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千二百二十三章 奇怪的下跪
    唐可怡和厉云惜都有些奇怪地看着跪在地上的沈秋夕。

    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阿芳已经紧张到嗓子都要跳出来了。

    她连忙上前去,想要阻止沈秋夕说出来。

    沈秋夕却嚎了起来:“少夫人,我对不起你,昨天晚上……”

    阿芳连忙怪叫起来。

    “怎么了?”

    唐可怡和厉云惜都好奇地看向阿芳。

    阿芳摸着后腰的位置说道:“不好意思,少夫人,小姐,刚才我好像拉到了筋……”

    厉云惜连忙上前,询问阿芳:“没事吧?需要请医生过来吗?”

    阿芳连忙避开厉云惜的触碰,笑道:“没事,可能是因为上次扭伤留下的后遗症。”

    说话的间隙,阿芳恶狠狠地看了一眼沈秋夕。

    言下之意,让她谨言慎行。

    不要说出什么不应该说的话。

    沈秋夕却默默地看着阿芳的演绎。

    没有说话。

    她可以等。

    等阿芳将这出转移视线的戏演完。

    阿芳也看出沈秋夕是铁了心要将这件事捅出来。

    她只好对唐可怡和厉云惜说道:“少夫人,小姐,这根筋又抽抽起来了,之前都是秋夕在照顾我的,不知道这一次可不可以

    麻烦秋夕,按照上次医生交代的给我按按呢?”

    阿芳看着沈秋夕。

    她一定要将沈秋夕带走。

    不能让她继续呆在这里。

    沈秋夕却跪在地上说:“芳姨,我也很想,但是现在我犯错了……”

    厉云惜打断沈秋夕的话,说道:“芳姨的腰现在都这个样子了,就不要再说什么犯错的事情了,你赶紧按照上次医生交代的

    ,给芳姨好好地按按。”

    沈秋夕错愕地看着厉云惜。

    唐可怡也催促道:“是呀是呀,秋夕你就快点给芳姨按按吧。”

    沈秋夕没有办法,只好对唐可怡和厉云惜说道:“好。”

    反正她按完之后再下来就是了。

    说着,沈秋夕走到阿芳的身边,搀扶着阿芳的手臂。

    表面上一副互相帮助的样子。

    实际上,沈秋夕长长的指甲此刻正掐在阿芳的肉里。

    阿芳咬着牙,不出声,身子微微晃动。

    两人往阿芳的房间中走去。

    厉云惜和唐可怡见她们的身影消失,才转身重新在沙发上坐下。

    “你说这到底是怎么了?”

    厉云惜奇怪地问道。

    唐可怡不解地看着厉云惜:“什么怎么了?”

    “可怡姐姐,你难道没有看出来吗?”

    唐可怡摸着肚子。

    不解地抬起头,看着厉云惜。

    这话是什么意思。

    “小九……”

    厉云惜还以为唐可怡看出来了呢。

    “可怡姐姐,你难道没有看出来吗?刚才阿芳好像是在阻止沈秋夕说话。”

    她也只是猜测。

    唐可怡皱着眉头仔细回忆了一下。

    觉得芳姨的腰痛来得太是时候了。

    好像还真的有一些……嗯,巧合。

    “对呀,刚才沈秋夕为什么跪下,说她错了?”

    “对呀……”

    厉云惜也觉得很奇怪。

    不过,对于沈秋夕那种动不动又是撞墙,又是下跪的行为,厉云惜觉得自己好像有些免疫了。

    唐可怡皱眉。

    仔细想,还真的想不起来为什么沈秋夕刚才要下跪。

    ……

    沈秋夕到了阿芳的房间里,终于放下刚才的伪装,直接在椅子上坐下,冷笑道:“你以为你可以一天到晚盯着我吗?”

    阿芳看着不可理喻的沈秋夕,脸色有些难看。

    “你不要忘了,当初是先生把你救回来的,要不是先生……”

    “我很感激莫琛。”

    沈秋夕得意地打断阿芳的话,刻意加深莫琛两个字。

    莫琛?!

    阿芳的眉头皱得更加紧了。

    “你在说什么?你刚才喊先生,喊他什么?”

    阿芳不敢相信地看着沈秋夕。

    这个女人是真的不知道姓什么了吗?

    沈秋夕故意重复道:“莫琛,莫琛,难道你没有听见吗?我告诉你,这可是莫琛主动跟我要求的,阿芳,你不会是想要忤逆

    先生的意思吧?”

    阿芳气不打一处来。

    在这个家里,她也算是有些年份了。

    现在竟然被一个小丫头片子指名道姓的教育。

    “沈秋夕,你知不知道你自己在说什么?!”

    “我当然知道。”沈秋夕挑衅地看向阿芳,说道,“我现在可是莫琛的女人,你给我放客气点!”

    说完,沈秋夕得意洋洋地转身离开。

    阿芳连忙扑了上来,一把拽住沈秋夕的手,质问道:“你要去做什么?”

    沈秋夕冷笑道:“我做什么,与你何干?”

    阿芳被气得差点吐血。

    这个女人真的是疯了。

    “我告诉你,你要是敢把昨天晚上的事情告诉少夫人,我保证你不会在这个家里继续呆下去。”

    先生是绝对不会允许这种事情发生的。

    昨天晚上的事情,只是先生一时糊涂。

    也许是因为太爱少夫人的缘故,所以才会将沈秋夕错认成少夫人的。

    沈秋夕冷哼一声:“我还不乐意在这里呆下去呢,到时候,莫琛会买一座别这个更大的别墅给我!”

    哼!

    她现在就是要气死这些人。

    阿芳:“……”

    沈秋夕看着呆愣的阿芳,转身离去。

    哼!

    她要的就是这个效果。

    她答应莫琛了,这件事一定不会告诉唐可怡的。

    但是可没有答应莫琛,这件事不会告诉其他人。

    只要这些人防着她。

    迟早唐可怡也会感觉到家里的不对劲。

    到时候,她就可以将这些错都推给这些人。

    哼!

    沈秋夕想到这里,心里乐开了花。

    她回到前厅。

    唐可怡和厉云惜看见她回来,立刻问她:“芳姨没事吧?”

    沈秋夕微笑着点点头:“没事,只要好好休息,就可以了。”

    唐可怡听到这句话,总算是放心了。

    “没事就好。”

    她还担心是不是最近芳姨太辛苦了呢。

    厉云惜还惦记着刚才的事情,所以 随口问了一句:“对了,秋夕,你刚才说你错了,你做错什么了?”

    经厉云惜这么一提醒,唐可怡也想起这件事。

    对呀,刚才沈秋夕这么激动地说自己错了。

    而且芳姨也这么奋力地想要阻止沈秋夕。

    沈秋夕到底做错了什么?

    原本站在两边的佣人,倒吸了一口凉气看着沈秋夕。

    一个个都提心吊胆的。

    要是沈秋夕真的说出来的话,对于家里而言,绝对是一场大风暴。

    大家都紧张地盯着沈秋夕。

    却在这个时候,门外的铃声响起来。

    沈秋夕连忙说道:“我去开门。”

    说完转身去开门。

    站在两遍的女佣,轻轻地吐了一口气,看着门口的位置。

    发现原来是送快递的。

    沈秋夕接过快递员送来的快递,冲对方说了一声谢谢,转身走了进去。

    “少夫人,是方晴方小姐的请柬。”

    沈秋夕将快递盒递给唐可怡。

    唐可怡拿了过来,拆开快递盒子,一打开,就看到喜气冲天的请帖。

    看着这喜气洋洋的请帖,唐可怡的心情莫名变得很好。

    “哇塞,没想到这么快就要去参加方姨的婚礼了……”

    唐可怡拿着这份请帖,仿佛是感受到这份沉甸甸的感情。

    厉云惜也很激动地看着这份请帖。

    想象着将来要是她和阿栗哥哥结婚的 事情,一定也要影印这种好看,又充满着喜庆的请帖。

    “真幸福。”

    厉云惜衷心地说道。

    这也意味着方姨终于要过上新的生活。

    “是呀。”

    唐可怡抬起那张请帖,左看看右看看。

    “做的真精致,以后我和莫琛的婚礼,也要做这种精致的,充满中国风的。”

    “中国风,可怡姐姐,那以后你们结婚的话,会不会举办一个中式的婚礼?”

    厉云惜还是蛮好奇的,到时候唐可怡和莫琛结婚的 话,到底会是什么样子。

    经厉云惜这么一说,唐可怡还真的有些心动。

    中式的婚礼……

    到时候,可以穿上汉服。

    哇塞。

    光是想想那个画面,唐可怡就有些激动。

    沈秋夕看着像是个孩子般高兴的唐可怡,鼻孔里发出轻蔑的哼声。

    很轻很轻,就像是蚊蝇般。

    她很不喜欢唐可怡笑的样子。

    天真无邪的,像是一个还未沾染世事的孩子般。

    这样的笑容,她根本就做不出来。

    她真的很讨厌很讨厌唐可怡的笑容。

    “对了,秋夕,刚才的话题还没有结束呢,你到底做了什么错事?”

    厉云惜也不知道为什么今天她的记性这么好。

    就是想要知道,沈秋夕到底做错什么。

    唐可怡倒是把这件事都差不多要忘在脑后了。

    现在厉云惜再一次问起,唐可怡将视线落在沈秋夕的身上。

    疑惑地看着沈秋夕。

    沈秋夕冲唐可怡微微一笑。

    两个女佣的心再一次提到嗓子眼上。

    要是刚才那个快递员再来一次就可以了。

    沈秋夕笑道:“其实也不是什么大的错误,但是我可以先请求你们的原谅吗?”

    厉云惜和唐可怡相互看了一眼,都皱了一下眉头。

    她们还不知道沈秋夕到底坐了什么呢?

    怎么……先原谅她呢?

    “秋夕,你知道,我一向不是个严厉的人,只要你做的事情不是很过分,我会原谅你的。”

    唐可怡大度地说道。

    两个女佣却紧张地看着沈秋夕。

    真的担心,一会儿沈秋夕说出来之后,少夫人会不会直接晕过去!看小说后续最新章节,请关注微信号:rdww4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