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千一百九十三章 不是不在意
    厉云惜没有办法,只好拿出手机给莫琛公司打电话。

    很快,秘书就接了电话。

    “你好,我是厉云惜,我要找莫琛,请问他现在在办公室吗?”

    秘书一听是大小姐要找莫琛。

    连忙说道:“小姐,不好意思,莫总刚出去。”

    “出去了?”

    虽然莫琛出去很正常,但是这个时候出去也太巧了。

    “知道他为什么出去吗?”

    秘书看了一眼总裁办公室,摇摇头。

    出门的时候,莫琛什么也没有说。

    “没有,莫总什么也没有说。”

    那就不是出去办事了。

    要是出去办事的话,莫琛一定会会交代的。

    “好吧,我知道了。”

    厉云惜放下手机,看向很担心的唐可怡,微微一笑道:“刚才秘书说,莫大哥他出去了,去参加一个很重要的商谈。”

    厉云惜看着唐可怡的眼睛。

    她不是有心要欺骗 可怡姐姐的。

    但是妈妈说,怀孕的女人容易胡思乱想。

    要是让可怡姐姐知道莫大哥不在公司的话。

    估计可怡姐姐会乱想。

    所以她才不和唐可怡说真话的。

    唐可怡十分信任厉云惜,当然不会怀疑什么。

    听到莫琛是去参加商谈了。

    她的眼皮好像也没有刚才跳动得这么厉害。

    可是心脏的位置总觉得像是梗着什么东西。

    压迫得难受。

    “可怡姐姐,不会发生什么事的,你不要乱想。我们去吃点饭好吗?”

    厉云惜低声说道。

    看着一桌子都没有动过的午饭,很担心唐可怡的身体。

    唐可怡点点头。

    “嗯,好。”

    就算是为了肚子里的孩子,她现在也要好好吃饭。

    想到这里,好像胃口比刚才要好一点点。

    唐可怡扬起笑容。

    走向一旁的餐桌。

    厉云惜坐下,陪着唐可怡一起吃饭。

    ……

    仓库。

    “用枪指教吗?”

    莫琛冷冷地讽刺。

    丝毫不担心会激怒眼前的女人。

    织田杏子脸上的笑意更深。

    用不太流利的说道:“莫总,您可真有意思。”

    嫣红的嘴唇微微一抿,让整个人看起来透着一股子邪气的诡异。

    沈秋夕看着这个日本女人。

    眼神中流露出恐惧。

    那些人手里的枪一直对着仓库里。

    只要一阵扫视。

    他们连逃走的机会都没有。

    阿栗和厉君诺已经屏气。

    准备随时听从莫琛的身体指令开始行动。

    “莫总的身手不错,有兴趣指教指教吗?”

    织田杏子看着莫琛,问道。

    她穿着大大的西装。

    看起来挺柔弱的。

    倒不像是个练家子。

    但是那个刀疤男可以听命于这个女人。

    而且听语气是很忠心。

    那这个女人就不止是有钱的问题。

    肯定还有其他的。

    比如:武力值……

    阿栗和厉君诺相互交换一个眼神。

    都觉得这个女人不简单。

    就在这个时候,外面响起了警鸣。

    原本拿着枪,嚣张得不可一世的众人纷纷看向织田杏子。

    织田杏子的眸子也看了一眼门外。

    有些恼羞成怒地看了一眼手下。

    说道:“撤。”

    说完,马上往后门走去。

    估计是没有想到莫琛会报警。

    就在织田杏子要走出后门时。

    她忽然饶有兴致地回过头,看着莫琛:“我还会回来找你的。”

    说完。

    在后面消失。

    被阿栗和厉君诺踩在脚底的人不断地喊着:“救救我大佬,救救我大佬。”

    然而大佬早就逃之夭夭。

    很快,警察就进来。

    将这三个人都绑了起来。

    阿栗问莫琛:“沈秋夕怎么处理?”

    莫琛顺着阿栗的视线看过去。

    沈秋夕躺在地上。

    脸上已经完全没有生气。

    看起来就像是行尸走肉。

    倒是那双眸子,还散发着光彩。

    充满希冀地看着他。

    沈秋夕渴望莫琛过来。

    渴望他能抱起她,穿过所有的警察。

    像是一个英雄般。

    把她抱到救护车上。

    但是没有。

    他只是冷漠地转身。

    不知道和身边的人说了什么。

    然后缓缓地往前走。

    像是毫无牵挂的旅人。

    沈秋夕的眼眸一寸一寸地冷下去。

    看着莫琛的背影。

    一眨眼,眼泪顺着睫毛掉了下来。

    就……这么绝情吗?

    那为什么还要来救她。

    让她在这里自生自灭不好吗?

    莫琛。

    你心里是有我的对不对?

    不然的话,你也不会来这里救我的。

    对不对?

    沈秋夕内心的呐喊,没有人回应。

    阿栗看了一眼沈秋夕。

    按照莫琛说的,让一个警员安排好沈秋夕。

    那个警员看了一眼沈秋夕。

    点点头:“好的。”

    说完,缓步往沈秋夕走来。

    一把抱起沈秋夕往担架上放。

    然后招呼几个同伴,将沈秋夕抬到救护车。

    救护车听到门外。

    抬着担架出去的时候。

    沈秋夕还是能看到莫琛的背影。

    可惜,已经消失在转角的地方。

    忽然,很多闪光灯扑了过来。

    因为她的视线里一直都是莫琛。

    所以根本就没有注意到什么时候出现了这么多媒体。

    这些媒体像是苍蝇般,嗡嗡直响。

    “请问你现在是什么感觉?”

    “这位小姐,你是因为什么被绑架的?”

    “请问你想要对救你的人说什么?”

    “请问你有什么需要对观众说的吗?”

    “……”

    沈秋夕闭上眼睛。

    她现在什么都不想说。

    什么也不想看。

    心里已经绝望了。

    感觉做什么也没有力气了。

    警员将沈秋夕抬在救护车上。

    两个人一左一右坐下。

    见沈秋夕已经闭上眼睛。

    还以为她已经睡着了。

    便肆无忌惮地开始聊天。

    “刚才那个就是莫琛呀,你看到了吗?真的好帅呀。”

    “是吗?我的天呀,没想到出个外勤竟然有机会见到莫琛,哈哈哈,真是太幸运了。”

    “不过他刚才干嘛走这么着急呢。”

    “估计是不想被媒体拍到吧。就你刚才看到这么多媒体,我都有些烦呢。”

    正在闭目养神的沈秋夕,听到这句话,凉了半截的心瞬间被燃烧。

    对呀。

    那不是绝情。

    那是一种保护的方式。

    一定是因为这里有媒体。

    所以莫琛才不想和她有过多的接触。

    嗯。

    一定是这样的。

    沈秋夕猛地睁开眼睛。

    闪亮亮的大眼睛,让坐在那里聊天的警员吓了一跳。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