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千二百二十六章 我们睡了
    厉云惜也抬起头,看着阿芳。

    “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唐可怡问道。

    阿芳不像是这样的人。

    阿芳也有些着急了,对沈秋夕说道:“沈秋夕,你在血口喷人,这只鸡真的是我让乡下的亲戚送来的,你凭什么说我是去菜

    市场买的?”

    “我只是随口说说而已,芳姨你何必这么激动呢?”

    沈秋夕完全一副,我只是在开玩笑的表情。

    唐可怡有些生气地皱起眉头,对沈秋夕说:“这种事,怎么能随口说说呢。”

    “那什么事情不能随口说说?”

    沈秋夕十分真诚地询问唐可怡。

    厉云惜看着她的态度,有些不满地皱起眉头。

    这是一个佣人对主人的态度吗?

    厉云惜说道:“沈秋夕,你这是什么态度,难道可怡姐姐还教训错了吗?”

    沈秋夕略微挑了一下眉。

    她有些忍不住了。

    原本以为,这么大的家里,这么多人,这些人一定会嚼舌根。

    很快就将昨天晚上的事情传得人尽皆知。

    但是没有想到的是。

    这些人就像是纪律严明的军人般。

    在阿芳警告过之后,所有人都在掩饰昨天晚上的事情。

    就算是私底下,也没有人议论。

    这样的话,她计划通过让这些人的嘴巴,将这件事传到唐可怡耳朵里,成了不可能。

    都怪这个阿芳。

    要不是她横插一脚,现在也不会这样。

    说不定唐可怡早就知道昨天晚上的事情。

    她现在也不是站在这里。

    而是坐在唐可怡的位置上,喝着最新鲜的鸡汤。

    吃着最丰盛的晚餐。

    唐可怡也觉得沈秋夕的态度也太嚣张了。

    但是倒是没有厉云惜反应这么激动。

    她只是皱了一下眉头,说道:“秋夕,下次这样的事情不要再犯了。”

    沈秋夕冷笑一声。

    “嗯,可是少夫人你要是不举一个例子的话,对于你说的,这种事情怎么能随便说说里面的这种事情,我还是不知道是什么

    事情呀?”

    阿芳有些生气地呵斥道:“沈秋夕,你够了!”

    沈秋夕眨着无辜的眼睛看着阿芳:“芳姨,不是你说的吗?人要保持一颗学习的心,只有不断学习,才能成长,这可都是你

    教给我的?”

    阿芳承认。

    在沈秋夕刚到后厨的时候,她确实说过,只要她好好干,将来一定会有所作为的。

    让她好好干。

    但是不是让她干掉少夫人。

    阿芳上前,要将沈秋夕拉走。

    沈秋夕却死死地站在原地。

    笑着看着阿芳,问道:“芳姨,你到底在紧张什么?难道你害怕我将那件事也随口说说,给说出来了?”

    阿芳脸色一变。

    她当然明白沈秋夕说的是那件事。

    所以,她现在必须马上立刻将沈秋夕赶出去。

    就算是先生没有下达这样的命令。

    她现在也要将沈秋夕赶出去了。

    这个人不能继续留在这里。

    留在这里对于莫家而言,就是个祸害。

    “你跟我来!”

    阿芳狠狠地拽着沈秋夕的手。

    往后厨走去。

    沈秋夕却死活不走。

    她看着唐可怡,笑道:“少夫人,你知道为什么芳姨这么紧张吗?”

    阿芳恨不得现在就毒哑沈秋夕。

    “走!你给我马上走!”

    她愤怒的吼道。

    唐可怡和厉云惜都奇怪的看着芳姨的举动。

    “走呀!”

    阿芳越急,手上就越用不上力。

    再加上沈秋夕比她年轻。

    她根本就没有办法将沈秋夕拉走。

    沈秋夕轻轻一把推开阿芳,笑道:“昨天晚上,我在书房睡的。”

    她的话音刚落,阿芳就呆呆地站在原地。

    嘴唇瑟瑟发抖。

    唐可怡和厉云惜却没有反应过来。

    半晌唐可怡才讷讷地说道:“昨天晚上,莫琛也是在书房睡的。”

    厉云惜也意识到这个。

    但是她马上说道:“你们一定是一个睡床上,一个睡地下的对不对?”

    一定是这样的。

    莫哥哥那么宠可怡姐姐,肯定不会做出对不起可怡姐姐的事情。

    唐可怡连忙看向沈秋夕。

    不可能的。

    她现在脑袋里一片嗡鸣。

    可是大脑里深处却有一个声音在不断地说。

    不可能,不可能,莫琛是不会做出这种事情的。

    沈秋夕微微挑眉,看向唐可怡。

    “不是,我们是睡在一张床上,而且,我的衣服都被撕烂了!”

    她得意洋洋地炫耀。

    唐可怡呆呆地看着沈秋夕。

    厉云惜也不敢置信地看着沈秋夕。

    这……

    “不不不,莫哥哥是不会做出这种事情的。”

    厉云惜还在卖力地为莫琛辩解。

    因为平时他对唐可怡的好,是能看到眼里的好。

    所以她不相信莫琛会做出对不起唐可怡的事情。

    这一定是假的。

    都是沈秋夕在编故事。

    “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唐可怡努力让自己冷静下来。

    她想要知道,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

    沈秋夕看向唐可怡。

    看来她倒是低估了唐可怡。

    还以为这个女人在听见自己和莫琛在一起之后,会闹起来。

    没想到这个女人竟然这么冷静。

    这倒是有些出乎意料。

    不过。

    她也不介意再和唐可怡玩玩。

    所以,她在完全没有招呼的情况下,径自坐下。

    像是这个家里的主人般。

    厉云惜有些生气地站起来,想要指责沈秋夕。

    去被唐可怡拉住了。

    “你说吧。”

    她倒是想要听听,沈秋夕能说出个什么来。

    沈秋夕看了一眼唐可怡,挑衅道:“好,既然你这么想知道细节,那我告诉你。”

    唐可怡沉默地看着沈秋夕。

    从表情上看不出来到底是什么情绪。

    厉云惜有些担心地看着唐可怡。

    沈秋夕一撩头发,接着说道:

    “昨天晚上,先生喝醉了,抱着我,一直在喊我的名字,说他爱我,只是因为你现在怀孕了,所以一直没有办法对我坦诚。

    我听了之后很感动,就把第一次毫无保留地给了先生,毕竟,我也爱他不是吗?”

    “你不要脸!”

    厉云惜生气地想要冲上去打沈秋夕。

    却还是再一次被唐可怡拉住了。

    但是这一次,唐可怡的手十分的冰冷。

    而且,还在瑟瑟发抖。

    厉云惜转头,心疼地看着唐可怡。看小说后续最新章节,请关注微信号:rdww4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