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千二百零九章 莫琛
    厉云惜扶着唐可怡。

    缓缓地往家门口走去。

    到了门口,刚好司机也下车,打开车门。

    坐在里面的沈秋夕,一脸苍白。

    看着熟悉的地方,沈秋夕的眼眸像是被星星点亮般。

    美丽的眸子露出邪恶的微笑。

    很好。

    回来了。

    接下来,就让她把这个宅子闹得鸡犬不宁吧。

    “沈秋夕。”

    厉云惜叫了一声沈秋夕。

    但是为了不让沈秋夕伤害到唐可怡。

    她站在了唐可怡的身前。

    唐可怡也看向沈秋夕。

    发现她除了脸色苍白之外。

    其他好像都挺好的。

    沈秋夕从车上跳了下来。

    唐可怡这才注意到她的手上也被纱布缠着。

    沈秋夕也看向唐可怡。

    目光却变得像是一滩水般温柔。

    再也不是之前医院的时候,那种凶横毒辣的模样。

    “对不起,少夫人。”

    沈秋夕站在唐可怡面前。

    深深地鞠躬。

    一副认错的样子。

    厉云惜和唐可怡都愣住了。

    沈秋夕始终低着头。

    大有一副唐可怡不说起来,就不起来的气势。

    唐可怡只好说道:“秋夕,你没有做错什么,为什么要道歉呢?”

    沈秋夕抬起眼眸,诚恳地看着唐可怡。

    “少夫人,之前我在医院里,那样对你说话,是我不对。”沈秋夕解释,“当时我刚被救了回来,心里面十分的惶恐和不安,

    想要找一个发泄的地方,所以我才会……”

    说完,她继续低垂着脑袋。

    唐可怡和厉云惜交换了一个眼神。

    一时之间不知道怎么好。

    本来以为沈秋夕会借着这个事情继续大闹一场。

    但是没有想到她竟然认错了。

    唐可怡笑道:“其实,那件事我也有错,要不是我的疏忽,你也不会被那群歹人抓回去。”

    沈秋夕低下头,不说话。

    厉云惜连忙上前打圆场。

    “好了好了,现在没事就好,回家吧。”

    三个人一起走回家。

    阿芳见沈秋夕回来。

    高兴地对沈秋夕说:“你回来了?没事吧?”

    沈秋夕点点头。

    看了一眼已经转身上楼的唐可怡和厉云惜。

    眸子闪过一丝狡诈。

    可惜,唐可怡和厉云惜已经上楼了。

    根本就没有注意到沈秋夕的眼眸。

    唐可怡和厉云惜上了楼。

    回了唐可怡的房间。

    唐可怡和厉云惜坐下。

    两个人沉默了一会儿。

    唐可怡说道:“沈秋夕真的放下来了吗?”

    回来的路上,她一直想要问这个问题。

    不知道为什么。

    她就是觉得沈秋夕根本就没有原谅她。

    虽然刚才她看起来很柔和。

    没有任何的戾气。

    厉云惜看向唐可怡。

    其实她也有这样的担忧。

    这态度的变化也太大到了吧。

    真的是想清楚了?

    “也许,她真的是想通了。”厉云惜支着下巴,对于自己的话,也不知道有几分相信。

    唐可怡嗯了一声。

    “好吧,她能想通就好。”

    虽然她觉得自己也有错误。

    但是要是沈秋夕一直带着怨恨活下去的话。

    对于大家日后的生活是没有好处的。

    ……

    美国。

    汪宜尘在赌场呆了一天一夜。

    自始至终。

    他没有问过一句汪宜君的情况。

    金发碧眼的女人陪了汪宜尘一天一夜。

    都觉得犯困了。

    可是汪宜尘却十分兴奋。

    “还有什么好地方可以玩吗?”

    他倒成了来旅游的。

    不像是来救人的。

    金发碧眼的女人揉了揉有些疼痛的太阳穴。

    “no。”她叽里咕噜地说了一通英文。

    大概的意思就是他们现在必须在这里休息。

    汪宜尘却说道:“怎么,你们的老板就给你们这些钱?”

    他还没有玩够呢!!!

    只有让对方也觉得厌烦了。

    汪宜君的处境才能越来越安全。

    要是他表现得越紧张。

    对方只会一直拿着汪宜君来要挟自己。

    所以,为了不让汪宜君陷入危险。

    他必须让自己成为一个纨绔。

    至少,看起来。

    此刻,在宅子里的汪宜君。

    可以清楚地看到汪宜尘的一举一动。

    已经一天一夜过去了。

    这个男人一点儿都不紧张她吗?

    赌博这么好玩吗?

    至少……至少她还是他的亲人吧。

    要这么绝情吗?

    既然这么绝情,那为什么要来这里?

    汪宜君已经一天一夜没有吃东西了。

    脑袋里晕晕乎乎的。

    此刻,看到汪宜尘那张没有表情的脸。

    心脏更是一阵阵地抽痛。

    她快要饿死了。

    难道就要饿死在这个地方吗?

    为什么?

    她这辈子还没有开始,就要结束了吗?

    汪宜尘你这个混蛋!!!

    混蛋!!!

    要不是他……亲她的话,她就不会离家出走。

    也不会莫名其妙到了这个地方。

    汪宜君感觉眼皮好沉重。

    几乎要将她的最后一抹意志压垮。

    这个时候,屏幕里的车子,已经缓缓地发动。

    不知道开往什么地方。

    汪宜君已经完全没有精力去注意这个问题。

    她现在好想喝一滴水。

    吃一口面包。

    哪怕是最讨厌的海带。

    只要能填饱肚子。

    就可以了。

    然而,这里连活人的气息都没有 。

    更不要说有人给她送饭了。

    “难道……”

    真的要死在这个地方了吗?

    汪宜君努力地想要睁开眼睛。

    可是眼皮真的好重好重。

    好像是千斤顶压在眼球上。

    双眼的缝隙也越来越小。

    越来越小。

    她的头也越来越重,越来越重……

    “莫琛……”

    你在哪里……

    救救我。

    救救我……

    汪宜君咕哝了一句。

    十分低哑。

    在这寂寞的房间里,低低地回响。

    可惜,却没有人听到。

    汪宜君觉得眼前好像出现了莫琛的身影。

    他高大的身影,像是一抹阳光。

    可是等她走过去。

    却发现莫琛不见了。

    汪宜君连忙大声喊着莫琛的名字。

    可是周围根本就没有莫琛的身影。

    空荡荡的。

    就在她近乎绝望的时候,一道光从后面穿过她的身体。

    瞬间将她的人生都照亮。

    她转身,看到光里站着一个人。

    逆光而战,根本就看不清楚对方的长相。

    汪宜君努力地想要睁大眼睛。

    却还是看不清楚对方的长相。

    “莫琛……”

    她低低地喊了一声。

    感觉站在光里面的那个人,身体僵硬。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