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千二百三十三章 来者不善
    “来人,把她扔出去!”

    莫琛脸色难看地吼道。

    这个时候站在门口的保镖,瞬间就走了进来,直接拖着沈秋夕往门口走去。

    就像是拖着一块破布般。

    沈秋夕连挣扎的力气都没有。

    就直接被扔到了房子外面。

    她不顾已经跌倒在地上的身体,拼命地往莫家爬去。

    像是一条狗般。

    唐可怡站在二楼的窗口,看着沈秋夕。

    心情却久久不能平静。

    她不敢想象,要是这个女人继续呆在这里家里,会闹出什么样的事情来。

    这才多少天呀,家里就发生多少事情。

    她看着沈秋夕挣扎的样子。

    心里已经没有任何波澜了。

    她转身,回到床上,闭上眼睛,打算将这几天关于沈秋夕的所有事情,一次性清除完。

    然而,这个时候,外面却响起了敲门声。

    唐可怡睁开眼睛看了一眼紧闭的门,轻声说道:“进来。”

    很快,门就被推开一条小缝隙。

    然后探出厉云惜的一张小脸。

    唐可怡冲厉云惜微微一笑,道:“怎么了?”

    厉云惜看了一眼唐可怡,问道:“可怡姐姐,你这是要睡觉吗?”

    看唐可怡坐在床上,厉云惜还以为唐可怡要睡觉呢。

    唐可怡摇摇头,轻笑道:“不是。”

    她现在哪里有心思睡觉。

    虽然说现在沈秋夕的事情已经处理完了,但是她给自己带来的 心烦,却并没有因为沈秋夕的离开,而跟着离开。

    厉云惜见唐可怡不是要睡觉,这才大胆的说道:“可怡姐姐,你看到了吗?刚才莫哥哥已经将沈秋夕赶出去了。”

    “以后我们家里就没有这个讨厌鬼了!”

    说话的间隙,厉云惜已经走到唐可怡的床边。

    唐可怡微微一笑,拍了拍床,说道:“坐吧。”

    厉云惜嗯了一声,顺势坐了下来。

    眼睛却囧囧有神地看着唐可怡。

    她低声问道:“可怡姐姐,你不生气吧?”

    唐可怡错愕地看着厉云惜,问道:“我为什么要生气?”

    厉云惜纠结了一会,才说道:“我说的是,你不会生莫哥哥的气吧?”

    她担心唐可怡将一切都归在莫琛的身上。

    因为当初是莫琛带着沈秋夕回来的。

    但是当时沈秋夕是被人追杀了。

    莫哥哥也是不得已才收留这个女孩的。

    但是谁知道会遇到这么作妖的女孩子。

    竟然天真地想要取而代之。

    也不知道是谁给她的勇气。

    还是听多了梁静茹的歌,便忘记了自己到底是谁了。

    厉云惜紧张地看着唐可怡。

    现在她怎么想不重要,重要的是可怡姐姐怎么想。

    “当然不会。”

    唐可怡心平气和地说道,“我不会和莫琛生气了,这一次,倒是也让我明白了些事情。”

    她没有说谎,这次的事情,还真的让她看清很多。

    外面的人都说,想要知道自己嫁的是人还是狗,很简单。

    只要怀孕就可以了。

    因为怀孕之后,很多事情就多了起来。

    最重要的一件事,就是没有办法行房事。

    莫琛每次碰她的时候,眼眸里的**是肉眼可见的。

    唐可怡心里没有疑问是假的。

    但是这一次的事件,已经明明白白的告诉她。

    莫琛是可信赖的。

    这个答案,在她略显烦躁的心房里,像是春天的暖风般袭人。

    “可怡姐姐,你不生气就好,要我说,这件事说到底都是那个沈秋夕不好,你可千万不要为了这样的人,和莫哥哥置气。”

    唐可怡温柔地点点头,抚摸着厉云惜的脸颊,笑道:“我当然不会跟他置气。”

    最近莫琛也挺忙的。

    她这个做妻子的也有分寸。

    再说了,这件事本来就不是莫琛的错。

    她为什么要置气呢?

    “那可怡姐姐,有机会我们上街去给小宝买衣服吧。”

    厉云惜已经好久没有和唐可怡一起上街了,都快要发霉了。

    唐可怡欣然答应。

    她也有好长一段时间没有出去逛街了。

    正好可以出去散散心。

    “那我们什么时候出去逛街呢?”

    厉云惜倚着下巴,想要将时间定下来。

    唐可怡看着她天真无邪的样子。

    还挺羡慕的。

    这孩子这么快就可以将这么大的一件事忘记了。

    也是一个很好的性子呀。

    至少遇到任何心烦的事情,都可以很快就忘记了。

    唐可怡轻轻地抚摸着厉云惜的头发,说道:“什么时候都可以,我现在呀,就是一个无所事事的大肚婆。”

    什么时候都有时间。

    主要是要迁就厉云惜的时间。

    厉云惜嗯了一声,说道:“那我们周日晚上去吧。”

    一般周日的晚上都没有这么多人逛街。

    到时候她们可以好好玩耍。

    唐可怡点点头:“好呀。”

    厉云惜见唐可怡的脸上已经没有刚才的愁容,脸上也露出更高兴的笑容。

    两个人又找了好几个话题,聊得热火朝天的。

    也暂时将沈秋夕带来的烦心事放在了脑后。

    ……

    此时,莫家门口。

    有一辆黑色的低调房车,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停在了莫家门口。

    也在这个时候,原本还晴朗的天空,忽然乌云密布。

    很快,就下起了漂泊大雨。

    坐在车里的女人看了一眼还趴在地上,像是一条癞皮狗的沈秋夕。

    挥挥手,对身边的保镖低语了几句。

    保镖嗯了一声,拿了一把伞,走到沈秋夕面前。

    沈秋夕却像是已经失去操控的木偶般,呆呆地看着地面。

    丝毫没有发现眼前有人。

    男人看了一眼沈秋夕,直接将沈秋夕拖了起来,往车子里扔去。

    沈秋夕已经完全丧失挣扎。

    像是个破布娃娃般,被男人扔到车里。

    男人看了一眼没有生机的沈秋夕。

    又看了一眼坐在车椅上的主人。

    低了一下头。

    退到了一边。

    女人抬起头,冷冷地打量沈秋夕,用不是很熟练的问道:“你就是沈秋夕?!”

    沈秋夕迷茫地抬起眼眸,映入眼帘的,是一张有几分熟悉的脸。

    她好像是在哪里见过。

    但是一时之间却想不起来到底是在哪里见过。

    沈秋夕冷笑一声,说道:“是,你是不是要带我去地狱!”

    她也不知道在什么地方见过这个女人。

    但是她可以肯定,这个女人,来者不善。看小说后续最新章节,请关注微信号:rdww4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