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千二百一十六章 弄巧成拙
    “小九。”阿栗想要解释。

    可是却无处解释。

    没错,这件事确实很危险。

    他不想要骗厉云惜。

    可是却也不想让厉云惜担心。

    厉云惜抬起头看着阿栗惊慌失措的眼睛,笑道,“阿栗哥哥,你别紧张,我不是要你告诉我这件事到底是怎么回事,我只是

    想说,我支持你,无论你做什么,我会等着你和我一起出国的!”

    听到厉云惜这么懂事的话,阿栗的心里像是有一股暖风吹了进来。

    “小九,你真的长大了。”

    厉云惜看着阿栗眼中丝毫不流露的野性,心头一紧,微微一笑道:“嗯,我长大了,阿栗哥哥你也会来娶我了,不是吗?”

    她从来没有像今天这样渴望长大。

    要是长大了,就可以和阿栗哥哥结婚。

    结婚之后,就根本不用担心会和阿栗哥哥分开了。

    “我们回去吧。”

    阿栗笑着看着厉云惜。

    他真的担心要是继续站在这里的话,他会将厉云惜生吞活剥了。

    厉云惜娇羞地看了一眼门缝。

    发现里面十分安静。

    于是推开门走进去。

    却看见穿着白大褂的女医生走了出来。

    她有些好奇地问道:“医生,是家里有病人吗?”

    不然的话,医生怎么会来呢?

    不知道为何,厉云惜的脑海里浮现出来的第一个人,竟然是沈秋夕的那张脸。

    自从沈秋夕到了家里,家里来医生的频率蹭蹭往上涨。

    比唐可怡怀孕之后,频率还要高。

    不知道的还以为她才是女主人。

    需要这么细心的呵护。

    “是沈小姐烫伤了。”女医生回答道。

    厉云惜的脸色微微一变。

    看了一眼阿栗。

    阿栗也看向厉云惜,倒是没有觉得什么不对劲。

    只是顺口问了一句:“没什么大碍吧。”

    “胸前大面积烫伤,倒是没有什么,涂了烫伤药,休息两天就可以了。”

    女医生笑道。

    目光落在阿栗的身上。

    厉云惜皱着的眉头松开。

    “我还以为是什么大事。”

    上次的事情,已经给她留下心理阴影了。

    她发现沈秋夕这个人好脆。

    就像是脆皮薯片。

    动不动就这里磕伤,那里撞伤、

    就像是需要好好呵护的瓷娃娃。

    “嗯,好,谢谢。”

    阿栗和医生客气一翻。

    女医生走了出去。

    厉云惜才笑声说道:“阿栗哥哥,你有没有发现,这个沈秋夕就像是瓷娃娃,各种受伤……”

    阿栗重重地咳嗽一声,视线落在从后厨走出来的沈秋夕身上。

    厉云惜听到不对劲,也转头看向身后。

    一看是沈秋夕,厉云惜的脸色微变。

    但是想想,她又没有说错,神色也自然几分。

    沈秋夕看着厉云惜。

    那些话自然也听到了。

    只是现在不是去追究这些的事情。

    她看了一眼厉云惜和阿栗,保持着恭敬地态度。

    说道:“请问,莫先生呢?”

    她现在要找到莫琛。

    厉云惜警惕地问道:“你找莫哥哥做什么?”

    这个女人越看越可疑。

    沈秋夕低着头,楚楚可怜地说道:“我只是想要谢谢莫先生,而且我觉得,我真的不适合在这里继续呆下去了,在这里的这

    些日子里,我给大家添了太多麻烦了。”

    “你要走?”

    听到沈秋夕这么说,厉云惜的眉头皱得更紧。

    现在是什么时候。

    这个女人竟然说她要走。

    这不是往虎口送吗?

    “你要是现在走的话,那些人马上就会把你捉回去的。”

    而且,上次莫琛和阿栗哥哥去救她。

    肯定也让那些人吃到苦头。

    “不会的。”沈秋夕很笃定地说道,“那些人已经被警察抓住了,我想,这件事应该到此为止了,这段时间真的要麻烦你。”

    说完,沈秋夕抬起头看着厉云惜。

    她的眼神很真诚。

    却也很紧张。

    紧张这一招以退为进,会失败。

    但是看厉云惜的反应,应该是没有看出来,她这是在以退为进。

    厉云惜确实没有看出沈秋夕在使计。

    她本身是一个单纯的姑娘。

    对沈秋夕有意见。

    但是绝对不会因为对一个人有意见,就想着要去害她。

    所以,对于沈秋夕要是出去,必然会被抓回去。

    她断断做不到,高兴地说,你走吧走吧。

    “可是,这样还是很危险,上次的抓捕,听说有个大佬逃了,要是他把你抓回去怎么办?”

    厉云惜有些担心地看着沈秋夕。

    阿栗也不赞同沈秋夕这个时候走。

    “谢谢你,小姐,不过,我知道大家都不喜欢我在这里呆着,所以我必须走。”

    “没有人不喜欢你在这里呆着呀。”

    看着沈秋夕非要走,厉云惜有些着急了。

    “你要走,可以,但是必须得等到这件事结束之后吧,等那个大佬也落网吧。”

    不知道是不是受到香港电影的影响太深。

    厉云惜总觉得对方要是抓到沈秋夕。

    肯定会将她的脚筋手筋挑断。

    反正抓到沈秋夕,一定不可能好吃好喝伺候着。

    所以,现在不能走。

    走了,她们这辈子都休想要安心。

    沈秋夕要的就是这个效果。

    她看着厉云惜:“小姐,我知道你善良,但是我要是继续在这里呆下去的话,大家都不会开心的。”

    厉云惜无助地看向阿栗。

    阿栗也不知道怎么说。

    就在这个时候,楼上传来唐可怡的声音:“你们在干什么?”

    从唐可怡的角度看去,三个人好像在吵架。

    但是她站的远的原因,根本就听不到他们在说什么。

    沈秋夕立刻抬起头,看了一眼唐可怡。

    厉云惜也抬起眼眸,看了一眼唐可怡。

    然后蹬蹬瞪的上楼。

    对唐可怡说道:“可怡姐姐,沈秋夕说她要走。”

    唐可怡皱眉:“好好地,怎么又说要走?”

    她已经让莫琛去调查沈秋夕的事情了。

    应该过段时间就可以处理完。

    到时候,这群人都被警察拿下。

    外面就再也没有什么可以威胁到沈秋夕了。

    所以,唐可怡对站在楼下的沈秋夕说道:“你要走也可以。”

    沈秋夕心里一个咯噔。

    没有想到唐可怡会这么说。

    那她的如意算盘不是打错了?

    她原本打算和唐可怡说要走的事情。

    这样的话,唐可怡肯定会挽留她的。

    她就可以得寸进尺地说自己根本就不适合后厨的工作。

    可是……

    完全没有想到唐可怡竟然会这么说。

    这下可怎么办?

    弄巧成拙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