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千二百一十九章 性命不保
    有可能就真的不回来了。

    难道,莫琛真的没有任何感觉吗?

    好歹,他也跟在莫琛身边这么多年了吧。

    阿栗没有办法接受这么冷静自持的莫琛。

    他以为,自己在莫琛的心中至少有一席之地。

    “我知道。”

    莫琛的表情还是淡淡的。

    像是在说我知道今天晚上要吃什么般淡定。

    阿栗一脸懵逼。

    “莫琛,我要走了,对于你来说,根本就不算什么是吗?”

    阿栗有些生气地质问道。

    莫琛淡淡的拧起眉头。

    “我知道,我早就知道,天下没有不散的宴席,你跟在我身边也有很多年了,当我和可怡在一起的时候,我就想过这个问题

    。

    有一天,你迟早也会离开我,去寻找你自己的新生活。”

    莫琛难得说了这么多话。

    他低垂着脑袋,并没有看阿栗。

    阿栗却死死地盯着莫琛的后脑勺。

    他还从来没有听到过莫琛在他面前剖析自己。

    “你是跟着小九走的,我觉得你这是得到幸福。所以我没有什么好说的。”

    莫琛慢慢地抬起头,看着阿栗。

    那双眼睛里,流量出不舍,难过,但是更多的是祝福。

    阿栗忍不住走上前伸出手。

    莫琛也站了起来,给了阿栗一个大大的拥抱。

    阿栗也重重地抱住莫琛。

    男人之间的感情,已经不需要解释太多。

    所有的话都在拥抱里。

    ……

    美国。

    汪宜君出院之后,直接被安排到了一家带有小院子的房子。

    美式风格浓重的建筑。

    在这个社区呢,走出去根本就没有一个认识的人。

    汪宜君站在门口。

    觉得自己是一个被攥住风筝线的风筝。

    只能在线的范围内,飞来飞去。

    要是超越了这条线的范围,就立刻有人会上来警告她。

    这才是你的活动范围,不要超越!

    汪宜君看了一眼不远处的卡车。

    那辆车子,从她进来的那一刻,就一直停在那里。

    “你应该回去了。”

    汪宜尘的声音在后面响起来。

    汪宜君缓缓地转头。

    看向拿着公文包准备出门的汪宜尘。

    她略微挑眉,往后退了一步。

    有些不安地问道:“你真的要对付莫琛?”

    汪宜尘看了一眼汪宜君。

    又看了一眼不远处的建筑物。

    唇角露出一抹淡淡的笑容。

    “嗯。”

    汪宜君有些激动地抓住汪宜尘的袖子:“你要是敢动他,我就让你知道我的厉害。”

    “你的厉害?”

    汪宜尘看着眼前的小姑娘。

    张牙舞爪的,看起来很厉害的样子。

    可是汪宜尘比任何人都知道她的脆弱。

    “等你厉害了,再跟我说这句话吧。”

    说完,汪宜尘绕开汪宜君,往停在路边的劳斯莱斯而去。

    汪宜君紧紧地拉着汪宜尘的手臂。

    不让他走。

    “你不能走,你不能做伤害莫琛的事情。”

    “即便是在他已经有老婆,根本就看不上你的 情况下,你也一点儿都不恨他吗?”

    汪宜尘深深地盯着汪宜君的眼睛。

    狠狠地质问道。

    不远处车里的司机看了一眼汪宜尘和汪宜君的方向。

    然后继续专心致志地盯着前面的路。

    汪宜君被汪宜尘看的有些害怕。

    “你胡说八道什么……”

    “莫琛不爱你,你比任何人都清楚。”

    汪宜尘的声音掷地有声。

    希望唤醒这个在爱情里自我感动的女人。

    汪宜君被汪宜尘这么一吼。

    捏住汪宜尘衣服的手指松了松。

    失魂落魄地看着汪宜尘。

    半晌才回过神,看着汪宜尘说道:“不是的,才不是你说的那样,莫琛爱我,他终有一天,他会发现这个世界上再也没有一

    个人,比我更爱他。”

    “然后他就会爱上你?”

    汪宜尘觉得这个样子的汪宜君真的可怜。

    汪宜君抬起眼眸,楚楚可怜地看着汪宜尘。

    “你懂什么,你根本就什么也不懂,你有什么资格去说未来,说不定有一天莫琛真的会爱上我的!”

    总有一天,莫琛要是发现她的好。

    说不定真的会爱上她。

    汪宜尘知道什么。

    他什么也不懂。

    汪宜君激动地看着汪宜尘。

    汪宜尘的面色始终一片冷静。

    坐在那里开车的司机。

    是对方派来的。

    他不能对汪宜君说的话,表现出伤害。

    甚至是愤怒。

    只能用一句:“你就是在无理取闹!”

    轻轻地拨弄过去。

    转身离开。

    可是汪宜君不想让他走。

    他要是走了。

    一定是商量如何对付莫琛。

    她不能让汪宜尘去做这件事。

    汪宜君死死地抓住汪宜尘的手臂。

    “我不会让你走的!”

    汪宜君斩钉截铁地说着。

    汪宜尘无奈地说道:“你放开,要是你再这样下去的话,别怪我对你不客气了。”

    再这样拖下去。

    他就没有办法和那个神秘人见面。

    汪宜君却根本就听不进汪宜尘的话。

    她现在想要做的事情。

    就是不让汪宜尘和那个男人见面。

    不能让汪宜尘去对付莫琛。

    她不会让任何人对付莫琛的。

    “汪宜君!”

    汪宜尘十分生气地吼道。

    原本正在车里打哈欠的司机,也听到这一声怒吼。

    他忍不住转头看向车窗外。

    汪宜君被这么一吼。

    愣住了,呆呆地看着汪宜尘。

    汪宜尘从来没有这么生气地怒吼过她。

    眼前的汪宜尘像是换了个人般。

    半晌,汪宜君嗫嚅道:“汪宜尘,你吼我,你有什么资格吼我!我告诉你,今天我就算是死,也不会让你出去的!”

    汪宜尘忍无可忍。

    他一把抱起汪宜君。

    汪宜君被吓得抱住汪宜尘脖子。

    瑟缩地问道:“你要干什么?”

    汪宜尘瞪了一眼汪宜君。

    抱着汪宜君转身走进房间。

    司机看了一眼已经被关上的门。

    无所谓的耸肩。

    汪宜尘抱着汪宜君到了房间里。

    放下惊魂未定的汪宜君。

    警告道:“别闹了。”

    汪宜君苍白的脸色稍微缓和。

    她看着汪宜尘。

    语气特别笃定:“你不准对付莫琛!”

    “莫琛是你什么人,你这么维护他!”

    汪宜尘生气,口不择言。

    他十分生气。

    “汪宜君我告诉你,做好你自己,不然的话,连我都没有办法保证你的性命!”

    汪宜君怔愣地看着汪宜尘。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