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千二百一十一章 他不是我男朋友
    这句话怨气冲天。

    汪宜尘却觉得奇怪。

    汪宜君怎么知道?

    “你在赌场一天一夜,为什么不来救我?!”

    一天一夜,这男人都在赌场逗留。

    他就没有想象过,她在那个别墅里,只有她一个人。

    而他呢。

    只想着赌博!

    汪宜尘问道:“你怎么知道我在赌场一天一夜。”

    他走的时候,特别担心汪宜君,所以没有对那栋别墅仔细检查。

    但是汪宜君知道他在赌场。

    那一定是通过某种渠道。

    这种渠道到底是……

    “哼,要想人不知,除非己莫为!”

    汪宜君以为他是心虚自己被发现在赌场。

    所以更加生气。

    本来是转移话题的手法。

    最后却意外地点燃起汪宜君的爆点。

    她越想越觉得委屈。

    汪宜尘十分认真地说道:“别闹,你到底是怎么知道了?”

    这很重要。

    汪宜君看着他严肃的面孔。

    委屈兮兮的说道:“是一个男人,他在别墅里全程播放了你去哪里的画面。”

    “什么?!”

    汪宜尘大惊。

    他被全程直播了?!

    而且,汪宜君见到一个男人。

    难道这个男人就是幕后的那个人?

    “你还记得那个男人的长相吗?”

    汪宜尘有些激动地问道。

    汪宜君见他这么激动,配合地想了想,却想不起来。

    那个男人的长相很普通。

    唯一能说出来的,就是那个男人年龄在四五十岁之间。

    其他的,不好描述。

    “我不记得了。”

    那个人原本是带着帽子。

    遮住脸的。

    但是后来,干脆直接将帽子拿掉。

    估计就是太普通的长相,根本就不会引起注意。

    所以才敢大胆的将帽子拿掉。

    “不记得了?”

    汪宜尘的眼眸闪过一丝失望。

    但是很快就恢复镇定。

    “你先好好休息,我出去一下。”

    刚要转身,却发现桌上不知道什么时候放了一碗粥。

    汪宜尘纳闷地看着桌上的粥。

    “这碗粥?”

    谁送来的?

    难道是那个让他来美国的人?

    现在,那个人还是能看见他在做什么吗?

    要是真的是这样的话,太可怕了。

    他还根本就不知道对方是谁。

    可是对方对他的事情却了如指掌。

    汪宜尘想了想,还是转身出门去买饭。

    汪宜君目送着汪宜尘出门。

    看着桌子上的粥。

    心中凄凄,也不敢去碰那碗粥。

    只好闭上眼睛。

    却不敢睡着。

    虽然只在别墅里关了一天一夜。

    可是那种孤立无援的感觉。

    实在是太不好了。

    汪宜君虽然闭着眼睛,却始终保持着警惕的姿态。

    就在这个时候,房门被轻轻地推开。

    静悄悄的。

    没有人出声。

    汪宜君的心脏绷紧。

    难道是那个男人派来的杀手?!

    她猛地睁大眼睛,却发现根本不是什么杀手。

    而是……

    护士小姐。

    “你好。”

    护士小姐冲着汪宜君微微一笑打招呼。

    不明白为什么她这么警惕。

    汪宜君这才松懈下来,冲着护士小姐点点头。

    “哦,你还没有吃饭吧?”

    护士小姐将她之前放在桌子上的碗递给汪宜君。

    “医生说你是因为一天一夜没有吃饭,饿晕过去的。所以我给你买了一碗粥,你先填填肚子吧。”

    汪宜君诧异地看着护士小姐。

    “这……这是你买的?”

    护士小姐点点头。

    不过这本来是给汪宜尘的。

    现在不过是做了个顺水人情。

    汪宜君感激地说道:“谢谢你。”

    护士小姐腼腆一笑:“不用。到了国外,更应该互相帮助嘛。”

    汪宜君觉得这姑娘挺有意思的。

    既然都是华国人,便顺口问了一句。

    “你祖籍是哪里的?”

    护士小姐摇摇头,笑道:“我不知道,爷爷奶奶那一代就在这里了。”

    汪宜君有些不好意思。

    感觉像是碰到了小姑娘的伤疤。

    只好沉默。

    护士小姐倒是很想得开。

    “没关系,我只要记得自己是个中国人就好了。”

    说完,护士小姐问汪宜君:“你呢?不是住在美国吧?还是来旅游的?”

    汪宜君也不知道自己到底来这里是做什么的。

    反正一觉醒来,就发现自己在美国了。

    但是,这么离奇的事情说出来。

    估计也是被当做故事来听。

    “来旅游。”

    她只好找一个比较靠谱的答案。

    护士小姐点了一下头,含笑道:“是了,和男朋友一起出来度蜜月吧?”

    汪宜君正在搅拌粥。

    听到这句话,差点没有将口中的米粒喷了出来。

    男朋友?!

    “不是的,护士小姐,不是你想的那样,那个人是我兄弟,不是我男朋友!”

    汪宜君连忙解释道。

    却听到砰地一声巨响。

    汪宜君和护士小姐纷纷地看向门口。

    发现是汪宜尘回来了。

    掉在地上的是饭盒。

    汪宜君看着脸色难看的汪宜尘。

    觉得莫名其妙。

    这是怎么了?

    脸色这么难看?

    护士小姐也有些被吓到了。

    感觉汪宜尘的脸色,比抱着汪宜君来的时候,还要可怕。

    就像是火山下一秒就要喷发。

    令人瑟瑟发抖。

    不寒而栗。

    护士小姐吓得脸色灰白。

    汪宜尘站在原地,久久没有说话。

    三个人之间,构成奇怪的图案。

    “……”

    汪宜君动了动嘴唇,最后却发现手心一片汗水。

    嗓子眼里根本就发不出声音。

    此时此刻的汪宜尘,就像是被吵醒的雄狮般。

    阴沉的眸子俯视着大地。

    房间里的空气,温度很低。

    快要把他们都冻成植物人。

    汪宜尘还是没有的动。

    就在汪宜君要怀疑站在门口的根本就是一块牌子。

    而不是汪宜尘时。

    汪宜尘放在口袋手机响了起来。

    汪宜君松了一口气。

    可是,汪宜尘还是像一棵松树般,站在原地。

    丝毫没有要接电话的意思。

    难道……这种沉默还要继续下去吗?

    汪宜君觉得很莫名其妙。

    关键是她根本就不知道为什么汪宜尘这么生气。

    这种生气就像是想来就来的风。

    根本就没有前期的准备。

    “你……不接电话吗?”

    汪宜君主动提醒道。

    打破这一屋子的沉默。

    汪宜尘的目光像是磁铁般,紧紧地落在汪宜君的身上。

    脑海里却不断地回旋着“他不是我男朋友!”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