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980章 你当老娘稀罕
    看到古麟这般委屈的目光,一旁一直注意着自家爹地伤口的南宫流星也忍不住翻了一个白眼。

    拜托老爹,你一把年纪了这样卖萌真的好吗?

    知不知道卖萌是可耻的,你这样会被人托起的啊!

    不过看在老爹受伤了的份上,他也就不计较老爹卖萌的事情了,毕竟伤者为大嘛。

    “嗯哼——”

    南宫月直接拿消过毒的刀对准古麟的伤口就扎了下去,而后直接将打入伤口内的子弹给挑了出来。

    痛的古麟闷哼一声,额头青筋直暴,大颗大颗的汗珠滚落下来,面色都惨白了一片。

    等缓了一口气后,古麟才松了一口气,心中则是想着,这个女人肯定是故意的!

    南宫月可不就是故意的,不过看着古麟面上扭曲的痛色还是忍不住心底一疼,蹙了蹙眉,将子弹挑出来之后,上药包扎的动作倒是稍稍轻柔了几分。

    而后直接在将纱布在古麟的伤口上打出一个漂亮的蝴蝶结,这才松开了古麟的手。

    “好了,这两天先注意一下,不要让伤口碰到水,也不要用力,毕竟伤口没有缝合,等明天离开了这里,去医院了再让医生看看!”南宫月说完之后,便开始收拾。

    “咳,那我今天洗澡怎么办?”古麟看向南宫月,一脸委屈的问道。

    不让碰水,可他有洁癖啊,一天不洗澡浑身是汗,哪里都不舒服!

    “自己想办法!”南宫月没好气的瞪了一眼古麟。

    他洗澡关她什么事情。

    “要不然月儿,你帮我洗吧!”古麟看向南宫月,一双狭长的桃花眼底精光闪闪,看着南宫月一脸期待的笑着。

    南宫月一听到古麟的话,便忍不住身子一抖,而后朝着古麟翻了一个白眼。

    “你想的真多,自己洗!”

    南宫月将东西收拾到一旁,而后开始收拾自己的衣物和南宫流星的衣物,明天好直接离开。

    看着南宫月那丝毫不打算搭理自己的模样,古麟委屈了。

    随即狭长的眸底闪过一道算计的精光,直接朝着房间内的浴室走去。

    他不相信南宫月真的对他一点儿感情都没有,他知道这个女人是爱着他的,要不然他刚才受伤,这女人也不会急急的跑上来询问了。

    想到此,古麟的心情便好了几分。

    总有一天,他会亲自让南宫月说出对他的爱意,而他愿意一直等着。

    古麟进浴室没多久,浴室内便突然传来一声重响声。

    “妈咪,爹地不会在里面出事了吧?”南宫流星听到浴室内的声响,忍不住担忧的看向南宫月道。

    南宫月蹙了蹙眉,想到古麟手臂上的伤口,面色有些的不好:“你在外面乖乖待着,我进去看看!”

    “嗯嗯,妈咪去吧!”看着自家妈咪离开的背影,南宫流星忍不住笑了起来,看来爹地也不是很蠢嘛,至少知道用苦肉计让妈咪心疼。

    看来他们的三口之家不远啦,他的小妹妹也不远啦。

    南宫流星心情很不错。

    浴室内,古麟整个身子都倒在地上,整个地上都是水,模样看起来颇有几分的狼狈,就连原本包扎的白色纱布上都沾上了水和血色。

    一看到倒在地上的古麟,南宫月整个脸色都难看了下去。

    “你做什么?”

    南宫月面色不好的走上前,一把将倒在地上的古麟扶了起来,语气冰冷的喝道。

    让他的伤口别碰水,偏偏碰了水,明明是手臂受伤,居然整个身子都倒在了地上!

    “我想洗个澡,一时没注意,滑到了!”看着南宫月脸上黑沉的冰冷面色,古麟忍不住委屈的道,心底却是有些的暗喜。

    看来他的月儿还是担心他的,在意他的,要不然也不会着急的跑进来了。

    “我刚才说的话没听到吗,还是没听明白,我让你伤口别沾水!”看着需要重新包扎的伤口,南宫月忍不住就生气的道。

    “对不起,我真的不是故意的,下次不再这样了,可是我身上真的好难受,右手不能动,左手不太方便!”古麟依旧一脸无辜又委屈的模样看着南宫月。

    看着古麟如此,南宫月当真是一口气上不来下不去,硬生生的憋在了胸口。

    “起来,我帮你擦!”最终,南宫月还是咬了咬牙,一脸恼怒的道。

    “真的吗,好啊!”听到南宫月的话,阴谋得逞的古麟自然是心花怒放,赶紧用手支撑着从地上爬起来。

    古麟一起来,便将整个身子暴露在了空气中,惊得南宫月顿时脸一红,大呼一声:“古麟,你干什么,耍流氓是不是?”

    之前古麟倒在地上,重要部位全部被遮住了,南宫月自然没看到,又整颗心都在古麟的伤口上,此刻古麟一站起来,当真是什么都看到了,惊得又羞又怒的南宫月急忙转过身去。

    “我没有耍流氓,洗澡当然要脱衣服脱裤子了,我没想到你会进来!”古麟一脸委屈的看着南宫月的背影,狭长的眸底却是深深的出卖了他,隐着几分轻笑和宠溺之色。

    觉得这样的南宫月真可爱,尤其是刚才那一脸通红又气又怒的模样,更是可爱的紧。

    “你给我闭嘴,赶紧将裤子穿上!”南宫月恼羞成怒的道,偏偏面对古麟的话,她半句都回不了嘴,毕竟洗澡要脱衣服没错,是她自己进来的也没毛病!

    “月儿,你不打算帮我洗澡了吗,你该看的都看了,可是要对我负责的,你要是始乱终弃的话,我就去告你!”古麟委屈的道,看着气急败坏的小女人,心底更是高兴。

    比起冷冰冰对他一脸无情的小月儿,他更喜欢这样会生气,会对他发火的月儿,至少哪怕是对他生气,对他吼,他都觉得心底甜滋滋的!

    “古麟,你是不是欠抽,你当老娘稀罕看你的,看了老娘还要长针眼呢,再不穿,我现在就走!”南宫月脸色通红,听着古麟的话,想到刚才看到的画面,可不就是要长针眼了吗。

    “月儿,不走!”古麟走上前,直接从后面将南宫月整个身子抱入怀中,温柔的说道。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