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976章 古麟,放手吧
    南宫月就那么静静的听着,静静的等待着古麟说完,看着紧紧搂着自己,将整个脸深埋在自己脖子里的男人,心底说不出的痛。

    可就算是如此,南宫月依旧无法做到释怀。

    她很感激她曾经的付出的爱没有遭受到践踏。

    她也不想去追究此刻古麟对自己说的这些到底有多少是真多少是假,就当全部都是真的吧。

    至少这样能够让南宫月自己心底舒服一些。

    可就算是如此,那又怎么样。

    一切的事情都已经发生,在她经历过了那些之后再来听这番话,心底竟是一片的平静,平静的没有任何的涟漪。

    或许她能够慢慢的学着释怀的,或许她也能够慢慢的学着怎么将古麟彻底的从心底深处刨除。

    “古麟,我们都算了吧,以前的一切都当做没发生过不好吗!”

    良久之后,南宫月才轻叹一声,对着面前的男人低低的开口道,声音中透着无力,也透着几分的无奈。

    可南宫月的话,却像是一把尖刀狠狠的扎在了古麟的心口上,让他疼的无以复加,将脸从南宫月的脖子里抬起来,稍稍松开南宫月的身子,狭长的眸光就那么深深的注视着她。

    眸底的黝黑光泽仿佛要将南宫月整个给吸进了眸底深处。

    最后才痛苦的开口道:“南宫月,你这样不觉得自己残忍吗,我为了找你找遍了所有的地方,你明知道我无论如何都不会放弃你的,你怎么可以说出这样的话来折磨我,南宫月,你怎么忍心看我这么痛苦!”

    古麟一句又一句痛苦的低吼声在南宫月耳边响起,让她忍不住的心底震颤。

    南宫月抬头,与古麟的目光相交,眸底的冷淡之色退散了一些,看了古麟半响,而后才哑声道:“那你有何其残忍,看着我这样痛苦,我现在很好,过得很充实,也很幸福,你就不能放过我吗?”

    “不能!”古麟想也不想的开口看着南宫月说道。

    让他对南宫月放手,下辈子都不可能,更不要说这一辈子了。

    “你是不是真的爱上了那个威廉,所以你要和他在一起是吗,南宫月,我告诉你,不许,我不许你爱上别的男人,除了我之外,你谁都不可以爱上,要不然我就杀了谁!”

    古麟几乎是疯狂的敌后出声来,冰冷疯狂的狭长眸底一片猩红之色,显然是被南宫月的话给激怒的!

    “古麟,我不想骗你,威廉是我的救命恩人,如果没有他,你现在找不到我,我或许早在三年前就死了,我和他是很好的朋友,今年你对他的行为,我确实很生气,可是古麟,我们之间的一切真的过去了,你难道就不明白吗,我真的不爱你了!”

    南宫月看着古麟,一字一句认真的说道。

    “不,你骗我,你还是爱着我的,我能够感受得到,月儿,你骗我的!”古麟痛苦的呢喃,紧紧搂着南宫月的双手越发的缩紧,深怕下一秒南宫月便会从自己的怀中消失了似得。

    “我说的都是真的,我不爱你了,古麟,所以放手吧,至于流星,我不会把他给你的,但是我允许你每年接他去古家住一段时间,就当是陪陪两位老人家!”

    在古家的时候,古老夫人和古老爷子都对她还算是不错,而且她能够看得出来,两位老人对流星真的很喜欢,她可以对古麟残忍,却无法对两位老人无情。

    再怎么说,流星都是他们的曾孙子!

    “我不同意!”

    古麟当机立断的开口,丝毫没有犹豫。

    “由不得你不同意,我到时候会回去,如果你不同意,我会直接和你法庭上见,流星必须跟着我!”

    既然决定和古麟彻底的没有关系,古麟的身份以后不可能不娶妻子,而他的妻子也未必会对流星好。

    而她可以为了流星终身不嫁,所以,流星必须跟着她。

    可是心底一想到古麟以后也会娶妻生子,南宫月的心底到底还是有些的介意,有些的刺疼,只能够拼命的将那一种痛意压在心底。

    “你想都不要想,这一辈子都缠你缠定了,你要让流星回到你身边,顺便也将我收了吧,我保证,以后再也不会做一件让你伤心难过的事情了好不好?”

    古麟看着南宫月,脸上满满都是哀求之色,这样的天之骄子,曾几何时对人如此低声下气过。

    在古麟的心底,也只有南宫月有这样的资格,只要能够挽回南宫月的心,他什么都愿意。

    “古麟,你怎么就不明白呢,我们不可能的了!”

    说了半天,见古麟还是如此的态度,南宫月不由的有些无力了,蹙了蹙眉,带着几分烦躁的开口道。

    “我就是不明白,我爱你,我凭什么对你放手,你想让我离你远远的更是不可能,除非我死,如果你想看我死,你现在就杀了我吧,我保证不还手,真的!”

    古麟看着南宫月,一脸认真的说道。

    看得南宫月不由的更加无奈了几分,最终叹息一声:“我累了,想休息了!”在外面折腾了一圈,又去警察局赎人,这会儿和古麟争论了半天,她是真的累了。

    “那好,我们不说了,我们都好好的,你今天走了那么多地方肯定累了,我去给你放热水澡,你好好泡个澡,这样会舒服一些!”

    几乎是不等南宫月拒绝,古麟便直接进了卫生间,替南宫月放洗澡水。

    那模样简直就是一个二十四孝好老公的模样。

    看着这个男人深怕她拒绝似得模样,还有刚才的低声下气,南宫月只能够看着叹气,心底却总有一股气顺不下来。

    打开房门,走到外面的客厅。

    一听到南宫月出来了,一脸好奇的南宫流星便立刻转头看过来,看到妈咪身上完好无损的衣服,不由的有些失望。

    嗷,爹地也太没用了,这么好的机会,居然没有对妈咪霸王硬上弓!

    不过看妈咪的嘴唇红肿的样子,看来爹地也不是那么没用啊!

    要是南宫月知道自家儿子看到自己的第一眼心底居然是这种心思,姑且就要忍不住上前揍一顿南宫流星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