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千二百零六章 剪刀
    医院。

    麻醉剂的功效过去。

    沈秋夕醒来。

    颜景艺看着沈秋夕。

    沈秋夕也看着颜景艺。

    两个人都没有说话。

    半晌,沈秋夕才缓缓地开口:“你为什么要救我?”

    颜景艺看了一眼窗外。

    视线慢慢地移到了沈秋夕的脸上。

    许久,才说道:“我和你没有什么仇,也没有什么怨,看见一个往死的边缘上撞,没有理由不去救你的。”

    她不是见死不救之人。

    演戏这么多年,自认为还保持着善良的一面。

    没有办法看着人往死的路上走。

    无动于衷。

    “夫人,我想死,你知道心如死灰,绝望的感觉吗?在这个世界上,我已经没有一个亲人了,现在又发生这样的事情,我已

    经没有活下去的意义了!”

    说着说着,沈秋夕的眼泪就留下来了。

    没想到自己的演技还不错。

    沈秋夕低下头,用袖子遮住唇角的笑意。

    颜景艺没有看见沈秋夕的笑容。

    以为她已经悲伤到无法自拔。

    只好抬起手轻轻地拍了拍沈秋夕的后背。

    让她的情绪缓和缓和。

    然而,让颜景艺没有想到的是,沈秋夕一把抱住颜景艺。

    将自己的下巴搁在颜景艺的肩膀上。

    肆无忌惮地哭诉道:“夫人,你可真好,这个世界上已经没有人对我这么好了……”

    说完,沈秋夕开始呜呜呜地哭起来。

    她哭得很真。

    因为沈秋夕知道。

    颜景艺是个演员。

    还是她不真情实感地演出。

    只怕颜景艺会看出破绽。

    所以,沈秋夕哭得很认真。

    眼泪拼命地从眼眶里挤了出来。

    哭了半天,沈秋夕总算是稳住心情。

    捂住有些红肿的眼睛。

    “不好意思,夫人,我实在是太……”

    颜景艺站了起来,语气淡淡:“没关系,人总是有需要肩膀的时候。”

    她转头看了一眼肩膀上的泪痕。

    这倒不像是假哭。

    而是真的哭。

    沈秋夕顺着颜景艺的目光,落在她的肩膀上。

    发现颜景艺的肩膀上是一片泪泽。

    沈秋夕吓得慌了神,连忙要站起来。

    “夫人,对不起,我……”

    看着沈秋夕慌里慌张的样子,颜景艺摁住她肩膀的地方。

    说道:“没事没事,只是一件衣服而已,你要是真的觉得对不起我,就好好地活在这个世界上吧。”

    沈秋夕低下头。

    对于这件事不能给出保证。

    “夫人,我对这个世界……”

    “我们都是你的朋友,亲人。”

    颜景艺也不知道为什么会说出这样的话。

    她就是觉得眼前的沈秋夕很可怜。

    连一个亲朋好友也没有。

    这很像她以前的经历。

    她忽然一下子就理解了为什么唐可怡会同情这个人了。

    厉君诺的调查结果,她也看了。

    沈秋夕确实是父母不在了。

    身边也没有亲人。

    欠下一屁股高利贷。

    现在被高利贷追债。

    真的很可怜。

    而且那些钱都是沈秋夕的父母欠下的。

    这对父母说来也让人觉得可恶。

    嗜赌成性。

    当时为了赌博。

    竟然去申请了高利贷。

    最后在赌桌上输得一大糊涂。

    要拿自己的女儿去抵押赌债。

    但是沈秋夕不愿意。

    逃了出去。

    父母被逼死之后,并没有放过沈秋夕。

    而是追着沈秋夕要还钱。

    沈秋夕一个小姑娘,哪里来的钱。

    当然是逃跑。

    但是没有想到的是,这些高利贷丧心病狂。

    非要将沈秋夕卖了换钱。

    也是在那天晚上。

    沈秋夕碰见了莫琛。

    那天,厉君诺将沈秋夕的资料给莫琛。

    但是莫琛完全不在意。

    厉君诺便将那份资料给了颜景艺。

    所以颜景艺对沈秋夕的过去,也有一定的了解。

    好像了解之后,真的很难对这个姑娘产生敌意。

    尤其是因为长相。

    这种看起来很莫须有的罪名。

    “……”

    沈秋夕诧异地看着颜景艺。

    眼神里划过一丝不可思议。

    这些人……都这么善良吗?

    对于其他人,都保持着这么大的善意吗?

    难道他们就从来没有想过。

    或者是质疑过她吗?

    被这么大的善意包裹着。

    沈秋夕有些想要迷失在颜景艺的目光中。

    “谢谢夫人。”

    最后她还是低下了头。

    避开了颜景艺的目光。

    不能。

    不能心软。

    她不想过着逃亡的生活。

    不想在继续以前没有钱的日子。

    但是莫家少奶奶的位置只有一个。

    有了唐可怡,就没有她。

    所以,她不能心软。

    颜景艺拍了拍沈秋夕的肩膀,说道:“我先走了,你不要再想着自杀的事情了,活着,才有希望。”

    沈秋夕点了一下头。

    目光却是避开颜景艺的。

    颜景艺有些不安地看着沈秋夕。

    这姑娘不会是还想着自杀的事情吧?

    颜景艺转身,十分严肃地看着沈秋夕。

    “你看着我的眼睛。”

    沈秋夕愣住。

    诧异地看着颜景艺。

    颜景艺十分严肃地说道:“答应我,活着,活下来才有希望!”

    沈秋夕很轻地嗯了一声。

    目光却始终不和颜景艺接触。

    颜景艺真的担心这姑娘还会自杀。

    所以看了一眼沈秋夕,说:“沈秋夕,你别敷衍我!”

    沈秋夕转头,冲着颜景艺甜甜一笑:“夫人,我知道,你说得没有错,活着才有希望,我都知道呢。”

    颜景艺听到这句话,总算是放心了。

    对沈秋夕点点头,说道:“那我先走了。”

    要是回去晚的话,家里人会担心的。

    沈秋夕点了一下头。

    目送着颜景艺走出病房。

    看着这空空无物的病房,唇角露出微微一笑。

    自杀?

    哈哈,她当然还会继续自杀。

    不然的话,怎么让唐可怡内疚。

    以后还怎么成为莫夫人呢。

    沈秋夕微微一笑。

    虽然房间里危险的工具都已经被收回去了。

    但是……

    沈秋夕从枕头底下拿出一把剪刀。

    这把剪刀是从护士的盘子里偷偷拿出来的。

    根本就没有人发现。

    但是相信很快,护士就会发现少了一把剪刀。

    到时候,她只需要在护士发现少了剪刀的时候。

    开始上演自杀的情节就可以了。

    哈哈哈。

    沈秋夕看着剪刀,唇角露出神秘的微笑。

    手中的剪刀,散发着冰冷的寒光。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