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千二百一十四章 烫伤
    晚上。

    莫琛回家吃饭。

    看见来上菜的沈秋夕,才知道沈秋夕已经回来了。

    不过,莫琛并没有多说什么。

    沈秋夕偷偷看了一眼莫琛。

    这么多天,沈秋夕住在医院里。

    莫琛都没有去看她一眼。

    就算是自杀的事情,闹到颜景艺那里去。

    莫琛还是没有去看她一眼。

    难道她真的那么不重要吗?

    沈秋夕很想问莫琛。

    可是,她不能问。

    现在,要做的是忍耐。

    沈秋夕端着盘子,看着莫琛上楼的背影。

    无论什么时候,莫琛回家的第一件事,都是去看唐可怡。

    唐可怡就是他心尖上的宝物。

    沈秋夕恨恨地仰起头,看了一眼那双半开的房门。

    想象中房间里那个女人受着莫琛的温柔。

    浑身上下就像是被蚂蚁啃噬般难受。

    她自杀受伤,却没有得到任何的回应。

    哪怕是温柔的一撇都得不到。

    沈秋夕看着已经被纱布纠缠的手臂。

    脸色苍白地退回后厨。

    ……

    莫琛到了二楼。

    悄悄地推开门。

    发现唐可怡躺在床上睡着了。

    自从怀孕之后,她就越来越嗜睡了。

    莫琛走到唐可怡的身边,蹲下身子,点了点唐可怡的鼻子。

    唐可怡睁开眼睛,看着眼前的男人。

    脸上浮现出甜甜的微笑:“你回来了?”

    莫琛点点头,摸着唐可怡的肚子,说道:“饿了吗?”

    唐可怡爬了起来,摇摇头,看着窗外已经暗下来的天色,微微一愣。

    “不是吧,都已经到晚上了,我还以为……”

    莫琛吻了一下唐可怡的额头,笑道:“要是想睡的话,继续睡吧。”

    唐可怡摇摇头,站起来,笑道:“我觉得你完全是把我当猪养,再这样下去,我都要胖成一只小猪了。”

    到时候生完宝宝,做塑性的话,就更加麻烦了。

    莫琛圈住唐可怡的腰身,笑道:“不管你是什么样子,都是我喜欢的样子。”

    听到莫琛说这么甜蜜的话,唐可怡的脸瞬间就红了。

    “你今天是怎么了,嘴巴抹蜜了……”

    唐可怡低下头,看着自己的小肚子。

    忽然觉得好幸福呀。

    莫琛在身边,孩子也很快就要出生了。

    一切都是最幸福的模样。

    “我们下去吧。”

    唐可怡拉住莫琛的手,撒娇道。

    莫琛点了一下头,拉着唐可怡下楼。

    到了楼下,正好沈秋夕端着一大盆满满的汤上来。

    汤冒着热气,看起来就很烫的样子。

    看见唐可怡和莫琛甜甜蜜蜜地走下来,沈秋夕嫉妒的眼神几乎要将唐可怡的身体穿洞。

    “啊!”

    忽然,原本稳稳地拿在手里的汤,不知道怎么回事,全都泼在沈秋夕的身上。

    和莫琛说话的唐可怡顺着声音看过去,瞬间就看到身上湿漉漉的沈秋夕。

    “莫琛,你快去帮秋夕呀。”

    这个时候,所有人都在工作,根本就没有人在客厅。

    莫琛看了一眼唐可怡,又看了一眼倒在地上楚楚可怜的沈秋夕。

    身边也的确没有人可以帮忙。

    所以他走下楼梯,扶起沈秋夕。

    他的动作称不上粗暴,但是绝对不温柔。

    整张脸冷冰冰的。

    扶起沈秋夕之后,莫琛冷冰冰说道:“赶紧下去,我让医生马上来。”

    沈秋夕看着莫琛,嗯了一声。

    转身缓缓地退了下去。

    到了后厨,阿芳看见沈秋夕浑身都是水,有些懵逼地问道:“秋夕,你这是怎么了?”

    沈秋夕烫得难受,转身走向浴室,一边走一边解释道:“我把汤倒在身上了。”

    说完,关上门,脱下衣服。

    大半的肌肤都是红红的,像是水煮虾般。

    也不知道会不会留下伤疤。

    都怪唐可怡。

    要不是她下来,她也不会烫伤。

    这个女人怎么像是个瘟神般生活在她的周围。

    沈秋夕拧开水龙头,将毛巾弄湿。

    开始擦拭身体。

    唐可怡真的是瘟神。

    要是没有唐可怡的话,这个家里的女主人就是她了。

    毕竟莫琛喜欢的唐可怡。

    说明他喜欢的就是这么一挂。

    要是是她先遇到莫琛,说不定现在一切都不一样了。

    说不定现在少夫人的位置就是她的了。

    所以,说白了,只不过是唐可怡比她先遇到莫琛而已。

    只不过她现在怀孕了……

    对了怀孕……

    沈秋夕看着镜子里跟唐可怡神似的脸。

    一个念头从脑子里冒了出来。

    现在唐可怡怀孕了。

    肚子也越来越大。

    眼看着就要生了。

    要是她可以在这段时间,稳固自己的地位。

    说不定可以夺到少夫人的位置。

    就看现在她怎么把握这段时间了。

    “啊!”

    因为太专注想事情。

    沈秋夕一个用力,差点擦破皮。

    外面的阿芳听到叫喊,连忙问道:“怎么了?”

    沈秋夕看了一眼皮肤,幸好只是个小口子。

    丝毫不影响美观。

    不然的话,她还怎么用身体去勾引莫琛。

    “芳姨,没事。”

    阿芳拍了拍胸口的位置:“没事就好没事就好,你说最近家里怎么出了怎么多事情,尤其是你,秋夕,你要不要出去问个神

    ,或者拜拜佛,求个平安。”

    毕竟,真的太奇怪了。

    自从沈秋夕进了莫家之后,莫家就没有安宁过。

    沈秋夕继续擦拭身上的烫伤。

    “嗯,谢谢芳姨。”

    沈秋夕继续擦拭身子。

    阿芳看了一眼门口。

    听到里面没有动静,才走到客厅。

    正好和匆匆而来的医生,碰了个面。

    “芳姨,秋夕怎么样了?”

    唐可怡站在门口的位置问道。

    很明显是起来迎接医生。

    阿芳道:“少夫人,沈秋夕现在在浴室里,我现在就去叫她。”

    “嗯,你带着医生给她做检查吧。”

    自从上次发生绑架的事情。

    唐可怡也不敢让沈秋夕去医院看病。

    于是就请了皮肤科的医生过来。

    阿芳应了一声,带着医生往后厨的方向走去。

    莫琛扶着唐可怡的腰身,说道:“你现在可以放心了?”

    唐可怡嗯了一声,眸子看着莫琛的脸颊。

    低下头说道:“莫琛,我看她老是心神不宁的,你要不要问问她到底是什么事情,看看她的事情能不能摆平……”

    这样的话,沈秋夕也不需要继续住在莫家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