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973章 我们和他不是很熟
    “砰——”

    听到威廉的话,古麟直接走上前,便给了威廉一记拳头。

    那拳头直接落在威廉的脸颊上,刹那间的功夫,整个颧骨处便红了一大块,就连嘴巴都出现了一道血丝。

    只不过就算是如此,威廉的脸上依旧是带着清润温雅之色,整了整身上的西服,看向古麟,一脸清冷的道。

    “看古大少的样子,莫非是怕了,还是恼羞成怒了!”

    威廉看向古麟的目光带着几分的轻嘲,也带着几分的矜贵。

    哪怕是脸上被古麟狠狠走了一拳头,有些的红肿青紫,可丝毫不影响威廉俊逸的面容还有那一身尊贵的气度。

    古麟沉了沉脸色,看着威廉的眸光更是带着几分冷光,威胁道:“不论如何,我的女人不会让给任何人,无论你做什么,你都不会得逞,这一拳头算是给你的警告!”

    古麟冷哼一声,卷了卷白色衬衣的袖口,冰冷狭长的冷眸从威廉的脸上冷冷划过,而后跃过威廉,直接朝着审讯室的门口走去。

    审讯室门外,南宫月和南宫流星母子两人正焦急的等待着,听不到里面的动静,也不知道里面的两人在说些什么,便一直在审讯室门口等着。

    直到看到审讯室的门被打开,南宫月和南宫流星母子两人这才走了过来,看到站在审讯室门口的古麟南宫月不由蹙了蹙眉。

    而后便朝着古麟身后看去,见威廉一边脸颊上青紫一片的痕迹,顿时皱了皱眉,急忙担忧的走上前。

    “威廉,你怎么样,有没有什么事,疼不疼?”

    南宫月没想到古麟居然会公然对着威廉动手,还直接将他打伤了,面上神色更是不好看。

    “我没事,一点小伤罢了,没关系!”

    威廉看了一眼一脸担忧的南宫月,清润的脸上依旧是淡淡的笑容,对着南宫月柔声安慰道。

    深邃的眸光却是朝着站在门口的古麟看了一眼,挑了挑眉,眸底带着几分挑衅的光芒。

    古麟本就看南宫月对威廉一脸紧张,嘘寒问暖的模样吃醋不已,心中更是不爽到了极点。

    此刻看到威廉那欠扁的挑衅之色,更是气不打一处来,狭长如墨般的眸底神色越发的难看了几分。

    “怎么会没事了,都肿了,你车上有备的药膏吗,我去给你擦一擦吧,要不然去医院看一看!”

    南宫月看着威廉,面上神色依旧担忧无比。

    丝毫没有注意到站在门口的古麟面上的神色已经越来越难看了。

    而站在一旁,看着自家妈咪对威廉叔叔如此担忧着急的模样,又看着自家吃醋的老爹一脸阴郁的神色,心底也忍不住的叹了一口气。

    自家老爹真的是太没用了。

    “没关系,我回酒店之后用冷水敷一下就好了,走吧,我先送你们母子两人回去!”威廉面上神色依旧不变,看向南宫月说道。

    “不用了,你脸上的伤要紧,还是让司机开车带你去医院看看吧,你这个样子可一点都不好!”

    南宫月知道威廉的身份,这个样子一旦被外人拍到,指不定又要受到什么波及和影响。

    而威廉这么多年来,帮助了自己这么多,威廉又是因为她的关系才会被古麟揍,心底更是过意不去。

    “我这个样子难道很丑吗,还是这个样子真的很难看?”

    看着南宫月时不时皱着眉头,一脸担忧的模样,倒是威廉自己忍不住轻笑一声,眨了眨眼问道。

    “哪里,你还是一如既往的帅气,哪怕是这点伤口也一点都不影响你的容颜!”南宫月看着威廉这番样子,倒是不由自主的笑了起来。

    “那就好,既然如此就不需要担心了,走吧,再不走,我会以为你想要在警察局过夜的,我可是没有这方面的爱好!”

    威廉笑着,看着南宫月。

    不由得让南宫月面上一热,走出了审讯室。

    从头到尾,南宫月就连一个眼神都没给站在一旁的古麟。

    当真是可怜了眼巴巴看着南宫月,求爱怜,求给个小眼神的古麟只能够默默的委屈的跟在几人身后。

    还要时不时的忍受自己的女人在面前对别的男人嘘寒问暖的模样,当真是气死人了。

    看到威廉等人出来,警察局的人自然是一脸恭敬的相送,他们虽然不知道这威廉是什么身份,可上面的命令他们确实听清楚了,者面前的男人他们可是得罪不起。

    威廉不放心南宫月母子两人自己回酒店,便让母子两人上车送他们回去。

    南宫月看了一眼时间,倒是没有拒绝,直接带着儿子坐上了威廉的车子,而后在古麟走上前来之际,“砰”的一声就直接将车门给关上了,压根不给车外站着的古麟半点机会。

    “哎!”

    南宫流星看着车窗外流露出一脸委屈哀怨之色的自家爹地,忍不住在心中轻叹一声。

    妈咪现在貌似正在生气中,看来爹地又踩到妈咪的地雷了,明知道妈咪对于威廉叔叔这个救命恩人与众不同,爹地居然还这么不懂事,直接将威廉叔叔给打伤了,这不是明摆着让威廉叔叔有机可乘吗。

    果然,恋爱中不光女人智商低下,就连男人也逃脱不了这个魔掌啊。

    威廉同样看了一眼车窗外站着的男人,而后挑了挑眉,又看了一眼坐在身旁的南宫月,不由好心的提醒道:“要不要请古大少一起上车?”

    “不用了,我们和他不熟,走吧!”

    南宫月自然之道古麟就站在车外,可此刻她却是连看一眼都不想要看,直接冷冷的出声道。

    对于南宫月来说,要不是这个男人给儿子打了电话,就算是警察局,她也绝对不会过来。

    更不要说看这个男人,出现在这个男人的面前了。

    听到南宫月的话,威廉看着车窗外的古麟也不由露出几分浅淡的怜悯之色来。

    而后才吩咐前排的司机开车。

    看着几人的车子就这样在自己的面前堂而皇之的离开,古麟原本看着面前的车子流露出的委屈和可怜之色也瞬间消失不见,取而代之的便是浓浓的冰冷和阴郁!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