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千二百二十七章 狡辩
    厉云惜生气地指着沈秋夕的鼻子说道:“沈秋夕,你真是不要脸,你这是忘恩负义!”

    沈秋夕抱着手臂,无所谓地看着厉云惜。

    反正只要让唐可怡知道这件事就好了。

    至于要不要脸,无所谓。

    反正脸这种东西,又不是能拿出来吃的。

    她可是要做人上人的人。

    唐可怡仍然坐在椅子上,身子微微发抖。

    却并没有对沈秋夕大吼大叫。

    “你说昨天晚上,莫琛喝醉了?”

    唐可怡静静地凝视着桌面。

    没有表情。

    阿芳和厉云惜都有些担心地看着唐可怡。

    真的很担心她会不会忽然站起来,冲上来直接和沈秋夕扭打在一起。

    但是唐可怡没有。

    她只是安静的询问。

    像是一个没有感情的机器人般。

    沈秋夕有些失望地看着唐可怡。

    她也以为唐可怡会暴跳如雷的。

    但是她比自己想象中还要平静。

    平静到让她不得不怀疑,是不是根本就没有触动到唐可怡。

    “是,先生喝醉了。”

    她看着唐可怡,试图在她的脸上看到她要崩溃的痕迹。

    可是唐可怡没有。

    她的动作很缓慢。

    但是始终是淡定的。

    没有一丝的慌乱。

    也没有一丝的生气。

    就像是在询问今天晚上吃什么般寻常。

    “喝醉了,是怎么和你啪啪啪的?”

    唐可怡像是个好奇宝宝般,看着沈秋夕。

    沈秋夕吞咽了一口口水,如她所说,她确实是第一次。

    对于男女之事,其实也不是很清楚。

    所以,昨天晚上,莫琛只是睡在她的身边而已。

    她根本就不知道会发生什么。

    沈秋夕只好用冷笑强装自己的强大,说道:“少夫人,我还是劝你不要知道的好,你只要知道,我现在是先生的人就好了,

    不是吗?”

    唐可怡看向沈秋夕,脸上也浮现出一丝冷笑。

    “那你知道,莫琛每次喝完酒之后,都是酩酊大醉,一动不动的吗?”

    沈秋夕一愣。

    厉云惜和阿芳也被这翻转弄得一愣。

    “你说什么?”

    沈秋夕看着唐可怡冷静的眼神,忽然有些害怕地瑟缩了一下。

    唐可怡再次重复道:“我说,你知道莫琛每次喝完酒之后,都是酩酊大醉,一动不动的吗?”

    厉云惜看着唐可怡冷静的眸子。

    阿芳也看着唐可怡。

    脸上都露出隐隐的笑容。

    唯有沈秋夕紧张地说道:“你胡说,昨天晚上我的衣服都被先生撕碎了,不信的话,我可以拿给你看。”

    她有证据的。

    厉云惜呵呵一笑道:“撕碎,不会是你自己撕碎的吧?”

    她就知道,他们家莫哥哥是不会做出对不起可怡姐姐的事情来的。

    差点就要被这个女人给骗了。

    厉云惜有些崇拜地看着唐可怡。

    哈哈。

    别人都说,一孕傻三年,看来可怡姐姐在关键时候一点儿也不傻呀。

    阿芳也轻轻地舒了一口气。

    看来这个沈秋夕根本就没有得逞。

    不过是在虚张声势。

    这样的话,先生也根本就没有对不起少夫人。

    真的是皆大欢喜。

    沈秋夕却分辨道:“是真的,真的是先生撕碎的,再说了,他以前喝醉了睡觉,但是并不代表,他现在喝醉了,也喜欢睡觉

    ,好吗?你们都多久没有那个了……”

    沈秋夕嫌弃地看着唐可怡,继续说道,“你都不知道,昨天晚上先生可享受了,还一直在喊我的名字,一直抱着我……”

    “真是寡廉鲜耻!”

    阿芳实在是听不下去了。

    这个女人是不是有毛病。

    “我只是称述事实而已,芳姨你激动什么?”

    沈秋夕讥讽地看着阿芳。

    反应这么大干嘛。

    阿芳生气地看着沈秋夕,说道:“你真是不要脸!”

    她就从来没有见过这么不要脸的。

    沈秋夕笑道:“这不过是事实,还是少夫人根本就不敢承认这是事实,一直在自欺欺人,所以才找借口,要是你不相信的话

    ,我这里还有一条裙子,是先生送给我的!”

    阿芳记得那条裙子。

    是沈秋夕从书房出来的时候,穿着的裙子。

    那条裙子是少夫人的。

    可千万不能让少夫人看到。

    要是少夫人看到,一定会生气的。

    阿芳连忙对唐可怡说道:“少夫人,那件裙子没什么……”

    “是吗?”沈秋夕打断阿芳的话,“还是说这条裙子有什么意义,芳姨你根本就不敢给少夫人看呢?”

    厉云惜算是看明白了。

    这沈秋夕就是想要刺激唐可怡。

    她连忙低下头,对唐可怡说道:“可怡姐姐,不用管她,这个女人就是有臆想症,臆想自己和莫哥哥有关系,其实什么也没

    有。”

    “到底是我有臆想症,还是你们根本就不敢承认,看了裙子你们不就知道了吗?”

    沈秋夕笑得十分得意。

    那条裙子可是唐可怡的。

    但是现在莫琛却把那条裙子给了她。

    也许在男人看来,这根本没有什么意思。

    可是女人却不这样看呀。

    尤其是怀孕的女人,更是敏感。

    唐可怡倒是依然很平静地说道:“你去拿来吧。”

    说完定定地看着沈秋夕。

    完全没有慌张,生气地样子。

    沈秋夕皱了一下眉头。

    但是很快安慰自己。

    唐可怡不过是在强装镇定而已。

    等看到那件衣服之后,她肯定会爆炸的。

    想到这里,她高兴地转身去拿衣服。

    厉云惜等沈秋夕已经走远,才蹲下身子,对唐可怡说:“可怡姐姐,那个女人就是个疯子,我看还是直接把她赶出去吧。”

    阿芳也附和道:“是呀是呀,少夫人,现在不是已经弄明白,先生根本就和她没有事情吗?我看还是直接将这个女人赶出去

    吧!”

    唐可怡却摇摇头。

    “其实刚才我是在诈她的,莫琛虽然平时会喝酒,但是喝醉的时候很少,所以我不知道他喝醉时候是什么样子。”

    “那她……”

    唐可怡点点头:“她的表现也算是在不打自招,昨天晚上根本就没有发生什么。”

    “那可怡姐姐,你为什么不直接将她赶走,还要听她继续狡辩呢?”

    厉云惜不解地看着唐可怡。

    要是换做她,知道是冤枉了莫哥哥,立刻就将沈秋夕这个贱女人赶出去了。

    才不会在这里和她继续掰扯。看小说后续最新章节,请关注微信号:rdww4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