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千一百九十五章 给我等着
    其他人也看到了沈秋夕含恨的目光。

    都有些同情地看着唐可怡。

    而那两个女警却根本就不知道发生什么事情。

    有些懵逼地看着躺在床上的沈秋夕。

    这怨恨的眼神……

    能将人活生生地刺穿吧?

    原本女警以为是错觉。

    但是沈秋夕一直都拿着这样的眼神。

    半天眼珠子也没有转动。

    看来是真的含恨地看着唐可怡了。

    沈秋夕眼睛一瞬不瞬地盯着唐可怡。

    等这一刻。

    她已经等了很久。

    此刻,她终于如愿了。

    唐可怡看着沈秋夕的目光,尝试着解释:“秋夕,我……我不是故意的,那个时候我只想着让你做一个全面的检查,完全忘

    记了……”

    “忘记了?”

    沈秋夕拿出这辈子最后的演技。

    期期艾艾地看着唐可怡。

    眼眸里的悲伤真切到令人不敢细看。

    唐可怡看着沈秋夕这个样子。

    虽然她没有去现场,也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

    但是……

    看沈秋夕的脸色,还有额头上的伤。

    一定是那些人弄的。

    看着这些伤口,唐可怡真的很内疚。

    要不是她疏忽的话……

    想到这里,她低下头,也不打算继续狡辩。

    而是对沈秋夕真心说道:“对不起,秋夕。”

    “对不起?!”

    沈秋夕激动地坐了起来。

    身上薄薄的被子滑落。

    露出脖子上一片红。

    那红看起来像是被人掐的。

    “对不起,你一句对不起,差点毁了我的清誉你知道吗?!少夫人,你要是不喜欢我,可以直接把我赶走,不用这么大费周

    章!”

    沈秋夕哭着捂住了脸。

    至于有没有滑落下眼泪。

    只有她自己清楚。

    唐可怡看着哭得楚楚可怜的沈秋夕。

    不知道该说什么。

    她真的不是故意的。

    厉云惜觉得沈秋夕很过分。

    知道沈秋夕被绑架之后。

    可怡姐姐吃不下饭。

    又让哥哥来帮忙。

    她粗心大意忘了。

    沈秋夕她自己不知道。

    她不提醒可怡姐姐外面有人追杀她。

    反而也忘记了。

    跟着医生到了医院。

    说到底,她自己也有错。

    “沈秋夕,你不要太过分了,要不是莫大哥救你的话,现在的你还不知道在哪里呢?”

    厉云惜这么说,只是想要提醒沈秋夕不要忘记。

    莫大哥是她的救命恩人。

    而且,要不是可怡姐姐收留她。

    她现在还不知道在哪里呢。

    “……”

    沈秋夕的红唇嗫嚅了两下。

    再一次将脸颊埋进手里。

    嘤嘤嘤地哭了起来。

    “是,莫先生是我的救命恩人,所以我现在什么也不能说了是吗?”

    沈秋夕低着头。

    只能看见两个不断耸动的肩膀。

    表示她十分悲伤。

    唐可怡回头看了一眼厉云惜。

    示意她先不要说了。

    现在沈秋夕的情绪太激动。

    说什么她也不会听进去的。

    厉云惜只好闭上嘴。

    看了一眼阿栗。

    阿栗抚摸了一下厉云惜的头发。

    他明白厉云惜是在为唐可怡抱不平。

    但是沈秋夕的情绪太激动了。

    现在说什么也听不进去。

    毕竟,他们进去的时候。

    那两个男人正打算侵犯沈秋夕。

    换做任何女孩子都会留下阴影。

    现在沈秋夕这个样子,其实也可以理解。

    “我们先出去吧。”

    厉君诺提出建议。

    莫琛始终没有说话。

    淡淡地看了一眼沈秋夕。

    然后转头安抚地看着唐可怡。

    低声问道:“没事吧?”

    这么温柔的声音……

    坐在床上的沈秋夕以为是在询问自己。

    抬起头,却在下一秒发现莫琛是在问唐可怡。

    那副温柔的样子,像是被光染上了一层。

    好看到令人炫目。

    可是就像是昙花。

    最美的一面总是在最喜爱的夜晚到来时降临。

    沈秋夕看着莫琛的笑容,嫉妒得几乎要发狂。

    现在,她才是最需要被询问的。

    而不是那个贱人!

    她几乎要呼吸不过来。

    唐可怡却没有看见沈秋夕的目光。

    而是冲莫琛露出微微一笑:“我没事。”

    本来就是她的错。

    要不是她忘记了这么大的事情。

    现在也不会闹成这个样子。

    莫琛松了一口气,捏住唐可怡的手心,说道:“那我们先回去。”

    等沈秋夕冷静下来。

    再说。

    唐可怡看着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低下头的沈秋夕。

    慢慢地点了一下头。

    她继续留在这里也没有什么用处。

    反而会刺激到沈秋夕。

    还是直接走吧。

    唐可怡看了一眼莫琛,点点头。

    又转身对厉云惜和阿栗说:“我们先回去吧?”

    厉云惜早就不想在这个地方呆下去了。

    阿栗也点点头。

    他忙活了一天,也有些累了。

    厉君诺更是早就想走了。

    这人救回来。

    就没有他什么事情了。

    何况,他现在还想要去调查那个日本女人到底是怎么回事。

    为什么以前从来没有发现过。

    “好吧,那我们一起走吧。”

    厉云惜拉了一下阿栗的手。

    往门口走去。

    莫琛也扶着唐可怡走出病房。

    厉君诺已经掏出钥匙,走出病房。

    那两个女警看沈秋夕这个样子,也不适合做笔录。

    所以也跟着大部队走出病房。

    关上病房门。

    终于走了出来。

    唐可怡转身看了一眼已经关上的门。

    眼神里流露出哀伤的神情。

    厉云惜看见唐可怡这个样子。

    连忙跑上来安慰道:“可怡姐姐,你没有必要将那个人说的话放在心上,她自己的事情不清楚吗?为什么要怪在你的身上。

    ”

    “小九,我看沈秋夕也是一时之间没有办法接受自己被……”

    阿栗想了很久,也没有找到合适的措词。

    干脆直接说道:“差点被qj吧!”

    “差点被……”

    厉云惜的脸色微微一变。

    很多天前发生的事情在她的脑海里一闪而过。

    阿栗轻轻地将厉云惜拥抱在怀里。

    大家都沉默不语。

    一时之间不知道该说什么。

    而在病房里的沈秋夕。

    终于听到外面没有声音了。

    她才放心地抬起头,看着那扇已经关闭的房门。

    目光里的阴狠毒辣。

    “唐可怡!”

    手指也一根一根地收了起来。

    “我一定会拿走你现在拥有的一切!”

    一定!

    给我等着吧!

    唐可怡!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