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979章 腹黑的古麟学坏了
    拐角处,南宫月紧紧抱着南宫流星的身体躲了许久也不见古麟折返回来。

    母子两人的面色便更加的难看了几分。

    小镇上,枪声依旧断断续续的传来,过了好久之后,才慢慢的淡了下来。

    小镇的另一头,古麟追踪几个杀手到一条小巷子出,巷子的另一头是死的,根本无法出去。

    “你们是什么人,谁派你们来的,你们的目的是什么?”古麟冷冷的站在巷子的出口,堵住那些人的去路,冷声道。

    “多管闲事,我们是谁轮不到你知道,杀!”

    那人听到古麟的质问声,不由冷冷一笑,刹那间便朝着古麟快速攻击而来。

    见几人的身手和身形根本不像是z国这边的人,不由眯了眯眼。

    紧握着军用匕首的手快速的划过,朝着那几个杀手攻击而去,好在是在刚才这几个杀手纷纷受了伤,就算是手上有枪,古麟对付起来也并不是很吃力。

    没过多久的功夫,那几个杀手就被古麟给直接解决了。

    不过古麟也没有好到哪里去,右手手臂上直接中了一枪。

    古麟顾不得自己的伤势,将几人解决之后,便走上前,查看了一眼几个杀手的伤口,确定几人死亡之后,这才快速的离开巷子,朝着南宫月和南宫流星母子两人的方向奔去。

    深怕母子两人遇到什么危险。

    “爹地!”

    一看到古麟的身影出现在拐角处,南宫流星顿时面上一喜,朝着古麟快速的跑去。

    “小心!”

    一看到南宫流星朝着这边跑过来,古麟眸光顿时大变,整个身子快速的朝着南宫流星扑去。

    下一秒,在南宫月还没有回过神来之际,古麟已经一把将南宫流星整个人捞进了怀中,顺势在地上一滚。

    “砰砰——”

    两道枪声从南宫月等人的后方传来,古麟一边抱着南宫流星扑倒在地上,手中的军用匕首顿时间朝着那开枪的杀手胸口扎去。

    “噗嗤”一声,整个军用匕首瞬间刺入对方杀手的心脏处,立刻倒在了地上。

    “你们怎么样?”见那杀手死了,南宫月一颗悬着的心也顿时落了下来,急忙上前查看南宫流星和古麟父子两人的伤势,面色担忧的问道。

    “爹地,你有没有怎么样?”

    南宫流星在古麟的怀中动了动,一脸担忧的抬头,晶亮如黑葡萄一般的眼睛看着身前的古麟。

    “我没事,你们呢,还好吗?”古麟摇了摇头,将怀中的南宫流星抱了起来,顺势看向一旁的南宫月,上下打量一番,以防母子两人受了伤。

    “我们也没事!”南宫月看了一眼古麟,摇了摇头,而后才朝着后面已经死了的杀手看了一眼,蹙眉问道,“这些是什么人?”

    “暂时还不知道这些是什么人,有可能是冲着我来的,我们先离开这里再说,恐怕小镇上是没法呆了,不安全!”

    古麟看向南宫月,面容之上也是一片的冰冷阴沉之色,狭长的桃花眼底快速的划过一抹厉光,沉声道。

    “好,那我们先回酒店!”南宫月点了点头。

    整个小镇上刚刚发生过枪战,所有地方都一片狼藉,目前他们还不知道小镇上是否有隐藏的杀手没有动手,只能先回到酒店再说!

    “爹地,你手臂受伤了?”

    等到古麟彻底站起来之后,南宫流星这才看到古麟手臂上的伤口,因为穿着黑色的西装,所以一时间没注意,可此刻鲜红色的血已经顺着手臂流下,滴落在了地上,看起来一片触目惊心。

    一听到古麟手上,南宫月面上的神色也顿时紧紧的皱起。

    一把拉过古麟手上的右手,大概看了一眼上面的伤势,这才松了一口气:“还好,子弹还没有伤到骨头,现在先去医院吧!”

    虽然伤势不是很严重,可毕竟受了伤,不及时处理,恐怕会发炎。

    “不用了,现在不适合乱跑,先回酒店吧,回了酒店你替我将子弹取出来,包扎一下就好了!”这会儿去医院,潜在危险还没有解除,古麟自然不想要冒险。

    无论对方是对谁打算动手,对于古麟来说都是一件极为危险的事情。

    南宫月蹙了蹙眉,最后还是点了点头:“那好吧,先离开这里回酒店再说!”

    等到一家三口回到酒店的时候,好在一路上都没有发生什么意外。

    回到房间后,南宫月便直接从箱子里翻出了一大堆的东西,因为身份的关系,南宫月每次出门身上便总会习惯性带着一些伤药类的工具和消炎药,就怕突然出现意外。

    “你先将衣服脱下来,我先替你将子弹取出来,明天我们便离开这里,到时候回到京城了再重新包扎一下!”南宫月看向古麟,手中拿着一把锋利的尖锐匕首,还有纱布,消炎药之类的总总。

    “好,麻烦你了!”古麟点了点头,看向南宫月。

    “能自己脱吗,还是需要我帮忙?”南宫月倒是想要和古麟保持一定距离,可此刻小镇上不安全,古麟又是为了保护他们母子不受伤害才受的伤,于情于理她也不能坐视不管。

    等到这一次的事情过后,便和古麟没什么关系了。

    南宫月在心底如此对自己说道。

    听到南宫月的话,古麟微微一愣,随即脸上露出一抹邪肆的笑意,看着南宫月:“好啊,那你帮我脱!”

    被古麟那邪肆的笑眸看着,南宫月不由的心底一慌,面上的神色依旧冰冷,瞪了一眼古麟:“那子弹就该一枪打到你胸口!”

    话虽然如此说,可南宫月到底还是伸手替古麟脱衣服。

    南宫月动作不算温柔,或许是为了报复古麟刚才的不正经,更甚至动作还有一些的粗鲁,直接将古麟身上的衣服给剥了下来,疼的古麟一阵惊呼:“女人,你就不能轻点,要谋杀亲夫啊!”

    “古先生,请注意你的措辞,一来,我已经很轻了,想要不痛你自己来,第二,我和你之前没有半毛钱关系,更不存在亲不亲夫一说,第三,你在多话,信不信我拿刀直接在你手臂上划一刀!”

    南宫月一板起脸看来,那脸上的冰冷之色也是有些的唬人,看得古麟面上一阵委屈,那样子倒是有几分南宫流星每次受了伤之后朝南宫月撒娇的模样。

    果然不愧是父子两,连这撒娇的模样都如出一辙。

    “我不说话了,那你轻点,动手吧!”古麟哀怨又委屈的看着南宫月道。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