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千二百零四章 三次
    颜景艺的目光落在沈秋夕的身上。

    不确定沈秋夕的话到底是真的还是假的。

    毕竟,她根本就没有办法钻进沈秋夕的脑袋里。

    好好地看看沈秋夕到底想什么。

    沈秋夕见颜景艺不为所动。

    只好连忙说道:“再说了,我现在也根本就配不上莫先生,关于这一点,我有自知之明的。”

    说完,低垂着脑袋。

    看起来像是很受伤的样子。

    颜景艺联想到她之前说的被侵犯……

    对她的讨厌度下降不少。

    “你打算怎么办?”

    颜景艺问。

    既然她喜欢莫琛,那莫家就不能让她呆下去了。

    否则始终会出事的。

    “我……我不想活了……”

    沈秋夕看着颜景艺。

    “我这样,活下去还有什么意义。”

    说着,沈秋夕就激动地往旁边的墙壁撞去。

    看样子,倒是真的不想活了。

    颜景艺连忙去拽住沈秋夕。

    可是沈秋夕非要不管不顾地往墙上去拽。

    她虽然看起来很柔弱的样子。

    但是力道不小。

    似乎真的不要命了。

    颜景艺没有办法,只是拼命地按铃。

    在护士站的护士听到声音,连忙赶了过来。

    帮着颜景艺将沈秋夕按住。

    医生也进来。

    将准备好的麻醉剂打进沈秋夕的身体内。

    瞬间,沈秋夕就不闹腾了。

    乖乖地躺在床上。

    像是一个睡着的瓷娃娃。

    颜景艺看着躺在床上的沈秋夕。

    总算是松了一口气。

    “夫人。”

    医生看了一眼沈秋夕,叹气道:“这已经是今天的第三次了……”

    “你是说第三次闹自杀?”

    颜景艺吃惊地看着医生。

    第三次,这女人寻死的决心就这么强?

    医生点点头:“是的,夫人,第一次的时候让护士拦截了,我们也请了专业的心理医生来给她做心理疏导,但是没有想到,

    在做心理疏导的过程中,她忽然抢过心理医生手中的笔,狠狠地往自己的手腕上戳去。”

    说着,医生的视线落在了沈秋夕左手手腕上。

    颜景艺这才发现沈秋夕的左手手腕上包着纱布。

    “伤口大吗?”

    颜景艺问道。

    “幸好当时心理医生反应十分及时,只是戳伤表层皮肤而已。”

    医生看着沈秋夕,幸好当时给沈秋夕做心里辅导的医生,力气十分大。

    不然的话,可能沈秋夕的手臂就废了。

    颜景艺点点头,眉头微微皱起来。

    看她的架势,还真的不像是假的。

    为了博取同情。

    可是,沈秋夕也承认。

    她爱上莫琛了。

    让她回去,是根本不可能的。

    颜景艺有些心烦地捏了捏眉心。

    人和人的关系真的像是蜘蛛网。

    最开始的只是一根线牵扯着。

    莫琛救了沈秋夕。

    沈秋夕和莫琛有了联系。

    然后沈秋夕入住莫家。

    和莫家的每一个人都拉上关系。

    原本简单的关系,就变成了复杂的蜘蛛网关系。

    现在沈秋夕变成这个样子。

    她们都有不可挣脱的干系。

    颜景艺揉了揉额头。

    就在这个时候,手机响了起来。

    是厉云惜打来的。

    “妈咪,你什么时候回来呀?”

    厉云惜还不知道发生什么事情。

    只是知道颜景艺出去会友人。

    至于是什么友人,也没有说。

    颜景艺长长地舒了一口气,想要将胸口的郁闷气息输出去。

    想了想,这件事也不能告诉厉云惜。

    这孩子还小。

    没有必要告诉她。

    让她徒增烦恼。

    “等一等吧。”

    她努力让自己的声音听起来没有这么低迷。

    厉云惜逗弄着阿栗的手指,笑道:“好吧,那你可要早点回来。”

    说着,忽然压低了声音。

    “爸爸知道了,肯定会吃醋的。”

    颜景艺的脸上露出微笑。

    “你这孩子……好了,不说了,我会早点回去的。”

    厉云惜点点头,挂了电话。

    唐可怡探过身子问厉云惜:“小九,妈说什么时候回来了吗?”

    旁边的莫琛一只手托住唐可怡的腰。

    视线也落在厉云惜身上。

    厉云惜抿了一下嘴唇,摇摇头:“没有,她说会尽早,也不知道什么时候。对了,她到底是和谁见面了?”

    怎么大家都不知道吗?

    唐可怡想起颜景艺出门的时候,神色有些不对劲。

    现在说出来,没有意义。

    只会平添增加大家的担心。

    所以她还是没有说。

    只是有些担忧地看着窗外。

    不知道颜景艺什么时候回来。

    “当时我和莫琛在楼上。”

    阿栗忽然说话,“好像君诺说来的时候碰到了阿姨,不会有事的,你们不用担心。只是老朋友之间见面。”

    “可是妈咪很少不告诉我们她去哪里的。”

    厉云惜还是有点点担心。

    以前颜景艺出去,都会告诉大家去哪里。

    但是这一次竟然没有人知道她去哪里。

    这实在是让她心里很不安。

    阿栗轻轻地将厉云惜拥抱在怀里:“小九,你不用担心,要是担心的话,我们就让你哥哥看看阿姨的车子开去哪里了。”

    反正那辆车是厉君诺。

    厉君诺肯定在车里装了什么。

    可以追查到车子现在在哪里。

    说曹操,曹操就从二楼了探出脑袋。

    “说我什么坏话呢?”厉君诺调侃道,视线落在莫琛身上,“你交代我的事情,我已经弄好了,上来看看吧。”

    阿栗快速地看了一眼莫琛。

    发现莫琛已经站了起来。

    阿栗也跟着站了起来。

    跟着莫琛往二楼走去。

    厉云惜拖着身子坐在唐可怡身边,压低声音问道:“可怡姐姐,你知道他们在做什么吗?”

    最近总是神秘兮兮的,像是在密谋什么大事。

    唐可怡摇摇头。

    莫琛没有说。

    她也没有问。

    厉云惜有些无趣地打开电视。

    视线却一直往楼上飘去。

    莫琛和阿栗上楼之后。

    阿栗立刻将书房的门锁上。

    着急的问厉君诺:“你已经找到汪宜尘在哪里了?”

    厉君诺点点头。

    “那是,你也不看看我到底是谁。”

    阿栗懒得听厉君诺的自夸,也是走到电脑前,问道:“他现在到底在哪里?”

    厉君诺指着地图上的一个点,十分自豪地说道:“这!”

    莫琛和阿栗看了过去。

    两人的眼眸都划过一丝不可思议。

    “维拉斯加?!”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