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千一百九十六章 可怡回来了吗
    从医院回来之后。

    大家都很累了。

    唐可怡躺在床上一会儿就睡着了。

    怀孕之后的她,变得越来越嗜睡。

    莫琛陪着唐可怡睡着之后。

    下楼。

    发现阿栗就在楼下等着。

    “有什么事情吗?”

    阿栗看了一眼莫琛。

    十分谨慎地点点头。

    他知道莫琛在楼上陪着唐可怡。

    所以没有上去打扰莫琛。

    因为阿栗知道。

    在莫琛的心里,唐可怡是第一。

    他的事情是第二。

    “是汪宜尘,忽然之间没有他的消息了。”

    莫琛皱了一下眉头。

    汪宜尘没有消息?

    他们已经定好合作。

    怎么会忽然之间没有消息了?

    “到底是怎么回事?”

    “刚才接到的消息,他身上的追踪器好像是被拆卸了,因为我们的人已经没有办法追踪到他的信号。”

    “……”

    莫琛眉头皱得更紧。

    难道是他们之间的计划被发现了?

    他揉了揉眉心。

    “你让厉君诺马上过来。”

    阿栗点点头,给厉君诺打电话。

    厉君诺刚准备睡觉。

    就被电话超醒来。

    一看是阿栗。

    他也不敢耽误,连忙拿起电话,说道:“说吧,有什么事情?”

    阿栗将汪宜尘忽然消失的事情告诉了厉君诺。

    厉君诺的眉头也皱了起来。

    汪宜尘消失了?

    怎么回事?

    难道是因为被对方发现了?

    “莫琛也是这个担心。”阿栗看了一眼窗外的风景,眉头微微皱起来。

    太多事接踵而来。

    让他有些力不从心的感觉。

    厉君诺一下子从床上跳了下来,对阿栗说道:“我知道了。”

    说着伸出手开始穿衣服。

    穿完衣服,厉君诺马上就出门。

    往莫琛那去。

    到了莫琛家里。

    厉君诺拿出电脑。

    打开。

    说道:“我在路上的时候查了一下,汪宜尘身上的追踪器不像是被人拆卸了。好像是关闭了。”

    “关闭?”

    “嗯。”

    厉君诺解释道:“要是拆卸的话,线路一定是被切断了,我也没有办法再圈定汪宜尘身上的追踪器。但是现在看来,追踪器

    并没有消失,只是它现在一直都停留在这个地方而已。”

    厉君诺指着电脑上的地图,对阿栗和莫琛解释道。

    “所以,要是拆卸的话,对方肯定会破坏追踪器。那我们也没有办法再看到追踪器还停留在这个位置。”

    “那怎么说的话,并不是被人发现?”

    阿栗总算是松了一口气。

    莫琛的表情没有多大的变化。

    眉头还是微微蹙起。

    目光却落在电脑上。

    “那……这样说的话,他为什么要关闭追踪器呢?”

    汪宜尘身上的追踪器,是目前世界上最先进的追踪器。

    只有薄薄的一片。

    跟皮肤差不多。

    覆盖在原来的皮肤上。

    根本就分不清是追踪器还是皮肤。

    所以应该是不会被发现的。

    就算是过安检也不需要关闭。

    所以汪宜尘想要去哪里,也不需要关闭追踪器。

    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阿栗看向莫琛。

    不知道莫琛会下达什么命令。

    是去找汪宜尘。

    还是……

    “你们先回去吧。”

    莫琛淡淡地说完,从沙发上站起来。

    阿栗奇怪的看着莫琛。

    “我们不去找汪宜尘吗?”

    “汪宜尘不是笨蛋。”

    莫琛转身往楼上走。

    阿栗不解地看着莫琛。

    半晌,厉君诺才醒悟过来,哈哈大笑。

    “哈哈哈,哈哈哈……”

    阿栗奇怪的看着厉君诺。

    “你笑什么?”

    “我笑你呀,还没有看出来吗?”

    “看出什么?”

    阿栗还是一头雾水。

    “莫琛现在想要陪着他媳妇,没有时间搭理我们。”

    厉君诺无奈地摇摇头。

    阿栗蓦地看了一眼厉君诺,嘴角抽了一下。

    “可是汪宜尘现在不见了。”

    “那你不会自己去找。”

    厉君诺站了起来,拿起电脑,往门口走去。

    阿栗追了上去,说道:“你也不管了。”

    厉君诺:“我已经帮你找到答案了。”

    阿栗:“……”

    “好了,既然没有拆卸,说明汪宜尘没有事情。不然的话,莫琛会这么淡定。”

    厉君诺看着这个妹夫,脸上的笑意更深。

    搞了半天,阿栗才发现自己被耍了。

    “真的没有事吗?”阿栗还是不放心地问了一句。

    对方这么神秘。

    到现在还不清楚对方到底是谁。

    所以阿栗必须十分小心。

    厉君诺也明白这个道理。

    但是对于自己的判断他还是很自信的。

    阿栗点点头。

    “嗯。那我就放心了。”

    “对了,你跟小九怎么样了?”

    出门的时候,厉君诺忽然问道。

    阿栗像是忽然被呛了一下。

    诧异地看着厉君诺。

    不明白他为什么忽然问这个问题。

    厉君诺笑道:“你干嘛一副做贼心虚的样子?”

    阿栗吞了一口口水,说道:“什么做贼心虚?你干嘛忽然问这个问题?”

    事情绝对没有这么简单。

    “你看看你,又多想了不是。”

    厉君诺笑道:“我只是觉得,等待的过程一定很煎熬吧?”

    阿栗一个大男人。

    被厉君诺的这一番话说得脸都红了。

    厉君诺的目的达到。

    笑嘻嘻地走了。

    “哈哈哈哈……”

    阿栗看着厉君诺的背影。

    半晌才反应过来,自己又被玩弄了。

    这……厉君诺!

    阿栗无可奈何地摇摇头。

    刚要转身,就发现颜景艺回来了。

    他连忙立定站好。

    “阿栗。”

    颜景艺也看到了阿栗。

    喊了他一声。

    “你的脸怎么这么红?是不是生病了?”

    阿栗连忙摇摇头:“没有。”

    颜景艺看了一眼厉君诺离开的方向。

    “对了,我刚才好像看见了君诺那孩子的车?他回来过?”

    阿栗点点头。

    颜景艺看了一眼阿栗。

    继续问道:“可怡回来了吗?”

    “可怡?”

    阿栗奇怪的看着颜景艺。

    有些奇怪。

    自从唐可怡怀孕之后,一天天都在在莫家待着。

    颜景艺怎么会问他唐可怡有没有回来呢?

    难道是颜景艺已经知道沈秋夕的事情。

    阿栗看了一眼颜景艺。

    从脸色上还真的猜不出来。

    “在楼上。”

    阿栗只好回答道。

    颜景艺点点头,往屋子里走去,忽然她转过身子问阿栗:“你知道可怡今天出去吗?”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