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977章 女人都是需要哄得
    “妈咪,你真的不打算要爹地了吗?”

    南宫流星走到南宫月面前,帅气的小脸上紧紧皱着眉头,一脸苦恼有担忧的看着自家妈咪问道。

    南宫月听到儿子这般问话,心中也有几分的无力,现在的流星已经长大了,也懂事了,再也不是三年前那个时候,更甚至很多事情南宫流星已经能够自己拿主意了。

    “流星,如果,妈咪是说如果,如果以后妈咪和你一起生活,你会不会觉得不喜欢?”

    古麟毕竟是南宫流星的父亲,南宫月无法阻止,更何况这么多年,也都是古麟在流星的身旁,她不知道儿子会选择和自己还是选择和古麟。

    不过无论如何,只要是流星的决定,南宫月都会尊重,哪怕流星选择的是古麟也好。

    “妈咪,你是不是不要流星了,妈咪在哪里流星就在那里,流星长大了还要保护妈咪呢,除了妈咪身边那里都不去!”

    南宫流星一脸委屈的看着自家老妈,脸上神色颇为幽怨。

    “妈咪才不会丢下流星一个人呢,那妈咪过两天就带你回京城好不好,妈咪还没有去看过你小平安弟弟呢!”南宫月听到南宫流星的话,顿时心里高兴了,揉了揉南宫流星的脑袋温柔的笑道。

    那慈母般柔和的光芒看得从房间内浴室出来的古麟忍不住的羡慕,尤其是看到南宫月能够这样温柔的笑望着南宫流星的目光,让他嫉妒,却又深深的感觉到无力。

    最后,叹息一声,走上前来,看向南宫月,低声道:“洗澡水已经泡好了,你先去泡个热水澡吧,会舒服一些,我带着流星去我那里先洗澡,等会儿送他过来!”

    古麟不勉强南宫月,就那么温柔的开口,对着南宫月说完之后,便带着南宫流星出了南宫月的房间。

    看着古麟离开的背影,南宫月不由蹙了蹙眉,而后才轻叹一声,拿了衣服进了浴室洗澡。

    自从那一晚的沟通之后,古麟依旧整日出现在南宫月和南宫流星母子两人面前,两人做什么,古麟都跟在一旁,见母子两人逛的累了,就给他们买水,他们想要坐船了,就给他们去排队买票。

    除了南宫月还是不和古麟说话之后,一家三口看上去的模样倒是极为和谐。

    威廉本身就是有时临时决定来清河镇看看南宫月,在隔天一早便离开了。

    离开前南宫月倒是打了一个电话过去,还为当时古麟打了他的事情道了歉。

    之后在清河镇,一家三口又待了几天,南宫月最喜欢去桥头的那家吃清汤面,觉得汤汁香甜口渴,是她以前从来没有吃过的。

    而且这家阿婆清汤面据说在镇上已经有几十年了,也算是老字号了。

    来镇上旅游的人,如果没有喝过阿婆家的清汤面,便算是白来了。

    南宫月去的次数多了,那阿婆便也认识了,又因为南宫流星嘴甜,一口一个奶奶的把人家阿婆叫的心底美滋滋的,是不是还给小家伙加个煎蛋。

    有一次,南宫月和南宫流星去面馆里吃面,后面依旧跟着古麟。

    阿婆算是过来人,看到这一家三口的气氛,便知道是男人将女人给惹生气了,不由笑嘻嘻的冲着古麟道。

    “小伙子,阿婆看你也是真心爱这个小丫头的,我和你说啊,这女人啊可是要靠哄得,你这天天跟着又不哄人,人家小丫头才不会原谅你呢!”

    本来阿婆倒是想说赶紧将生米煮成熟饭就好了。

    可人家小两口连娃都这么大了,早就煮的熟熟的了。

    听了阿婆的话,南宫月不由的红了红脸,面上有些不自在。

    一旁的古麟看了一眼阿婆,又看了一眼坐在对面面色微粉的南宫月,狭长的眸光微微一闪,这才看着阿婆笑道:“谢谢阿婆,我知道了!”

    “小伙子,下次再来吃面,阿婆可是看着你将你家的媳妇儿哄好啊!”阿婆看着古麟一脸明白的表情,顿时笑呵呵的转身朝厨房走去。

    此时,刚好门口有卖鲜花的路过,古麟想到刚才阿婆说的话,便拧了拧眉,而后看向南宫月母子两人道。

    “我出去一下,面上来了你们两先吃着!”

    古麟也不思想着南宫月会回到他,说完后便直接转身离开,朝着面馆外走去。

    过了十多分钟,古麟才从面馆门外走了进来,单手背在身后,也不知道手上拿着什么。

    南宫月自顾自的吃着面,也不管古麟去外面做什么了,直等到面前被黑影笼罩下来。

    在古麟坐到自己的位子上后,才将一大束红玫瑰递给南宫月:“送给你的!”

    大红色的玫瑰就那么举在南宫月的面前,挡住了南宫月的视线,也让她微微一愣。

    刚才古麟出面馆就是为了买束鲜花给她?

    南宫月倒是真的没收到过这个男人送的鲜花,此刻看着面前红艳艳的红玫瑰,面上的神色也不由变了变。

    “我不要!”而后,南宫月才拨开挡在面前的花束,继续低头吃面。

    “不要也必须要,卖花的小姑娘说了,这六十六朵的红玫瑰就代表珍爱永不变,这便是我对你的心,我对你的爱,永远不变!”

    古麟看向南宫月,一脸认真而又郑重的说道,狭长的桃花眼底盛满了柔情和深情,仿佛能够被吸进去一般,再也拔不出来。

    “小丫头,阿婆看着这小子啊,有心着呢,夫妻两人有什么过不去的砍,床头吵架还不是床尾和,要我说啊,人家这么有诚意,你就从了吧!”

    看着小伙子这么上道,阿婆也不由笑呵呵的走上前来,对着南宫月说道。

    面馆里其他一些吃面的客人此刻望着这边也一声声的附和着阿婆的声音:“是啊,就原谅了吧,我家老公要有对你这么好,我都要高兴哭了!”

    “就是就是,我家那个死鬼到现在连一朵玫瑰花都没送过我呢!”

    “小姑娘,你还是赶紧原谅了吧,人家小伙子多好的人啊!”

    四周一道道声音传来,让南宫月原本想要对古麟置之不理,现在听着四周这一道道的声音倒是有些的拧了拧眉。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