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975章 要的只是一个机会
    南宫月显然也没有想到自己刚带着南宫流星回来,才刚刚进房间呢,就被人突然捞进了怀中,还直接将她给抱进了酒店房间的卧室里。

    熟悉的气味窜入鼻中,南宫月不想知道抱着自己的男人是谁都不行。

    一想到古麟对自己的所为,南宫月面上的神色顿时间就阴沉了下去,愤怒的冷喝道:“古麟,你到底想要做什么,你放开我,听到没有!”

    听到南宫月愤怒冰冷的声音,古麟嘴角抿的更紧了几分,狭长的眸底都带着几分的冷意。

    走进卧室之后,古麟便“砰”的一声直接将卧室房门给关上了。

    而后,一把将南宫月给放下,直接将她压在了门背后。

    “我想做什么,你不知道吗,南宫月,你就那么讨厌我吗,我说了,以前的一切我可以解释,可你却连一个解释的机会都不给我,南宫月,你就这么喜欢看着我难过伤心吗!”

    古麟狠狠的压着南宫月的身体,将她抵在冰冷的门背后,梗的她后背一阵发疼。

    可就算是如此,也抵不过心底的冷意,看着面前一脸怒火的古麟,南宫月的脸上忍不住浮现嘲讽之色。

    “古麟,我说了,不管以前如何,现在我不想和你有任何的牵扯,你答应过我不会出现在我的面前,你想食言吗?”

    南宫月拼命挣扎了一下,想要将古麟给推开。

    可男人的力气又如何是她能够抵挡的,更何况南宫月的右手虽然这几年恢复着还不错,可终究还是使不上什么力气的。

    “没有关系吗,呵呵,南宫月,你想要将我推开,我就偏偏不让你如愿,你致死都只能是我的女人,你不想要看到我,我就偏偏每天要出现在你的面前,每时每刻出现在你的面前!”

    古麟对着南宫月说完,而后便直接欺身上前,朝着南宫月的唇瓣就狠狠的吻了下去。

    一看到古麟面上的怒火和阴沉之色,南宫月本能的瞳孔一缩,眸底深处带着几分恐惧和冷意,无情的出声:“古麟,你敢碰我试试!”

    南宫月的声音阴戾而又冰冷,声音中透着对古麟满满的厌恶和不喜。

    那毫无保留的厌恶情绪落在古麟的眸底,更是刺激的他心底一阵阵的刺疼,仿佛怎么样都不能够抚平那心底的创伤一般,让他整个人都恨不得想要抓狂,想要爆炸!

    “不能碰你是吗,那谁能够碰你,那个威廉吗,南宫月,不论如何,你都休想将我撇开,我永远是你的男人!”

    古麟说完,丝毫不顾及南宫月脸上的冰冷和无情,狠狠的吻上了那日思夜想了许久许久的唇。

    那样美好的触感让他思念如狂,三年多来,他无时无刻不盼望着自己能够再一次的看到她。

    能够再一次的将她搂进怀中好好的疼惜,他发誓,这一次一定会倾尽一生的力气来爱她,来呵护她,来宠她。

    更甚至,古麟想,只要这个女人愿意回来他身边,只要南宫月愿意原谅他,他可以舍弃任何的一切,哪怕用生命来偿还他都愿意。

    她知道他恨着他,怨着他,怪他当初的冷酷无情,他可以忍受,什么都可以接受,但唯独不能够接受这个女人的心底从此有了别的男人的身影。

    而他只能够被他摈除在心门之外,无论如何,他都不会接受这样的安排。

    古麟那疯狂的动作让南宫月整个身子都彻底的僵硬起来,连带着眸底都带着深深的怒火。

    冷冷的看着面前这个疯狂而又愤怒的男人,只觉得心底一片的冰凉。

    这个男人,到底还要折磨她多久。

    三年前,她受尽一切的痛苦与折磨,带着满身的伤痕投入海底,她曾经便想,无论是死是活,这一生她都不会在与这个男人有任何的关系。

    曾经的一切就当是一场梦,一场她异想天开的梦。

    多少次,南宫月在噩梦中醒来,看着站在面前的古麟一脸冷漠的看着她,面上尽是阴狠杀伐的无情之色。

    经历了三年多,她好不容易从曾经的痛苦中挣扎出来,就在她觉得能够忘记的时候,这个男人却突然再次出现在了她的面前。

    她承认心底深处对他还存留着的爱意,可她同样不想要在和这个男人有过丝毫的牵扯和关系。

    这个男人,便是她心底的痛。

    也是她心底深处永远的结。

    她无法做到释怀,可以不恨,可她没有办法原谅!

    古麟见南宫月始终在怀中一动不动,整个身子僵硬而又冰冷,全部的怒火和激情也在这一刻彻底的停顿下来,从原本疯狂的举止中渐渐苏醒。

    看着怀中僵硬的身体,古麟这才停止了动作,将整个脸埋入南宫月的颈子里。

    感觉到怀中整个人僵硬的一动不动的女人,古麟根本不知道自己该怎么办。

    有的只是满心的无力。

    他知道这个女人有多倔强,一旦打定的主意,一旦认定的事实,无论他说什么,这个女人终究是一头倔牛,怎么都拉不回来。

    可他还是想要试一试,因为他放不下。

    可此刻,古麟看着南宫月对他的厌恶,对他的抗拒,对他的冷淡,却让古麟觉得深深的痛心。

    房间内,一时间安静的可怕。

    良久之后,才传来古麟略显沙哑和苦涩的声音:“月儿,到底要怎么做,你才能原谅我,我没有做过任何对不起你的事情,我可以接近白菱,将她留在身边只是为了套出yf恐怖组织在m国的残余势力,在船上之所以对你冷淡,是我做好了完全的准备,船底下有我吩咐负责引救你的手下,故意对白菱紧张,也只是让他们误以为我对白菱的在意,便让你可以更好的逃离,却没想到一切都被我弄砸了,月儿,我从来没有想过放弃你,哪怕……哪怕你不爱我了,我也做不到不爱你!”

    古麟沉闷沙哑的声音中尽是苦涩和无力,紧紧的拥着南宫月的身子,一点一点的叙述着,解释着。

    他不求这个女人会原谅他,毕竟是他让她受了委屈,受了苦,还受了伤,他要的只是一个南宫月愿意给他的机会。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