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千一百九十一章 你们是什么关系
    莫琛并没有直接挥拳。

    而是摆好了架势。

    做出请的姿势。

    刀疤男冷哼一声,打架可不讲这些道道。

    心中一动,刀子也猛地往前挥去。

    他一出招,厉君诺和阿栗就看出来了。

    这个人是个狠角色。

    可谓是找找毙命。

    根本就是要拿莫琛的命。

    厉君诺和阿栗都微微捏了一把汗。

    主要是一看这刀疤男就是经常动刀动枪的。

    所谓熟能生巧。

    他们现在倒是有些担心莫琛了。

    莫琛对于迎来的一劈。

    只是轻巧地避开。

    却并没有反击。

    阿栗和厉君诺心中一凉。

    不是吧?

    莫琛竟然没有还手之力?

    刀疤男也看出来了。

    心中一个得意。

    果然是纸糊的老虎,根本就是吹出来的。

    他的进攻更加猛烈。

    每一个出招都是快准狠。

    莫琛只能避开他的攻击。

    好像根本就没有机会反击般。

    一旁的厉君诺和阿栗都有些心急了。

    看着莫琛步步后退的脚步。

    都想要上前去帮忙。

    被踩在脚底下的两个小弟。

    看到这一幕,都不约而同地发出嘿嘿嘿的假笑。

    “哈哈,早就跟你们说了吧,我们家大哥可是很厉害的,你们就是不相信。”

    阿栗和厉君诺都狠狠地踩在各自脚下的人身上。

    生气道:“闭嘴!”

    两人各吃了一脚,都有些疼。

    也不敢再继续嚷嚷了。

    都想着,等着一会儿刀疤男赢了,一定要好好地教训教训踩在他们身上的阿栗和厉君诺。

    沈秋夕看不懂。

    但是看着莫琛不断地往后退。

    心也提到嗓子眼。

    这……

    莫琛不会真的打不过他吧?

    沈秋夕忽然觉得,自己好像一直将莫琛想象成无所不能的英雄。

    完全忽略他也是凡胎**的事实。

    这可怎么办?

    不会四个人都赔在这里吧。

    不。

    她的大好青春才刚刚展开。

    她不想留在这里陪葬。

    她要出去。

    离开这个地方。

    她真的知道错了。

    然而,沈秋夕的眼泪还没有掉下来。

    被步步紧逼地看上去好像完全没有还手之力的莫琛。

    忽然一伸手,狠狠地抓住了对方的手腕。

    几乎是在电光火法之际。

    劣势转变。

    莫琛稳稳地拿住主动权。

    刀疤男愣住了。

    手上的刀应声掉在地上。

    原本还闪闪发光的刀面,此刻掉在地上。

    像是珍珠蒙了灰般。

    没有了光泽。

    刀疤男诧异地看了一眼地上的刀。

    努力地想要回神在结束战斗之前莫琛的最后一招。

    可是,无论她怎么回忆。

    就是想不起来刚才莫琛到底是怎么将他手里的刀夺走的。

    沈秋夕愣住了。

    要死要活的脸上像是焕发新春般。

    看着莫琛。

    莫琛死死地扣住刀疤男的手腕。

    可是脸上没有任何的变化。

    像是不费吹灰之力般。

    简直帅呆了有没有有。

    沈秋夕都忘记现在自己深处何方。

    她的眼里只有莫琛那英俊的身姿。

    刀疤男还要说什么。

    却已经被莫琛猛地扣在地上。

    他的动作很慢。

    根本就不是快刀斩乱麻的那种。

    因为莫琛对一切有十分的把握。

    一切都拿捏在他的手里。

    刀疤男被死死地摁在地上。

    根本就没有反抗之力。

    让他最郁闷的是,莫琛是慢悠悠地将他摁倒在地上。

    这就相当于在跑八百米的时候,对手对你说。

    你先跑吧。

    然后等着你跑了四百多米。

    以为远远地将对手甩到身后。

    一回头却发现对手早已经慢悠悠地追上他了。

    而且还不带喘气的。

    这么猛的人,刀疤男第一次遇见。

    心里已经完全怂了。

    但是在气势上不能输。

    所以,虽然被莫琛摁倒在地上。

    刀疤男仍然冷笑道:“哼,你以为你们可以逃得出来去?”

    话音刚落。

    门口就被一圈的黑衣人给堵住了。

    为首的人带着一顶小礼帽。

    看不清长相。

    也分辨不出男人还是女人。

    被厉君诺和阿栗踩在脚下的两个人,却眼眸一亮。

    “大佬!”

    他们欢呼,像是在迎接英雄。

    刀疤男的眼眸也微微一变。

    老大竟然来了。

    站在门口的礼帽,微微点了一下头。

    抬起眼眸。

    众人却愣住了。

    竟然是一张长得很清秀的女人脸。

    厉君诺和阿栗相互看了一眼。

    看这人身后带来的人。

    在这一带应该也是有点本事的。

    何况还是个女人。

    话题度应该比其他人都要高。

    但是为什么从来没有听说过有一个女人。

    莫琛的面色没有任何改变。

    深邃的眼眸如同波澜不惊的死水,落在女人的身上。

    女人缓缓地走过来。

    虽然一张脸只算得上清秀。

    但是身上的气度却是其他人都没有。

    一看,就是从刀尖上过来的。

    尤其是那双眸子里的阴冷。

    让人不寒而栗。

    沈秋夕看着这个女人,莫名觉得腿软。

    她什么也没有做。

    但是气势上却足够压倒一切。

    女人的视线落在莫琛的身上,说得却不是很流利。

    “你就是莫琛君?”

    一个君字,马上就将她出卖了。

    原来是日本女人。

    阿栗和厉君诺对视一眼。

    难怪他们没有听说过。

    莫琛没有点头。

    视线冰冷地落在沈秋夕身上。

    “我要带走她。”

    语气没有任何的感情。

    女人淡淡一笑。

    清秀的脸颊上浮现出一个浅浅的梨涡。

    让原本有些可怕的五官,透出一股小女人的可爱。

    她转头,目光里没有温情地落在沈秋夕身上。

    沈秋夕恐惧地低下头。

    女人微微一笑,转头问莫琛:“这女人和你是什么关系?”

    其他人都愣了一下。

    还以为大佬来了之后是直接开打。

    难道大佬看上了这个男人……

    虽然说这男人长得挺帅的……

    嗯,是挺帅的。

    但是……

    我们的大佬能不能有点儿原则呢?

    两个被踩在脚下的小弟发出哀嚎。

    阿栗和厉君诺对这种吃味的事情,见怪不怪。

    莫琛冷笑一声,没有回答女人的问题。

    而是径直走到沈秋夕面前。

    冷酷无情的脸上没有任何温情。

    他俯下身子,像是捡起被丢弃的垃圾般。

    沈秋夕的心脏却砰地一下,动了。

    手心,脚心的冰冷,好像也在这一刻回暖了。

    她抬起眼眸想要看一眼莫琛的表情。

    却看到站在门口的黑衣人举起枪口,对准他们。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