了点头,心底却是也有几分的疑惑。

    自己与威廉的关系只有在私人岛屿上的那一段时间,而且那私人岛屿上的人都是威廉的亲信,外人根本就不可能知道他们两人的关系。

    难道是这一次威廉绕道清河镇来被威廉的那些敌人发现了自己与威廉的关系,所以打算利用自己来对付威廉?

    可若是这样的话,也断然不太可能,威廉在这里才呆了一天便离开了,而自己与威廉也就只是见了一次面,自己和威廉也并没有任何的亲密行为出现。

    威廉的敌人也不可能凭着这一次就将矛头对向了自己。

    忽而,南宫月冰冷的眸光微微一闪,眸底划过一抹厉光来。

    “难道说私人岛屿上有内奸?”

    一想到这个可能性,南宫月便有些的坐不住了,如果私人岛屿上住在那所城堡内的那些人中真的有人是内奸的话,那么威廉的处境岂不是很危险。

    一想到此,南宫月几乎是面色大变,立刻拿出手机给威廉去了电话。

    可偏偏威廉的手机一直处于关机状态,根本无法拨通。

    为了方便,南宫月便直接给威廉发了一条短信过去。

    短信中将大概的事情说了一遍。

    全程古麟都站在身旁,看着南宫月面上变幻莫测的神色,在看着南宫月脸上露出的担忧之色,古麟心底不由的吃味,可想到之前听到的,那个威廉是南宫月的救命恩人,心底的那一份浓烈醋味也稍稍淡了几分。

    算了,虽然南宫月没有和他说那个威廉到底是怎么救了她,可当时那样的情况,如果真的是威廉救了月儿,他也确实应该要帮一把。

    “如果担心的话,等明天回到帝都之后我们在从长计议,现在时间也不早了,明早还要赶路,先休息吧,为了安全起见,你和流星睡床,我睡沙发!”

    白天发生过这样的事情,明知道对方是冲着南宫月来的,古麟自然不会在晚上的时候让南宫月母子两人单独住一间房。

    “不用,我可以!”南宫月蹙了蹙眉,目光扫向古麟胳膊上的伤口。

    “不用担心我的伤势,我在的话,至少你们母子两人安全一点,快去吧!”古麟说完便直接走进房间,从衣柜里拿了一床备用的被子和枕头出来,然后回到客厅放到了沙发上。

    酒店客厅内的沙发并不是很长,古麟整个身子需要缩着才能够躺下,不过就算是如此,也没有半点怨言,直接盖着被子就闭上了眼。

    南宫月静静的看了一眼躺在沙发上的古麟,想要开口,最后还是什么都没说,直接走进了房间。

    第二天一早,古麟和南宫月一家三口便起了个大早,让酒店将早餐送上来之后,便打算吃了早餐就走。

    “叮咚——”

    房间外突然传来门铃的声音,古麟看向在收拾衣物的南宫月道,“应该是送早餐的上来了,你继续收拾,我去开门!”

    听到古麟的话,南宫月倒是没有意见,继续收拾箱子。

    古麟刚打开门,便看到门外站着的服务员,还不等他开口,门口服务员打扮的男人便已经快速的出手。

    古麟微微一愣,好在是反应速度够快,在那服务员打扮的杀手袭来之际,已经快速的出手攻去。

    而后一把夺了对方手中的枪,身子一动,便一把解决了那杀手,只不过之前包扎好的伤口也重新裂了开来。

    “怎么回事,你怎么样?”听到外面的动静,南宫月急忙跑了出来,看到门口捂着手臂面色阴沉惨白的古麟,顿时面色一变。

    “看来是有人查到了你,先不说这么多了,东西收拾好了吗,赶紧下去退房,然后我们离开!”古麟看了一眼被自己解决的杀手,面色神色阴戾一变,看向南宫月道。

    “你的手……”南宫月看了一眼古麟的手,微微蹙眉,穿着白色衬衣的伤口处已经渗出了血,看上去触目惊心。

    “我没事,你们母子比较要紧,先离开再说,早饭只能路上到时候买点在吃了!”古麟压根顾不得自己的伤口,拉着南宫月就进了房间,快速的替南宫月将箱子打包好,丝毫不顾及自己撕裂了正在流血的伤口。

    一家三口退完房刚打算离开酒店,门口便又出现了几人挡住了古麟和南宫月几人的去路,古麟当即面色一变,将手中的箱子递给南宫月沉声道:“带着流星先走,这些人我来对付!”

    “好,那你小心些,我去准备车子!”南宫月看了一眼那几人,又看了一眼古麟手臂上的伤口,眸底闪过一抹忧色,最后还是一把抱起了南宫流星,拖着箱子快速从另一个出口离开。

    “妈咪,爹地不会有事的,你别担心,流星也能够帮你们对付坏人的!”南宫流星看着自家面色冰冷的妈咪,不由安慰道。

    “嗯,妈咪知道,爹地不会有事的,我们也不会有事!”南宫月虽然对流星这么说着,可心底到底是忍不住的担心古麟的情况。

    毕竟古麟的手受了伤,对付起那些人来恐怕是会受到阻碍。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